【RFA】杜导斌出狱后一直受监控,李铁案涉密阻律师会见

出狱刚七天的湖北异议作家杜导斌,连日来不仅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和骚扰,连正常的社交活动都被切断,并且还被当局警告不许再写文章,对于失去工作以写作为生的作家来说,无疑是被剥夺生存权利。此外,湖北武汉异见人士李铁被批捕近两个月,其北京律师近日前往武汉会见却被国保以“涉密”为由阻止。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采访报道。

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刑三年的湖北应城市异议作家杜导斌本月8号刑满释放,出狱七天以来,当局违反承诺,对他进行严密监控和骚扰,连正常的社交都被阻止。杜导斌妻子在医院工作,他们就住在医院的家属楼里,在杜导斌回来之前,医院设了保安又设置了摄像镜头。

杜导斌周二对本台表示,出来后他们就叮嘱我妻子,不让我接电话,他们跟我妻子宣布说,出来这一天到12月20号都是敏感期,大概就是刘晓波得奖(的日子)是敏感期,8号到12号之间又发生两件事,我到一个朋友家里坐一会儿,把他的电脑打开不到一个小时,就有警察找上门,跟这个朋友直接说把电脑关掉,我就起身告辞了。另外一件事是晚上到朋友家里,他拉我到桌子上吃饭,两个人就喝酒,喝酒喝得好好的,大约就是十分钟,他妻子就急急忙忙的敲门进来,下逐客令让我离开,她说,她接到电话回来什么也不说,让我们闪人,这是非常尴尬的。在医院内可能就是有窃听器,或者是有人在暗中跟踪的可能性比较大。国保曾跟我妻子做过承诺,只要按照他们说的做,就不会做一些骚扰的事,后来我妻子感到特别的气愤,说国保说话不守信用。

早前在应城环保局工作的杜导斌,经常写文章发表实事评论,参与各种维权活动而被当局忌恨。而据了解,在杜导斌出狱前后,无论监狱方还是派出所都对他提出要求。杜导斌说:没出狱之前他们就找我谈了几次,说我出去以后一是不能接受媒体(采访),第二就是不能写作,写作可能马上被抓进来。回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到派出所,当地所长和国保大队的队长说,不能够离开应城,第二,每个星期必须去社区矫正中心报到一次,半个月必须参加一次公益劳动。

而已经被单位开除的杜导斌目前唯一能维持生存的就是用写作来赚取收入,但是当局却把这一活路堵死,三番两次警告不允许他再写作,并称要给他在一个月后找工作。

杜导斌说:我现在的情况就是,单位现在也没了,他们说是要给我安排一个单位,一再反复警告我不要再写作了。我唯一的长处就是写作,我以前有单位还可以拿工资,供我孩子上学,现在没有单位又不能写作,那我凭什么来生存?

此外,曾参与发起2008年4月在苏州举行的网友公祭林昭活动,并撰写过大量民主宪政文章的网络活跃人士武汉的李铁,自9月15日被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10月22日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上周一,李铁的北京律师金光鸿到武汉会见李铁,却遭办案国保以“涉密”为由拒绝。

金光鸿律师周二对本台表示:“以前承办这个案子的国保李国盛见了我,凶巴巴的,看我的律师证啊,这不好,那不好啊,给我挑剔,给我添了一张涉密案的会见申请表,说48小时给我答复,过了48小时,我给他打电话,他说这是涉密案件,我们不同意你会见。后来李铁的女儿说,她爸爸从看守所里寄了一张明信片出来,说要见律师,要生活用品,还要一部中国《宪法》和美国《宪法》,我给她女儿寄了一份取保候审申请书,估计交上去也意义不大,一般来讲不会让你保出来。”

而李铁的女儿李月名周二对本台表示:“在律师要求见面之前,他(指公安)并没有说什么涉密案件,而且我们也觉得这并不属于涉密案件,就是发了几篇文章,这些文章网络里面都有,于是律师就申请要到看守所里见,然后他就不让见。国安过来跟我们说,他(李铁)加入了英国的什么组织,这种事应该不违法吧,再说,没有法律规定说不许加入什么组织呀,哪怕是一个信仰的话也是信仰自由的是不是?”

有分析认为,如果李铁加入了英国的什么组织,他被捕这么久还没有该组织的声明,甚至披露消息,显然这个所谓组织是子虚乌有的事。退一步说,若真有这么个组织,而如此无声无息地将李铁送进了牢房,那也几乎可以肯定这个组织是某方面设的陷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自由亚洲电台】2010.12.1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