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院士陈君实与罪犯赵连海

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食品强化办公室主任陈君实对媒体说:“三鹿奶粉事件,尽管病人很多,上万人,死掉了三到四个小孩。从公共衞生来讲,不是什么大事,远远够不上什么什么预案。我们每天由于肿瘤高血压而死亡的人,比这个多得太多。”

不愧为院士,果然不说人话,语惊四座。陈君实的言论就是科学失去对生命的敬畏、科学家失去基本的良知的必然结果。这些年来,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日渐丧失让社会尊重的权威性。院士们或抄袭,或贿选,院士评选比选美活动还要丑闻迭出、笑话不断。而两院院长之人选,亦绝非学问和道德足以服众之人,而是给那些失意官员最后的“安慰奖”。如果两院只是“一小撮人”的自娱自乐倒还罢了,院士们却还要红杏出墙,对国计民生的方方面面指手画脚,就让人忍无可忍了。

有什么样的政府,便有什么样的院士。在陈大院士心目中,几个孩子死去,上万孩子生病,根本算不上一个公共衞生事件。就像当年毛泽东在反右运动中随便说出一个比例来划右派的数量一样,那些死去的孩子和生病的孩子对陈院士而言仅仅是一串轻如鸿毛的数字而已。

从陈院士的年龄来看,他大概是一个有孙子的人了。如果他的孙子是一名毒奶粉的受害者,他还会这样说话吗?但仔细一想,这个假设是毫无意义的:陈院士当然是“先富起来”的中国人当中的一员。他的孙子绝对不会喝廉价的三鹿奶粉,所以他不会有这样的忧虑。可是,地沟油呢?苏丹红呢?污染的空气和水呢?陈院士和他的家人能够过上与世隔绝的生活吗?

在任何一个文明国家里,像陈君实这样的冷血动物,不仅当不了院士,而且还会被受害者及家人告上法庭,沦为犯有“反人类罪”的罪犯。然而,在中国,现实往往与正义的逻辑反着来:陈君实依然优哉游哉地当他的院士,当他的官僚;而结石宝宝的父亲赵连海,就因为要替痛苦不堪的孩子讨个“说法”,而被当局逮捕判刑,成为一名“罪犯”。

在被中国官方视为“罪犯”人当中,有很多人却被中国民众和世界舆论视为英雄。日前,香港罗马天主教主教汤汉发表圣诞文告,呼吁中国官方释放被他形容为“闪亮的星星”的赵连海与刘晓波。赵连海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却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并列,因为在他们的身上都闪烁着星星的光芒。

院士陈君实,只配得到人们的唾弃,人类的历史无数次地告诉我们:蔑视他人生命的人,最终自己的生命会遭世人蔑视。罪犯赵连海,却值得我们尊重与支援,如果我们忽视每一颗发出微弱光芒的星星,就只能深陷于黑暗之中。

【苹果日报】2011.01.07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