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中共政策走向极端化

●中共二十二年的喘息和重整,打造起世界上最强大的专制堡垒。继刘晓波、艾未未后,拟将五百名最活跃异见人士投入监狱,而不计后果和国内外的抗议。

温家宝和夫人张蓓莉(左),吴康民夫妇(右)
●温家宝4月23日在中南海会见香港老左派吴康民夫妇(右),夫人张蓓莉(左)罕见地露面合影,并予以发表。动作不同凡响。引起高层分歧的种种解读。(互联网)

中共让大批维权律师“失踪”后,又开始让艺术家“失踪”,表明中南海镇压与迫害的再升级,在先后清点清洗了民运界与宗教领域之后,中南海又把黑手伸向了法律界──那些完全依照中共法律为弱势者辩护的维权律师;又把黑手伸向了文化艺术领域──那些仅仅以艺术形式表现自由意志的艺术家。

下手艾未未,将捕五百名异见者

零容忍,这就是中南海面向中国人民的最新政策。拒绝讨论、拒绝对话,甚至拒绝看、拒绝听;不给异见者留下任何存活空间,哪怕行为艺术空间。中南海正把中国社会推向两个极端:其一,鸦雀无声。中南海图谋让中国在政治上重新和完全回到毛泽东时代。这是中南海主观上的极端。其二,酿造革命。中南海自信权力与资源在握,中国不可能发生革命,然而其做法就是积累革命,逼中国走上爆发的临界点或迟或早不过是时间问题。历史昭示这是拒绝中间状态和中间道路的必然结果。这是客观上的极端。

据内情人士透露,中南海打算一不做二不休,要强制关押中国所有各界活跃、敢言的异见人士,据说被中共列入这个名单的,全国约计五百来人。中南海的算盘是只要将这五百来人悉数关押,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便“天下太平”。狂妄之下的中南海,大概忘了“江山代有人才出”的不灭历史定律。

傲慢,权力傲慢,日盛一日的权力傲慢。就在上一年,因为傲慢,中共在国际上尤其在亚洲陷入空前孤立,一年之间丢掉十年外交成果;又因为傲慢地重判作家刘晓波,迎来中国人(或中国汉人)第一尊诺贝尔和平奖。如今中共又悍然关押艺术家艾未未,彰示其傲慢升级。至于其代价又将是什么?世人可拭目以待。

利用灾难,挤压日本图谋霸权

鉴于中共是一个毫无同情心的冷血政权,日本发生大地震、大海啸、核泄露三难齐至的历史大劫,北京虽未喜形于色,内心必定幸灾乐祸。尽管当年中共夺得政权,就是利用日本侵华的“天赐良机”,毛泽东对此曾一再致谢日方;但二战后日本和平崛起为亚洲最强大的民主体,中共深以为患。

去年中日钓鱼岛争端,中共即以政治手段对付日本──中南海以行政命令方式,勒令全国旅行社停办日本游,限制中国游客前往日本,对日本经济复苏所仰赖的旅游业,构成不小打击。

今年趁日本国难当头,中共加大挤压日本的力度,急欲为称霸亚洲,搬开跟前最大绊脚石。就在全日本投入抗灾救难之际,北京仍然制造以中共军机逼近日本军舰、假冒“渔船”的中共间谍船闯入日本领海(其船长被日方逮捕,后释放,中共未予抗议)等事件。中共又以防范核辐射为由,下令严限日本产品进口,几乎不分青红皂白。日本由此将共产中国列为乘人之危、有意损害日本的“危害国”。中日之间敌意愈深。

二十二年打造成强大专制堡垒

关于八九民运与六四屠杀,海内外中国民主阵营的反思,多数停留于当初,学生是否“过激”?是否“做过头”?没有“见好就收”?这方面的反思固然也有一定意义,但鲜见相反方向的反思:

当初学生和民众是否太天真、太善良、太大意?未能果断把握历史机遇?何不齐发一声喊,在中共军队还没有入城前,就一举占领中南海、接管电台电视报刊等重要阵地?

二十二年前的天真、善良、大意,坐失近代中国最大历史转机。结果依仗武力扑灭民主烈火的中共集团,得以喘息和重整,二十二年的时间,足以让中共打造起世界上最大的专制堡垒:空前强化的军力,最庞大和武装到牙齿的警力,最庞大和最严密的特务、线民、网警等监控系统,最彻底的洗脑宣传和舆论控制……加之无所不在的党、团、队组织与街道居委会,如癌细胞一般,浸透和吞噬中华民族的骨髓,使中华民族的脊梁再难挺直。

连续二十二年以两位数暴涨的军费,超越军费而扶摇直上的维稳费,比维稳费更巨大的“三公费”(中共官员公费吃喝、公费用车、公费出国游玩),等等,中共政权所能集中和垄断的资源,遥居世界各国政府之首。这等无上限、不封顶的独裁实力,远非突尼斯、埃及、乃至世界上任何独裁者所能望其项背。据此,中共得以在国内为所欲为,甚至膨胀到企图在国际上恣意妄为。最强大、最凶残的政府,对应最分散、最柔弱的百姓,这,就是中国社会无奈而不堪的现实。

“黑心食品”层出不穷的中国,最近又闹出个“彩色馒头”的丑闻。中共总理温家宝借此说事:这等恶性食品安全事件,表明(中国社会)“诚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并引申说:“如果没有国民素质的提高和道德的力量,绝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

迹象显示,中共高层分裂加剧

“诚信缺失、道德滑坡”,国民素质与国家强大的关联,原是痛感中国社会沉沦的政治反对派或民间批评家用语,中共当局历来不愿正视和承认。如今,从温家宝嘴里说出来,虽然慢了几十拍,总算中南海里有人出来认输。

温接着又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要有一批心忧天下、勇于担当的人,总要有一批从容淡定、冷静思考的人,总要有一批刚直不阿、敢于直言的人。”温此说不正应在艾未未等异见人士身上?温莫非暗示,中共高层决议对艾未未等人下手时,温曾表示反对?

温家宝的这组高论,似乎已经超出了“唱白脸”和“作秀”的界限。事实上近些年中南海内生态渐变,九巨头(九常委)拥权自重,各行其是。由周永康独霸的政法系统,加紧镇压异己;由李长春把持的宣传系统,死守极左路线;由吴邦国统管的人大,加大“反西化”力度;由贾庆林主导的政协,热衷利益分赃。

而由温家宝执掌的国务院,则似乎独树一帜,逆势而动。举最近两例:三月借日本核泄露危机,温家宝下令“对全国核设施进行安全检查,并暂停审批核电项目。”此举直接损及涉核电项目的高官利益,如李鹏家族及其后续贪官。四月通过国务院下属卫生部,发布“人体器官移植专项整治行动”,等于推翻当局先前对“非法移植和买卖人体器官”的矢口否认。

孔子像突然被移除是另一个徵兆。今年一月才被树立在天安门广场的孔子青铜雕像,于四月二十一日被突然移除。前后仅仅一百天!孔子像被竖立于天安门广场之初,民众就质疑中共妄图借“尊孔”之名,制造假和谐。更多民众讥讽靠“砸烂孔家店”起家、以“批孔”为能事的中共忽然“尊孔”,显然具有政治图谋。笔者曾论述:天安门广场,孔像与毛像势不两立。

孔子像立而复废释放出混乱信息。或许折射中南海内“拥毛”与“尊孔”两派争议的白热化,结果“拥毛”派在极左思潮占上风的中南海里,再次获胜?又或许“复古”派与“崇洋”派互搏,“崇洋”派暂时取胜?

古语:“以利相交,利尽则散。”靠腐败粘合、靠利益维系的中共集团,必因利益分割的不均而起内讧。迹象显示中共高层呈现分裂。不仅胡温之间分道扬镳,九名政治局常委均各怀异志。中共貌似强大但其日益加剧的高层分裂,已发展到一个无可挽回的新阶段。凶暴者如豺狼虎豹也自有其死穴。暴戾中共也绝不会例外。

【开放】2011.05.07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