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时:中国模式的实质

什么叫“中国模式”?就是共产党在一党专政之下,能够发展中国的经济,而且发展得那么好、那么快、规模那么大,没有看见过的一种方式,现在他们就叫它“中国模式”。

我们还有一个发现,就是这几年来,所谓新左派的人,讲这些新马克思主义名词的文章、或者是后现代的文章,在暗示毛泽东之所以值得歌颂,毛泽东领导的、甚至文化大革命,都值得回顾,就是因为用它这个政治的活动方式,把中国真正的主权紧紧建立起来了;在这个主权基础上,然后就可以发展现在的经济,所以这也是另外一个方式讲所谓中国模式。

中国模式如果照共产党的解释,当然就是一党专政。这个党又正确、又光明、又伟大,所以它能够今天把经济搞起来。用邓小平的话,“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而且中国现在好像是在经济方面,在世界上几乎跑得最快的。今年的成长率降低了,官方也称之为“软着陆”,这样不但帮助中国,也帮助全世界,这是共产党现在在报纸上吹牛吹得很多的东西。

事实上,如果拿这个东西用另外一种语言说出来,这个模式一点不新。《纽约时报》文章讨论中国做法,称“市场的列宁主义”。事实上列宁主义就是一党专政,我们记得在中国从1949年共产党建立它的政权开始,就是斯大林模式,所以中国一切的所作所为都是仿效苏联的模式,这是大家今天已经公认的东西了,这个模式到今天其实还是存在的。

毛泽东死了以后,邓小平倒是做了一件好事,就是要在经济上放松。所以我始终认为,经济放松就是他所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不管是白猫、黑猫,捉到耗子就是好猫”。那“捉到耗子”现在就变成发财,怎么能赚到钱了,怎么使国家富起来、或者是老百姓富起来,这个就是邓小平的口号。

可是事实上我已经一再讲过,共产党从来在政治上没有放松过、没有自由过,所以使列宁主义、或者斯大林主义还继续存在。另外一方面就是经济的放松,也是有限度。放松是放松了,但是没有放手,共产党还是抓在手上。

所以,你今天可以看出来共产党的中国模式,因为它的党把整个经济控制在手。最近大家报道的中国有129家最大的国营企业,无论是钢铁、还是什么别的都不相干,主要是这129家就企业控制了所有的市场。所以我们叫它“权贵资本主义”,赵紫阳生前也看到这个名词、也同意了。

所以,可见这是一个特殊的人群把中国抓在手上,这个组织就是它的党,而这个党控制了所有的资源在手。它为什么能发展起来,确实是跟它一党专政有关。这个一党专政,不是普通的一党专政,也不只限于政治,这是叫做集权、全权、极权主义的控制。

所谓全权、集权,就是把所有中国国家的资源、包括土地,都抓在它自己、它党的手上。所以老百姓因为它发展占了他(她)农村的土地,把农村的土地变成开工厂;开工厂又破坏了自然环境、又损害人的健康,种种罪恶,都是因为各地方的党都要发展自己的经济。

发展,谁来发财?当然是党员。所以,党员在这里面就变成大公司的人员了、大公司董事了。所以,事实上最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就是共产党的党员、跟他(她)的家属、亲戚之类的,都参加在这个里面。你可以看现在高干家庭,无论是他的夫人、还是他的子女,都是做生意的,都是由生意的名义挂在手上的。所以这些人把中国财产全部抓在手上,跟外国人做生意、引诱外国人来投资,他不可能不发财。这是从前没有走过的路,也可以说是一个新的现象,但是不能成其为模式,因为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照这个模式去做。

最主要的就是一党专政,最后一定是跟全国自己的老百姓为敌,这已经摆在这里了。中国抗议的事件,集体抗议、跟地方军警起冲突的,每年都是10几万以上、甚至还多,这个数字我们没办法完全了解,不过从官方报道的都是十几万以上。

一个说法就是“国富民穷”,确实是如此的。这个“国”也不是真正的全国的“国”,而是一个党控制的。从个人方面说,就是许多掌握大权的党员,个个都富起来、个个都有机会掌握国营企业。真正的富人,私人的、靠自由市场竞争而起来的企业家,那就是我们所说的真正的中产阶级,反而不见。所以在共产党这个制度之下,光有钱而没有权,是不能够成为安全保障的;钱在后面还有一个权支持你,这个你才可以是站得住。

所以,这样一个情况、一个模式,事实上就是等于一群强盗把中国抓在手上,他们都发财了。可是我们要看它是不是建立一个次序,这个次序指的就恰恰相反了。我们所看到的事实上是老百姓反抗之意识是非常明显,尤其在最近两年。刘晓波得诺贝尔奖紧张起来,然后又是茉莉花革命,像北非、像中东专政政权一个个都倒塌;本来也是模式的,现在这个模式成问题了。所以,共产党的模式显然也是岌岌可危,因此才有维权的经费超过国防的经费。在这种情况之下,共产党是非常恐惧的。

总而言之,绝大多数的人不但不好,而且没有希望改善。我们看四川的地震,老百姓到现在还是在那里叫苦连天、受到镇压。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要谈中国模式,我觉得是非常可笑的一件事。

【自由亚洲电台】2011.07.2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