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重判刘晓波展示狼性(版本1)

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被判重刑,再次展示中共的狼性:残忍而暴虐;同时也说明,胡锦涛比他的前任更加阴毒和嚣张。

以往中共判这类政治案件,多是找些别的“刑事犯罪”理由混淆视听,矇骗不知真相的民众,使外国媒体也投鼠忌器不敢批评,以降低舆论的谴责。当年邓小平判魏京生,就指控魏向外国记者“泄密”。近年抓异议人士,还用什么嫖妓、逃税、贪污等理由。但这次对刘晓波,中共则是毫无顾忌、明火执仗地“以言治罪”。审判书写得清清楚楚,刘的所谓“重大犯罪”,只是他的六篇文章,还有起草要求政治改革的《零八宪章》。这是十二年前中共通过“颠覆国家政权罪”恶法后,首次对异议人士“以言”重判十一年。

胡锦涛政权为什么这样疯狂?至少和三个因素有关:第一是美国因素。刘晓波是欧巴马去年当选之际,被从家里抓走,然后一直关押。从判决书可清楚看出,刘的“罪行”简单得一目了然,显示此案根本不需什么调查,完全在等高层(可能高到胡锦涛)决定,是否判,判多久。刘被这样关押近一年,直到欧巴马上月访问中国后,中共才判刘晓波,而且是重判。因为欧巴马到上海给大学生演讲,只字不提人权;跟中共签声明,不提台湾关系法,等于发出全面妥协、退让的信号。胡锦涛终于确定,美国有了个无能、无胆的总统,他们可无所顾忌,无法无天了。

第二是民情因素。近年中国维权呼声升高,民众示威事件剧增。刘晓波等几百名知识份子连署《零八宪章》,当局恐惧星火燎原,危及他们权力。重判刘晓波,明显想杀一儆百。它反映胡温政权更缺乏自信,惊恐而残暴。

第三是胡锦涛个人的心理因素。胡是“童养媳”出身,多年在政治老人面前唯唯诺诺、低三下四,尝尽辛酸苦辣。就像那些受尽屈辱的童养媳一样,一旦熬成婆,就展示凶狠霸道、心理残废和残忍的一面。既寡言少语,讲话又柔腔软调的胡锦涛,就有这种在皇帝面前乖顺、在民众面前暴戾的太监心理。这一点也有点像台湾的马英九,马也曾多年给政治老人做秘书,是童养媳出身,结果一熬成婆、当上总统掌大权,打击政治对手,心狠手毒;而见到中共特使,却如太监迎圣旨,乖顺如猫。他也是看似斯文,柔腔柔调,结果阴毒起来,令人目瞪口呆。所以,政治童养媳一旦掌权,权力机器就给了其宣泄畸形心理的机会。

刘晓波等人向中共建言,试图通过理性温和地对政府“晓之以理”,以促他们政治改革。但却不幸走回了几千年来中国文化人向皇帝进谏的老路。无论中国皇朝的历史,还是中共的历史,从来都是对进谏者心狠手毒。不识狼性,试图向狼谏言,却被狼“吃掉”。它再次展示,对共产党不能抱任何幻想,期待狼能放弃狼性,不再吃羊,这是羊的悲剧。此案不仅对追求自由的中国人,对台湾那些与狼共舞的人们,也是一个警讯。

(作者曹长青为独立评论员,http://caochangqing.com)

【自由时报】2009.12.28

另一个版本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