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时报】刘晓波获和平奖,马与中国同样难堪

中国“零八宪章”的起草人刘晓波获选为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造成中国当局的难堪不在话下,居然仿效“北韩模式”对内封锁消息因应。同样尴尬的何只一者?台湾的马政府同样五味杂陈,尤其是企图藉由两年签署十四项协议与一个共识“成绩”争取和平奖的一群权力追随者们。

马英九想争取诺贝尔奖?此一说法自数月前开始就自涉外单位盛传而出,不论是否为真,确实有一些帮闲积极奔走希望至少能获提名,该等凭藉的理由,正是马英九最自豪的“降低两岸紧张,促进台海和平”,不用说,结果当然事与愿违。

但,马比不上刘晓波,这并不是重点,更令人深切思考的是,和平奖委员会决定颁奖给一位中国民运人士,其所彰显的价值,事实上是对马政府这两年多的中国政策,提供了强烈的对照组,这是马政府必然尴尬的关键。

获奖彰显价值 与马倾中政策强烈对比

对于刘晓波,其遭中国无故逮捕,早在前年十二月,在这将近两年的期间,台湾不乏声援的行动,在野的民进党也由蔡英文做过正式表态,然而独缺马英九的角色。获奖前与获奖后的刘晓波有没有什么不同?为什么马英九只在刘晓波获奖之后才呼吁中国释放?外界难免因而产生“搭顺风车”、“锦上添花”的喟叹。

单点绝不足以评价一个人的言行,提供上述观感的佐证,则是马政府对待另两位异议人士的反人权表现,一位是同样获得诺贝尔奖的达赖喇嘛,入境台湾竟有时机宜不宜的待遇;另一位更惨,热比娅女士甚至被影射为恐怖份子,至今不得其门而入。这两位同样令中国“头痛”。

人权降格、政治妥协 两岸伪和平

何以刘晓波可以让马英九开“金口”,他们却不能?原因出在这两位被界定为“独”。显然,马英九的人权观不是普世的,他是有选择性的,有人、得了诺贝尔奖,可以开始讲人权;有人、不管得不得奖,则不配有人权。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给奖的理由,描述了刘晓波推动中国民主的努力,这才是“和平”的定义;反观马政府这两年多来形塑的“和平”,避谈民主、人权降格、政治妥协、经济至上,根本就是伪命题。这不正是对马英九对中全面扈从路线的彻底否定?这点恐怕尤其是尴尬中的尴尬。

(记者邹景雯/特稿)

【自由时报】2010.10.10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