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洪奎:呼吁 中国别生气

日来国人对马先生观望一天,始开口呼吁释放刘晓波颇有批评,但未见有人谈到此事另一重点,即他是依据何种理由发出呼吁。

任何人向他人提要求都该有个理由。如今呼吁释放刘氏,所能依据理由不外两项。其一是他被判刑纯是假法律之名行政治迫害,所以要求停止迫害还他自由,其二是承认他罪有应得,但希望中国政府以形象或社会和谐等因素为重而法外施恩。世界各国呼吁释放刘氏,无疑是基于前一理由。

但在马先生而言,秉持前一理由,即等于意指对岸践踏人权高压统治,如此冒犯对方,恐非他所愿为,但若以后一理由为据,又等于否定了中国人民争自由人权的正当性,他目前恐也说不出口。不知万一被问到要求释放刘的理由,他的答覆是前者或是后者,抑或是不着边际的什么“基于人道考量”?

马先生在同一场谈话里,也用到“非常重要的历史转折点”、“对中华民族具有极重要的历史意义”这等隆重词句。如果单看字面,很可能认为他是不忘故君,正在颂扬两位蒋总统的某些决策,但其实他是在吹捧温家宝在国外声称推动政治改革“至死方休”,言论自由也“不可或缺”的谈话。

世界各国领袖呼吁释放刘,皆是简单扼要,不去触及其他议题,唯独马先生不忘在同一场谈话里,大力颂扬温家宝一番,似乎不甚雅观,给人的印象,不免是唯恐真惹毛了上国,赶紧陪上笑脸,说上一番善颂善祷的谀辞。

总统府针对马先生未在第一时间呼吁释放刘的解释,似颇有画龙点睛之妙,“两岸关系不同于美欧与中国的关系,稳健处理也是必要的”。这段话说白了,是否也可以解读为“台湾和其他国家不同,已经被中国吃定,所以必须小心翼翼,不能冒犯人家”?

(作者即《小市民的心声》作者孤影)

【自由时报】2010.10.1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