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敏雄:对话?投降?

刘晓波含泪说:“和平奖是要献给六四亡灵”时,马先生可曾感同身受?当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主席亚格兰指出“中国虽是一个世界大国,然而,同时也是一个违反众多人权标准的国家。”美国政府批评:“中国没有大国的格调。”日本首相菅直人认为颁和平奖给刘晓波是“针对普世价值的人权所给予的肯定评价”。前波兰总统华勒沙呼吁国际社会要准备协助中国步入一个民主原则与价值的境界时,马先生可曾意会国际社会为何对中国明讥暗讽,负面评价?就连出生于中国,生长于中国四十七年,透过文学艺术揭露中共极权本质的诺贝尔文学奖作家高行健,尚且誓言:“只要中国仍在极权统治下,有生之年绝不回到中国。”马先生可曾知道中国苛政猛于虎?答案当然都是“阮不知了!”否则马先生不会急着要与一个既没民主自由又无人权的中国,进行与虎谋皮的“政治对话”、“马胡会”、甚至“终极统一”。

当然,马先生不可能以“如果在二○一二年获得连任,两岸将开始政治对话。”来绑架台湾人民的支持,因为台湾人民坚持台湾主权独主,厌恶被统一。马先生或许只能在其连任无望中挣扎时,谋求中国为其敲锣打鼓。但可别陶醉于温家宝的“迟早要撤飞弹”,因为其未说出口的下一句是“我撤飞弹,你弃台湾”。

(作者为医师)

【自由时报】2010.10.2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