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时报】抬出孔子,闹剧一场

这两天才迸出来的“孔子和平奖”,其矛头就是对准本周五诺贝尔和平奖将颁给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台面上自称“民间”,背后则看出中国官方主导,尤其所有规格都仿照诺贝尔和平奖方式,但又四不像,堪称闹剧。

其实,这个“民间”单位“孔子和平奖评奖委员会”未出现前,中国共产党传声筒“人民日报”辖下专报导国际消息的“环球时报”,早在上月中便撰文鼓吹设立“孔子和平奖”,抢夺和平奖的“话语权”。

中国党媒的“先知”,进一步“造就”奖项的设立,这看出官方运作斧凿。主办单位更坦言,与文化部合作密切。

“环球时报”还称许六年前开始在全球各地设立的“孔子学院”,受到肯定与关注,“孔子和平奖”可建基于此。但明眼人均知,孔子学院表面是民间,背后则由外交与教育单位主导,甚至在当地还负有情蒐的任务。

可笑的是,该奖处处仿照诺贝尔和平奖,例如同样由五位评审委员决定。然而,决定诺贝尔和平奖的五位委员必须经由挪威国会任命,试问孔子和平奖的这五位委员是从哪边冒出来的?

当媒体追问担任主席的谭长流的背景,他还自称说“本人是学者”,生怕别人不知。尤其,谭长流将孔子比喻为“和平主义者”,也是颠倒史实。孔子一生倡导“礼、乐、射、御、书、数”六艺,“射与御”即指军事。若要找一个真正的和平主义者,也应抬出墨子来。

没有正式办公室,也看不到孔子和平奖的实体奖座,宣布连战“获奖”的地点却选在饭店里。不仅神秘兮兮,看出一切都是急就章,赶忙拼凑;而十万人民币的奖金,与诺贝尔和平奖一百四十万美元相比,更显得小气了些。这样的手笔,难道不是辱没了孔子吗?

(记者苏永耀/特稿)

【自由时报】2010.12.09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