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谁是“卖国贼”?

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看中国政府歇斯底里的模样,是一件赏心乐事。本来,只是想在旁边看热闹,顶多敲敲边鼓,哪里想到,自己居然也被牵扯进去:十二月十日诺贝尔在奥斯陆颁奖给刘晓波空凳,十一日,香港的共产党喉舌《文汇报》,在该报写作班子撰写的“丑类聚集奥斯陆闹剧违普世价值”一文中,对我加上“卖国贼”等罪名,同时被“横扫”的有约二十名人士。

我不明白的是:第一,骂的是“丑类聚集奥斯陆”,我又没有去奥斯陆,怎么也变成“丑类”?第二,中国的简体字,“丑”“丑”合一,许多现在的中国人不清楚它们的区别,但是我很想知道,我是“丑恶”,还是“小丑”?第三,我是台湾人,坚决反对马英九总统的卖国行为,以致被“层峰”关切,怎么突然之间我变成“卖国贼”了?以“卖国”之罪大恶极,说我“小丑”就有包庇之嫌。

后来想想,一个人、一个政府在歇斯底里以后,根本就语无伦次。

第一,我比“来世不做中国人”的中国人更加前卫,今世已经不做中国人而做台湾人,这以前在香港大学从事研究工作,怎么变成“中国民运人士”?但是看来中国共产党没有批准我“独立”与“脱国”,因为“血浓于水”,一生一世都要被共产魔爪控制与宰割。莫非死了也得进“八宝山”不可?

第二,既然我不是中国人,我如何卖国?即使普通的中国人,也没有能力卖国。把黑龙江以北、新疆以西近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国土卖给俄国而进行最后划界确认的,是目前掌握中国大权的“黄俄”,把江心坡卖给缅甸、把白头山卖给朝鲜,以及承认剑阁群岛是日本领土等等,是当年“黄俄”中的毛贼。所以请别“贼喊捉贼”了。

第三,被列出的“卖国贼”中,有的与我理念根本不同,我在网上贴出文章,就有人会跟贴说是阿扁给钱要我写的,似乎因为阿扁没钱给他而要“解放台湾”。如果《文汇报》分不清敌友,把“爱国贼”与“卖国贼”混为一谈,如何能够实现“利用矛盾,各个击破”的统战大计?《文汇报》的这位作者,是不是应该进“毛泽东思想学习班”进修一下?

之所以提到“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是因为目前中国政局正在走回文革时代,中共元老薄一波儿子薄熙来入主重庆“唱红打黑”(唱革命歌曲、杀戮他心目中的黑帮),北京朝廷对他观察一、两年后,另一元老习仲勋之子的“王储”习近平最近已奔赴重庆表示支持,一笑泯上一辈的恩怨。

也因此,我们看到,各种“革命大批判”文章出笼,我们这些还是C咖,美帝国主义才是A咖,所以有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在越南顶撞美帝国主义者希拉蕊的壮举;还有把亚洲其他民族视为中国少数民族而被当作“亚洲同胞”的“世界革命”语言;最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更模仿反右与文革语言,斥责北京的外国记者“上窜下跳”,只差没有说他们“策划于密室,点火于基层”。

那么我又为何把这些视为赏心乐事?乃是因为他们的歇斯底里大发作,正是当年共产党自己所说的“表面上气壮如牛,实际上胆小如鼠”;更因为可以提醒西方国家与台湾人,中国经济虽然得到发展,共产党本性没有变,不可对他们存有幻想,更不许马英九辈把台湾出卖给他们。

中共统治集团里面也有人觉得他们这样自己撕下伪装的做法很愚蠢;但这是共产党的本性,以及他们内部权力斗争的需要,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也。

(作者林保华为资深时事评论员,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自由时报】2010.12.15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