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明丽:民共 交什么流

五都选举后,蔡英文要用选举补助款成立智库,强化中国政策论述。其中包括两岸问题,建立两岸交流机制与平台,无论是论述、回应,还是直接跟中国交往的能量,都是智库着力的重点。对此笔者持乐观其成的看法,并且好奇的是,如果这个智库能够深入了解中共的本质——谎言与暴力,或是透过深入研究发现,就像章家敦的一本书书名——中共即将崩溃,那么,民进党是否还有意愿跟中共交往与交流?

这个智库现在还属初期设立阶段,外界对此倒是议论纷纷。上个月某报的《蔡英文中国论述无路走》一文说:“这套(蔡英文)论述始自谢长廷二○○八年总统大选,谢反一中市场、反黑心商品、反大陆劳工的论述策略没有成功,以两百多万票大败收场。”实在缺乏说服力,陈水扁才是导致二○○八年总统大选马英九大胜的关键,跟两岸论述根本毫不相关。两岸议题在台湾的选举中,并没有扮演举足轻重的分量,像马政府执政以来,两岸关系非常热络,两岸经贸交流丰硕频繁,但是对这次五都选情也没有发挥主要的影响力。

本月该报又有一篇〈民进党的“中国热”〉,建议民进党要“致力于如何将战后以来台湾的现代化经验,社会运动及民主化运动有效输出,成为未来中国政治改革上可参照的治理经验。”回顾当年的六四为什么会发生血腥镇压?就是抗议学生与群众普遍反对中共的权威主义,并提出了经济改革与政治民主化的诉求。但后来发生了流血事件,正说明中共不想改革。

事实上,从一九八○年起,邓小平就大谈特谈政治改革,包括实行民主选举、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等等。据统计,直到一九八九年,邓小平在不同场合,总共有七十六次谈到政治改革。当时赵紫阳看得很清楚,“邓小平讲了那么多次政改,实际不想真的搞政改。”二○一○年八月温家宝考察深圳时,对政治改革明确表态,在海内外引发强烈关注。到了十月温接受CNN专访,还称民主自由不可抗拒,言论自由不可或缺。在那两、三个月间,温在公开场合谈了好几次政改。可是了解中共本质的人都看透一点,他只是说说而已,刘晓波事件就是反证,中共根本不可能政改。

(作者曾任政大国关中心研究助理)

【自由时报】2011.01.0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