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程:还有谁会被送到中国受审?

二○○八年三位菲律宾人在中国因贩毒走私被判死刑,从那时起菲国政府未曾停止营救行动。

本月十八日,菲律宾副总统访问北京并与中国官方发表共同声明:菲律宾不干预中国司法个案,也感谢中国“延迟”处死这三位毒品走私犯。报导虽表明为“延迟”,其实官方网站的用语却是“减刑”(commutation)。证诸英国、马来西亚与日本毒贩被中国处死,菲国营救行动显然获得成功。

问题在代价:菲国为表善意,选择缺席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所以,为营救前述三位菲律宾人,而违反国际法管辖原则递送十四位在菲国犯罪的台湾人至中国受审,也不足为奇。菲律宾对马政府态度强硬并以“一中”相讥,何怪之有?

有了中国收服菲国的前例,未来还可能有哪位旅外台湾住民会被递送至中国受审甚至服刑?国民党秘书长与干部(国共战犯)?阁员与立委(叛乱政府通缉要犯)?故宫院长与央行总裁(窃取国宝与黄金)?连退休官员或也无可幸免。假使这些人能至中国旅游,逮捕就更方便了。谁敢打包票一九六五年投奔自由日后也取得加拿大公民身分的李显斌,在二十七年后的一九九一年回青岛时被俘一事只是个案?

我们不应该责怪菲国总统以台湾人为鱼肉交换外交利益。他是菲律宾总统,何必保护台湾人呢?倒是,台湾人选出来的总统知道吗?在意吗?

台湾住民,特别是一九四九年曾叛离中国的新住民及其后嗣,该怎样看待马总统?真的有事时他能、他愿保护大家吗?

(完整版请见http://tw.myblog.yahoo.com/hoon-ting/,作者著有《放眼国际:领土地位变迁与台湾》)

【自由时报】2011.02.2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