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时报】九十岁的中共问题多多

在面临内外重重挑战中,中国共产党昨天庆祝建党九十年。一如以往,总书记胡锦涛除了强调稳定发展,重申“为人民服务”的场面话,还表示要遏制台湾独立活动,深化台海两岸交流合作,并继续“一国两制”的港澳政策。

中华人民共和国对于台湾,从来没有主权或治权的关系,它的党国领袖却趁党庆的场合对台湾说三道四,令人匪夷所思。不论叫台湾或中华民国,我们都是主权独立国家,陆委会民调显示,高达八成八主张广义的维持现状;胡锦涛反对台湾独立,不但冒犯广大台湾人民,也严重干预台湾内政,反映他要不得的霸权心态。即使从中共的立场,当年在建国之前的革命年代,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袖都曾“热烈支持”台湾独立,难道是革命时期的主张,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执政后即见弃?

其实,胡锦涛与其对台湾喊话,不如在香港现况之前先照照镜子。昨天,有十万香港人民走上街头,为“东方之珠”回归中国之后的情况表达不满,提出要求特首曾荫权下台、释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等诉求。这项“七一游行”的民意基础,可以从民调得到印证:本周中文大学的民调显示,超过半数港人认为目前的生活质素、经济状况和政府管治都不如回归中国之前;香港大学民调也指出,在港人身分认同上,自认是香港人的比率最高,认为自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者敬陪末座。

即使在中国本身,做为执政党的共产党,也面临极大挑战。诚然,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造就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提升了部分人民的生活水准,加上积极建军,一个“富国强兵”的态势也已然成形。不过,不论经济、社会、政治或国际关系,一党专政的中共,显然有如九十岁的老人,各方面问题多多。

在经济方面,两年半前为因应全球金融危机,中国政府挹注资金人民币四兆元,虽维持整体经济荣景,如今这一“特效药”副作用已现:过度投资导致金钱泡沫、地方债务膨胀、银行呆帐大增及产业产能过剩;中国经济如处理不当,不免陷入通货膨胀与经济停滞并存的“停滞膨胀”局面。换言之,即使能躲过“末日博士”罗比尼所预言,二至四年内硬着陆,中国经济成长趋缓也难以避免。事实上,有如“经济学人”观察,中国已经进入“中等所得陷阱”,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是最高峰,往后中国经济难以重演高速成长。

蓬勃的经济发展,曾让中共取得维系统治的正当性,不过,先富起来的不但是少数人,而且是以党政国企等所形成的特权集团,“权贵资本主义”路线必定造成贫富悬殊,引发人民反弹。近年中国官民冲突不断,抗争及上访等社会矛盾及问题显现,一年十八万件的抗争事件与当局标榜的“和谐社会”极不搭调。在此同时,随着经济发展逐渐出现的中产阶级,对于当局以高于国防支出的经费用于维护政权稳定,尤其压制、逮捕、监控政治社会异议者,导致经济已成大国的中国,在人权、自由、民主的世界排名仍居末段班,也难以继续沉默接受。如果经济再碰到麻烦,中产阶级不会再像经济处于顺境时那般乖驯。

即使在国际社会,面对要求其履行大国责任的压力,中国也不易以开发中国家或非市场经济制度为由,继续推托。另一方面,富国强兵带来霸权心态,近年逐渐扬弃邓小平“韬光养晦”原则,甚至把自己的主张及意志强加邻邦之上,已经引起反感,与各国磨擦不断。

胡锦涛昨天的谈话,明言脱离群众是中共执政后的最大危险,承认经历空前广泛社会变革所带来的矛盾与问题,宣称要把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显示他并非不知中共所面临挑战的复杂严重。然而,他所提的“解决之道”,诸如扩大社会主义民主、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依旧官腔十足,颇有留给下一任的习近平去伤脑筋的意味。

面对九十岁而状况多多的中共,台湾的新党国显然仍一味押宝,不但经济上“只想靠中国赚钱”,国防上寄望以磕头求和,外交上以片面休兵打混。胡锦涛对台湾说三道四,其实是台湾新党国招来的。台湾人民要向胡锦涛说不,必须正本清源,把新党国政党轮替掉。

【自由时报】2011.07.02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