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亦武等人:推荐丁子霖为独立中文笔会2006年自由写作奖候选人

自由写作委员会:

我们慎重推荐丁子霖先生为独立中文笔会2006年自由写作奖的候选人,其理由是:

从痛失爱子的非人间,她抬起头,在专制铁钳下,以遇难者家属的身份发出了第一声抗议的呐喊。从此,她开始了另一种人生,百折不挠地追寻六四死难者,让那些冤魂的家属们从绝望的阴影走到阳光下,以母爱为纽带,互相扶持,互相联络,互相激励,直到17年后的今天,形成了有100多个六四难属参与进来的天安门母亲运动。

以一个柔弱女性为源头,以水滴石穿的执着,最终成为横在独裁政权面前的无法逾越的道义河流——中国的丁子霖这一名字,只有缅甸的若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那个迎着子弹上膛的排枪走过去的柔弱女性昂山素季能够相提并论。

不仅如此,丁子霖还从爱子倒下去的那一刻,就站起来,几乎同步充当了罪恶历史的记录者。从1994年的《六四受难者名册》、1999年的《见证屠杀,寻求正义》,到最近的这本《寻访六四死难者》,她的浮雕般的文字令所有经历过那场屠杀却刻意回避的社会、历史、人种及新闻学家蒙羞,也令所有自称“幸存者”的知识分子蒙羞,更令那些经历过逃亡、失落、回归,最终大彻大悟,懂得利用国内外、东西方的政体落差,玩弄政治、经济、文化的平衡术发财出名的时代精英蒙羞。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也令我们这类自以为做得不错的诗人、作家蒙羞。

自1949年以来,中华民族经历了所谓的解放、镇压反革命、土地改革、三反五反、合作化运动、反右、三年大饥荒、四清、文革、八九年等劫难,非正常死亡的累积人数大约已超过亿万。然而,饿死也算了,杀死也算了,拖死也算了,没有人算过细账,没有人讨过公道。中国人总是习惯等待“平反”,等待共产党自己“有错必纠”,以此来证明杀人者的“伟大、光荣、正确”。丁子霖所提供的六四死难者的名单与证词,与亿万非正常死亡的人数相比,可谓沧海一粟。但这是唯一的与劫难同步的见证,这份“孤证”,为这个号称有五千年历史和文明的懦弱民族挽回了已经丢尽的脸面。

或许有一天,我们的儿女会说,是丁子霖,以及天安门母亲,使他们记住了独立中文笔会,记住了2006年的自由写作奖。

廖亦武(执笔),一平,黄河清,李亚东,汪建辉,芦苇,杜导斌

来源:廖亦武:2006年的两张图片

【廖亦武邮件】2015.06.29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