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忘却是不道德的——纪念六四20周年之一

我要向读者推荐现在加州圣玛丽学院教书的学者徐贲的近作,书名就叫作《人以什么理由来记忆》(吉林出版集团2008年10月)。

在他为这本书写的序言中,徐贲介绍了著名伦理学家马各利特(Avishai Margalit)在其《记忆的伦理》一书中,对于人类为什么必须记忆的问题的探讨。马各利特把记忆看作深厚的人际关系的基础,他指出,记忆是一种特别与伦理有关的责任,“人跟人的关系中有记忆的伦理责任,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仍还有记忆的道德责任。”面对过去,我们可以宽恕,当时不能忘却,因为忘却是不道德的。因此,徐贲得出的结论是:人类是以人性道德的理由记忆。他说:“籍由人类共同创伤的记忆,各种社会群体,国族社会,有时候甚至是整个文明,不仅在认知上辨认出人类苦难的存在和根源,还会就此担负起一些重大责任,警惕袖手旁观的冷漠。”

在六四20周年即将到来的时候,这样的论述值得我们深思。我们纪念六四,表面上看起来是面向历史;但是,从一个民族心灵和道德成长的意义上看,我们的纪念,实际上是在重建我们这个民族的基本道德,这是面向未来的建设工程。我们这个社会如果在六四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集体忘却,或者装作忘却,我们就是在维护一个不道德的社会,我们就是这个不道德社会的一员。因此,纪念六四的活动本身,就是我们民族的道德重建的重要一步。

【北京之春】2009.02.27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