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听众:刘晓波获得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作为大陆反对运动人士和他的好友的我,心情自然激动万分,这是不用说的。但是令我同样感动的是,这样的兴奋不仅仅来自大陆人。我有一位台湾企业界的朋友,一直很关心刘晓波的事情,还曾经在晓波入狱后托我转赠过捐款给刘霞。获奖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我收到他的电话留言,语气极为高昂,那份喜悦难以掩饰。之后我回他电话,他告诉我说,听到刘晓波得奖的消息,他留下了眼泪。我认识他多年,很少见到他这样动感情,关切之心可以说是溢于言表了。

了解台湾状况的人都知道,这样关心大陆人权与民主发展的台湾人,在目前是很少数的。而这,就是我要说的:如果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能够促使台湾各界开始关心大陆的民主发展,这也算是两岸关系发展史上一个具有里程碑的事件。

这几年以来,台湾各界关心大陆人权状况的热度始终无法提高。尽管说起来每个人都知道两岸之间的制度差异在两岸关系上的重大影响,也承认大陆的民主化对于台湾的利益是一种根本性的保障,但是真的要落实到行动上,确是乏善可陈。为什么会这样呢?有一些基本的理由:比如对于蓝营来说,国共合作的架构下,对于大陆民主化问题势必保持距离,以免影响到双方的合作与善意;对于绿营来说,失去政权的焦虑压倒一切,相形之下,大陆的民主化问题似乎有点遥不可及。然而,此外还有一个理由,对于蓝绿双方来说,都是困扰,那就是:即使要表达对大陆民主化的关切,也不知道从何入手。到底要从什么角度表达关切,比较能够顺理成章,而又立场鲜明呢?

刘晓波的获奖给这个困扰提供了一个解答:通过呼吁释放刘晓波,以及呼应刘晓波以及《零八宪章》的精神,可以成为台湾朝野公开表达对大陆民主与人权状况的关切的切入点。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光环以及其世界声望,使得任何一位得主及其言行都具有了道德上的制高点,并获得一定的国际声望。刘晓波得奖之后,全世界各国政府的热烈反应,在诺贝尔奖的历史上都是少见的,这已经形成了一种势头,那就是借由释放刘晓波的要求,要求中共推行民主改革。这样的行动因为刘晓波的地位,而具备了更高的合理性,无论对于蓝营还是绿营的人来说,不仅成为基本的道德选择,而且面对中共的压力时也更能理直气壮。换言之,释放刘晓波,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在今后的全世界范围内,会成为一门“显学”,台湾作为华人社会的重要成分,当然不应当置身事外。这给朝野都找到了一个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出坚持普世价值的立场的最好的支点。

至于朝野是不是会借力使力,那就看双方领导人的智慧了。

【自由亚洲电台】2010.10.14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