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和平非暴力的理念,民主宪政的理想,才是百年磨难后的中国人真正应该相信的东西!

中国的未来将走向何方,近年来已经成为海内外华人和各国政治分析家的热门话题。自从三十年前中国脱离了左倾共产主义,其走向越来越不明朗。随着跛脚经济的高速发展,底层社会的矛盾冲突日益加剧。温家宝总理毫不忌讳地用“死路一条”来发出警告,意为按照目前的执政方式,已经维持不下去了。而更多的人现在选择的却是等待观望,包括大部分平民和精英。假如什么都不做,就这样一天捱一天等待下去,中国会走向哪里?会回到闭关锁国的毛泽东时代吗?会演化出自由民主的宪政吗?会变成希特勒式的军国主义对外扩张吗?会全盘失控发生内乱吗?会再一次发生类似一百年前的革命吗?谁都不知道。

被革命主导的百年中国历史

有人根据经济数据来推算,预计中国将在本世纪的某一天超过美国,或者在某一天崩溃。这种推算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推动社会变化的是人,不是数据。一旦人们在某一天改变了思想行为,数据就不准了。比如经济学家无法解释为什么同时存在失业大军和民工荒。农民工一旦觉得辛苦打工的收入入不敷出,乾脆不干了,这种情况数字是算不出来的。那么,到底有没有一种东西可以作为参照依据,来判断中国未来的走向,换一句话说,中国的未来走向决定于什么?

回答这个问题前,先回头看一下中国自辛亥以来一百年的走向,以及这个走向的主要动因。历史是过去的今天,今天是未来的历史。中国的百年历史走向,一直决定于当时的多数人相信什么。中国今后的走向,同样也决定于现在的多数人相信什么。

外族的长期高压统治和列强的军事经济优势,让辛亥前后的中国人感到,必须用一种快速有效的非常手段,来改变落后现状,光复祖先的荣耀。这个手段就是革命。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人在大半个世纪的时间里相信了革命。这个革命是广义的,不论是辛亥革命,三民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还是共产主义革命,凡是符合“旧桃换新符”的纲领和行动,一概受到支持,至少是默认接受。

正由于此,中国在这百年里经历了腥风血雨的残酷斗争。这段时期内中国社会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历史总和。起初,中国人对革命是乐此不疲的。孙中山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毛泽东说,“与人斗,其乐无穷”,“共产党的哲学是斗争哲学”。但是到了七十年代文革后期,革命开始被怀疑和厌倦了。当人们头脑里出现“?”的时候,中国社会就开始转向。

唯物主义者们相信,经济基础决定意识形态。他们以为,只要改变了中国的经济面貌,社会面貌就自然而然地改变。可是中国的百年历史无法证明这个原理。当革命初起的时候,中国社会并非极度贫困落后,到了所谓爆发革命的临界点,当时的小农经济自给自足,洋务运动给国内带来的经济活力,可媲美现在的改革开放。当各种革命进行了半个多世纪以后,中国经济才滑落到“崩溃的边缘”。当然现在的经济一枝独秀,经济总量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说不定第一也指日可待。而转眼看一下社会民生怎么样呢?毋庸置疑,社会已经堕落到近乎于溃烂。

邓以“发展”代替革命

在三十年前,当革命被怀疑和厌倦之后,中国转向经济建设。这个转变几乎没有经济的作用影响。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的国内经济,前后没有明显变化。只不过是社会意识,也就是人们的观念起了变化:不再迷信革命了。那么,不妨做一个大胆推断,三十年后的今天,如果中国出人意料地转向光明的前途,转向自由、民主、法制,应该同样决定于意识,决定于中国人怀疑什么,相信什么。这和有没有钱、钱多还是钱少无关,不论正相关或负相关。

近几十年来,中国人相信什么,这个不难研判。自从共产主义信仰幻灭以后,物极必反,中国人开始相信物质主义,这在八九后为甚。由于革命从系统上破坏了中国传统的价值,儒教、佛教或道教已不再对大众意识发生作用。而革命的无神论和唯物主义信仰,则为物质主义的泛滥推波助澜。

风气是自上而下的。一种信仰的被提倡,也是从最上层开始。早先提倡“革命”的虽不是上层,还戴着“乱党”恶名,但是当孙中山当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后来又被推到“国父”的地位,那就是上层了。蒋介石是孙的继承人,当然不便反对革命。毛泽东把孙奉为“革命的先行者”,要“将革命进行到底”。先后几代最高领导人不遗余力地提倡,全国上下相信了革命,自然众志成城、前赴后继了。当时不是没有人对革命提出过异议。鲁迅曾针砭过革命。当一位日本友人问“去中国做什么生意最好”时,他回答:“革命。这是最好的无本生意。”国学大师胡适并没有提倡过革命,至多也只是“文学革命”而已。思想界的领袖不敌政界的领袖,中国的近代史被写成这样而不是那样,并不奇怪。

毛时代结束后的转折,有赖于邓小平。从邓提倡“发展是硬道理”以后,“革命”遂被“发展”代替。邓没有给“发展”加注,所以国人不知道发展什么,发展到哪里去。望文生义,发展就被理解成赚钱发财。江泽民对“发展”的绝妙解释就是“闷声发大财”。胡锦涛意识到这个漏洞,想用“科学发展观”作弥补。“科学”这个定语本身没有实质含义,“科学”可以被任何人作任何理解。总体来看,这三代领袖除了“赚钱”,没有给中国人带来更多信仰。

民主宪政是刘、温的共通之处

照此来看,中国的未来走向似乎将要被多数中国人相信的“赚钱”所决定。“赚钱”信仰绝不会给中国带来安全的将来。仅仅数十年时间,“假”“毒”“偷”(盗版、抄袭)就已经无孔不入地渗透了中国土地。当然还有不同的相信同时存在,但一时左右不了大局。继续相信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毛左”,也许会在某一天发展壮大,不过在理论上没有新的建树,不可能争取到精英阶层。相信民族主义的某些势力,目前也没有左右局势,中日钓鱼岛之争虎头蛇尾。至于少数崇拜希特勒,相信中美必有一战,而且中国将要吞并美国的人,只不过在逞口舌之快。当然,还有很多人相信另一次孙中山式的暴力革命,而且越来越多。中共当局的残暴打压,正为这火上添油。

行文至此,忽闻刘晓波获二○一○诺贝尔和平奖的惊人喜讯,喜极而泣。刘晓波和平非暴力的理念,民主宪政的理想,才是百年磨难后的中国人真正应该相信的东西!他不是孤立的。温家宝总理作为国家高级领导人之一,也正在发出同样的声音。温家宝说过,“民主、法治、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最近接受CNN採访时又说:“我和中国人民都相信,中国将继续进步,人民对民主自由的诉求是不可抗拒的。”如果他的话不错,中国人的确相信这个,他们将迎来一个真正幸福安全的未来。

【动向】2010年10月号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