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刊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讯报》

值此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晓波先生一周年,发此文以兹纪念,并期冀晓波先生早日重获其本应有的自由。

2010年10月8日,诺贝尔奖评委会宣布将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仍在狱中的作家、人权活动家刘晓波先生,以表彰他“长期以来以非暴力的方式对中国基本人权的保障所做出的不懈奋斗”。这一鼓舞人心的消息瞬间传遍了全球,这是拥有十三亿人口的中华民族对民主和人权的追求得到国际社会肯定的里程碑事件,堪称六十年来中国最值得庆贺和铭记的大事。刘晓波逾二十年坚定的和平的倡导中国变革的努力,使他成为这个伟大奖项的首位中国境内的光荣得主。诺贝尔委员会将这一全球最高荣誉颁予刘晓波,清晰地向刘晓波和中国政府发出了一个信号,那就是,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人和如今身陷囹圄的刘晓波、以及他那矢志不渝地争取民主和人权的理想站在一起。

长期关注中国民主人权和法治进程的港人,对这一历史性事件自是为刘晓波、为所有的中国民主人士和人权活动者感到欣慰和自豪。可香港的某些政客却似乎不以为然,去年高调祝贺高锟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煲呔曾、对下届特首正四处暖身的梁振英面对记者提问时均突然间哑语了,不用说,明显是怕拂了北京的心意。可经历过选战洗礼的民建联副主席、立法会议员刘江华的回答就大失水准了,他答道:“和平奖是要对世界和平有贡献,我暂时看不到刘晓波有什么贡献。我要了解一下,可能是我不知而已”。

看来刘议员需要对诺贝尔和平奖的历史演变补一补课。根据诺贝尔的遗嘱,评选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宗旨是“为促进民族团结友好、取消或裁减常备军队、以及为和平会议的组织和宣传尽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贡献的人”。表面看来,诺贝尔的遗嘱中没有提到人权,这跟诺贝尔身处的19世纪的时代背景有关,当时的世界尚是欧洲议会和平思潮占据主流的时期。诺贝尔逝世于1896年,他身后20世纪的人类社会,已经越来越意识到人权与和平的重要关系和密不可分了。

20世纪上半叶极权主义登上历史舞台,同时爆发了史上空前的两次世界大战,促使战后国际社会开始反省绥靖政策的历史教训:姑息暴政将会给世界和平带来巨大灾难。诺贝尔委员会进而丰富、重新定义了对“和平”的解释,也就是国家之间或一国之内的冲突,只有在保护个人自由的法治框架内解决,才能达致真正的和平。诺贝尔的生前好友、同时也是影响诺贝尔思想很深的法国文豪雨果主张“以博爱促进和平”,他嚮往不再有持剑的士兵、不再有国界,整个宇宙为一家的和平前景。作为人道主义者的雨果表示,决不要低头屈膝的和平、专制下的和平、王朝下的和平。

屈指算来,诺贝尔和平奖自从于1935年颁给纳粹阶下囚、德国记者奥西埃茨基以来,到2010年颁给刘晓波,如今已是第七次颁给对抗国家政权的异见人权人士了。如今,刘晓波已经和奥西埃茨基、马丁?路德?金、萨哈罗夫、瓦文萨、图图大主教、昂山素姬、曼德拉等人一道,载入人类史上争取人权、自由和公义的光荣名册之列。相信诺贝尔如果看到20世纪人类遭遇的连绵不绝的人权灾难,他一定乐见诺贝尔委员会将和平奖颁给这些捍卫人权的斗士们。世人公认诺贝尔和平奖体现和象徵了文明世界的核心价值,那就是:尊重生命和人的尊严、尊重信仰和表达的权利。刘晓波多年来致力于的工作正是因为维护这些价值,也因此而受到打压,如今文明世界授予其诺贝尔和平奖就是对此作出最有力的回应,也是对人类珍视的价值明白无误的庄严重申,对中国民众争取民主自由的有力声援。

当今的中国社会正是雨果所说的“专制下的和平”,或者套用一句中国官方自己的话来说,可谓专制下的和平崛起。由于中国经济在全球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可中国政治体制的专制性和非理性,却让中国酝酿着社会动荡的危机,制度性的腐败和人权灾难愈演愈烈,民众的抗议示威和群体性事件与日俱增。这样一个坐在火山口上的国家,并且是国际上具有影响力的大国,因而具有令人担忧的全球性破坏力和巨大威胁,这也是诺贝尔奖委员会本年度将目光投向中国的重要原因。

而刘晓波正如诺贝尔委员会所说,他是“中国境内为人权奋战的众多人士中,最出名的象征。”刘晓波以他二十多年来争取人权和民主的不懈努力和付出的艰苦代价,已成为中国境内代表了世界和平所需的现代政治文明理念、及推动中国体制革新所需的实践勇气的标志性人物。国际社会看到了在以刘晓波为代表人物的非暴力维护人权和民主的运动群体身上,有着对未来人类和平进程中的重大意义和价值。二十多年来,刘晓波是中国大陆捍卫人权、争取民主、倡议政治体制改革的主要发言人和组织者,他带头为失去土地、房屋的农民和城市居民呼吁,为遭受企业主肆虐、政府压制的无辜民众呼吁,为遭受司法冤狱和公权力侵害的底层人士呐喊,为因为言论表达而入狱的记者、作家和知识分子发出抗议,为保障少数民族的宗教文化权利、实现各民族的和平友好相处提出建议。在维护中国公民基本人权的各项行动中,刘晓波总是特别强调,中国公民的自由和权利是得到宪法和法律、以及中国政府签署的一系列联合国保障公民权利的国际公约的保障的,因此中国政府自身有义务和责任遵守本国宪法、法律和国际公约,兑现其对于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承诺。

近年来刘晓波和他的同道公民们为倡言政治革新最广为人知的杰作,就是零八年发起签署的《零八宪章》,这份宪章是在世界人权宣言六十周年的背景下,提出促进中国民主化进程和改善人权状况,主张在自由、平等、人权的普世价值观下在中国实施民主、共和、宪政的现代政治架构。作为发起人和主要起草人的刘晓波重申,基于中国政府已经承认了《世界人权宣言》,签署了一系列国际人权公约,那么中国应当落实这些宣言和公约中体现的普世价值,中国应该是国际大家庭中合格的、负责任的成员。零八宪章既寄希望于民间的人权意识和公民社会,也希冀当局通过启动政治改革来消弭跛足改革带来的恶果和乱象。可这份温和的政治宣言却令中国当局如坐针毡,视如寇仇。作为探寻中国前途的“零八宪章运动”的核心人物,刘晓波此时被看成了“头号国家敌人”,导致他再次被捕入狱,并被重判11年徒刑,“刘晓波事件”也成为21世纪初叶举世瞩目的政治事件。这已是他二十年来的第四度的正式入狱服刑了,真可谓“吾将上下而求索,虽九死其犹未悔”。

长期以来,刘晓波的思想和践行与甘地、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图图大主教、昂山素姬等人的思想、精神和行为路线完全一致,那就是力图通过理性与非暴力手段,通过渐进、说服与协商的方式维护人权,促进国家和平地实现转型,这是已被历史一再证明了的一条和平之路。如今的中国在表面的经济成长的底下,因体制不公带来深重的社会矛盾和社会危机,民众的不满和怨气已是触目惊心,由于执政当局缺乏权力制衡与制度约束,更因为既得利益集团的固步自封,很难产生进行触动其特权和利益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意愿、行动。如今授予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正是让中国和世界上为争取中国良性革新的人们看到希望和力量,避免中国社会暴力倾向的增强,让中国民间要求改革的呼吁和努力能够有所成效。

在这个意义上,刘晓波的获奖属于全体中国人,更启示着、警示着中国朝野——对于主政者来说,该是启动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的时候了;对于民间社会来说,应当增添勇气继续走理性、非暴力的和平抗争之路。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发也发出资讯:如果中国陷入动荡,世界将不得安宁;只有中国和平,才有世界和平。肇始于20世纪初的诺贝尔和平奖,百多年来已经成为全球最具公信力的国际奖项,是国际上意义最重大的表彰和平努力的奖项,拥有殿堂级甚至“上帝般”的权威性,它因此代表了文明世界的价值取向。虽然历史上诺贝尔和平奖也曾出现过争议,但在西元二零一零年,诺贝尔奖评委会决定颁予刘晓波和平奖极有可能成为该委员会最重要、最具历史影响力的决定。且让我们将目光投向未来。

写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

【讯报】2010.12.14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