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早晨好。

在奥斯陆自由论坛上讲述刘晓波,我感到荣耀。今天我不打算谈论刘晓波的历史,因为大家已经比较了解,也不打算报告他以及家人目前的状况,因为中国政府的信息封闭,我们知之甚少。我今天想利用大会给我的10分钟时间就刘晓波对中国民主变革的意义作个引言,然后在问答讨论的时候再就此题目详细展开。

每个人可能都会问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在国际舞台上看上去日益强大的中国政府害怕刘晓波这样一个个人,为什么它害怕零八宪章这样一个温和地要求民主变革的文献,大家都知道零八宪章由刘晓波等303位中国公民于2008年12月世界人权宣言颁布60周年之际签署发表。

刘晓波和他的民主同道们对中国的现实有深刻的把握,他们看到中国已严重地割裂为两个“中国”并试图以普世价值为基础整合两个“中国”建立公平合理的民主法制社会。

这里我说“两个中国”我不是指中国大陆和台湾。从地理上讲,只有一个中国大陆,但是政治上、经济上、社会上甚至感情上,中国已经割裂为两个社会。

在“六四”过后的23年里,无底线实用主义的中共专制政权,在传统的暴力和谎言的基础上,发展了一套“恶催经济、腐化拢上、恶警治下、打压异议、钳制言论”的庞大维稳体系,将中国割裂为两个“中国”。其中一个“中国”,我把它叫做“中国有限公司”,由政治统治集团与权贵资本和被同化或收买的知识精英以及各界名人的联姻构成,他们拢断了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及信息资源,向世界投射了一个令人眩晕快速发展、富裕奢华、强大的中国,使得许多的观察家以为这就是中国,全部真实的中国。

然而,事实上还有另外一个“中国”,平民中国,由超过10亿的处境可悲的中国有限公司的打工仔组成。两个“中国”之间存在着史无前例的贫富悬殊,平民中国的公民遭受着残酷的经济掠夺但是没有任何公民和政治权利可以保护他们,他们对政府的反抗越来越普遍,对变革的要求越来越强烈。两个“中国”已经没有共同的政治语言也没有共同的政治生活。这就是目前中国的现实。

然而,仅仅看到“两个中国”严重割裂的事实还是不够的,我们还必须站在未来的更高位置审视一个尚未出现、但并非无迹可循的“民主中国”,而催生这个中国诞生的正是刘晓波及其同道所代表的中国的民主力量。这就是我为什么使用“三个‘中国’与刘晓波”作为今天引言的题目的原因。

即便存在这样严重的割裂,在中国存在着两个常常被忽视、跨越“两个中国”边界的共识,一个是目前的中国是不正常的,另外一个(共识度较前弱一些)是所谓的“正常”国家就是民主国家,中国迟早要走向这条路。

未来民主中国的共识从哪里产生呢?我们要在两个割裂的“中国”中构建可以进行公开平等有效真实交流的公共政治话语体系,逐渐形成合理的符合普世价值的公共政治生活的共识,这正是刘晓波们通过《零八宪章》等行动试图实现的目标。

民主化的突破口一般不会发生在深深陷于即得利益窠臼的统治集团,他们正试图不惜一切代价消除“不稳定因素”,对刘晓波的打压是最明显的例证。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在中国人的心理产生重大影响,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的公民运动表现出逐渐成熟更具反弹性的趋势,陈光诚、艾未未和乌坎是三个最重要的例证。

刘晓波和零八宪章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旗子,如何将这面旗帜与中国的各领域的公民维权运动,公共知识分子的自由言论以及中共党内可能的改革力量有机结合起来是我们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可以预见,刘晓波这样的公共知识分子的不断涌现,得到各界支持的零八宪章所揭橥的原则,将会继续在从个人抗争到集体抗争、从经济维权到政治争权(利)的转化中起到重要作用。

我坚信刘晓波的断言“自由中国的未来在民间”。随着公民力量的不断成熟壮大、民间抗议的广度、强度和高度不断增长,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也会逐渐的公开化,当外部压力达到临界点,中共党内权争的各派系将会在民间寻求支持,民间的诉求就成为政治较量中不可忽视的砝码,释放刘晓波就成为各派系争打的在政治上可以创造转圜空间的一张牌。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公民力量足够壮大,但是无论如何,释放刘晓波都是一个具有分水岭意义的重大政治事件。

即便中共当局把大部分维稳资源投入了第一道防线,像1989年那样的大规模民主运动迟早会再次发生,到那时,我们需要一个民众信任的、有能力阻断原有专制政治秩序的、有能力调动国际的关注和支持、代表民间的利益和声音与当局进行有效政治谈判的领导群体,这个群体将扮演曼德拉、哈维尔、瓦文萨、翁山苏姬等在各自的国家民主变革的关键时刻所扮演的角色,我们1989年的民主运动缺少的就是这样一个领导群体。无可质疑,刘晓波作为国内外广泛认同的民主运动领袖将在这个领导群体的形成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因此,争取刘晓波的自由是推动中国民主变革的一项重要工作。我为国际社会对刘晓波的广泛支持而深受鼓舞。翁山苏姬2010年11月获得自由,缅甸第一次展现了民主变革的希望。我们将继续为中国的翁山苏姬——刘晓波——的自由、他以及他的同道所预示的民主中国而不懈努力。

谢谢。

(2012年5月9日,第4届奥斯陆自由论坛演讲中译稿)

(翻译:田鼠)

【杨建利博客】
【民主中国】2012.05.13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