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参议院2月12号通过了由正在争取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克鲁兹参议员提出的议案,建议将中国驻美大使馆前空地命名为“刘晓波广场”。此举遭到中国当局的强烈抗议,并称这是一场“政治闹剧”。环球时报就此讥讽美国是雕虫小技,必定徒劳。文章说,表面上美国参议院是想惹怒中国,搅乱中国,但实际上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件事只能反映出美国参议院狭隘的目光。美国不知道怎样同中国交往,美国不敢对中国军事威胁,也不敢搞经济制裁,只能用这些雕虫小技来给中国添堵。

居住在德国的时事评论员长平写道:更改路名以示政治立场,这种被中国政府斥为“闹剧”的做法,在历史上有过先例。安德烈·萨哈罗夫是苏联的异议人士,20世纪80年代,苏联驻美国大使馆外的那条街,就曾以他的名字命名,叫做“安德烈·萨哈罗夫广场”(Andrei Sakharov Plaza)。很快,苏联解体了。没有人知道这种反对起了多大的作用,但是至少没有证据表明它是阻碍历史前进的“闹剧”。

近几年来,美国在促使中国改善人权方面不仅一事无成,而且面对中国越来越严重的人权迫害,只能听之任之,显示出无能为力。“刘晓波广场”命名,肯定具有历史意义,如同“安德烈·萨哈罗夫广场”一样,对瓦解中共独裁统治必将起到推波助澜作用。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奥巴马要否决另外一个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命名的议案,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美国之音(VOA)2月14日报道:美参院通过提案以刘晓波命名中国使馆门前广场

美国国会参议院星期五通过了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门前地址命名为刘晓波广场的提案。参议院以口头表决方式通过议案。该议案由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克鲁兹提出。

刘晓波是中国异议人士,2009年因为起草倡导民主改革的《零八宪章》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当局判处11年监禁。一年后,刘晓波获得了当年诺贝尔和平奖,但他至今仍在中国监狱服刑。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珠海泉通过电子邮件表明态度,说“这种做法挑衅并且会适得其反。”

路透社说,美国国会参院通过广场命名案是一项政治交易,国会民主党不抵制刘晓波广场命名案后,克鲁兹就放弃了阻止奥巴马部分人事任命。

对此事件有报道说,白宫已经表态,总统奥巴马将会否决法案,避免影响美中关系。

2015年6月2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就投票通过了将中国大使馆前的广场把名为刘晓波广场的预算。随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相关提议和做法是一场闹剧。

▲自由亚洲电台(RFA)2月14日报道:美参议院挺“刘晓波广场”命名中国或难避“敏感词”

美国参议院2月12日口头表决,一致通过支持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参议员克鲁兹提出的议案,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门前地址改名为“刘晓波广场”。中方随即怒斥此提案为挑衅之举,白宫也表明会否决此法案。分析指,一旦改名成功,所有寄往中国大使馆的邮件都将写有被中国政府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名字。

美国参议院2月12日通过由共和党籍议员总统参选人克鲁兹提出的议案,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为首都华盛顿一个广场命名,地点正正在中国大使馆门前。

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随即批评参议院的做法是挑衅,并无建设性,强烈敦促美国当局制止有关行动。

白宫发言人表明,总统顾问将建议总统奥巴马动用否决权推翻议案,强调美国一直敦促中国尊重人权、释放刘晓波及其他政治犯,不认为为将街道改名能有效改善中国人权状况。

对此,刘晓波在独立中文笔会的朋友刘荻接受本台采访时称,一旦中国使馆门前道路改名成功,这意味所有寄往中国大使馆的邮件都将写有被中国政府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名字。

刘荻:“我们非常欢迎美国参议院做出这个决定,会提醒中国当局,他们接到的信都会看到刘晓波的名字,心里肯定会在想这个问题。”

记者:“对于释放刘晓波有帮助吗?还是起了个反作用令中国当局恼羞成怒?”

刘荻:“这个事情我不好说到底会不会有帮助,我们都希望会有帮助,但是你说相反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记者:“命名更改的话对于刘霞的处境会有一定的改善作用吗?”

刘荻:“我觉得可能不会有改善作用,刘霞的处境其实主要取决于刘晓波的处境,但是他们就算是把刘晓波放了也可能还是会软禁,他们是处于这种状态。”

刘晓波曾因参与天安门广场民主运动遭中国当局监禁。2009年,刘晓波因起草号召中国进行民主改革的《零八宪章》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一年后,刘晓波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但至今被关押在中国监狱。而他的妻子刘霞开始被当局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软禁,至今已超过四年。

据报道,克鲁兹曾运用议员权力,三次阻挠奥巴马提名驻挪威及瑞典大使,以及部分国务院高层的外交官员任命。此次为了换取民主党议员支持通过“刘晓波广场”议案,他同意不再阻人事任命。

对此,长期关注中国政治犯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告诉本台,“刘晓波”三个字一向是中国政府的敏感词,不让国民知道其人及事迹,而日后,相信“刘晓波”将成为中方在更多场合难以避开的一个名词,事件也会让外界更关注刘晓波被软禁的妻子刘霞。

蔡耀昌:“中国政府在内部对很多维权人士的打压比想像中也比过去更厉害,这个命名对刘霞的处境怎么样很难说,更多的外面的关注,包括国际社会的关注,对中国的人权关注总比没有关注好一点,我们看到过去几年的时间刘霞的处境很悲惨,更多的外国的关注,我想肯定是有积极的作用。”

据悉,美国政界已非首次借更改街道名称来表达政治观点,上世纪八十年代,前苏联驻美大使馆所在的街道便以苏联著名异见者萨哈罗夫来命名。

▲美国之音(VOA)2月16日报道:美国务院谈以刘晓波命名广场北京警告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说法,美国国会如果通过将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前的广场改名为“刘晓波广场”的议案,白宫暗示,总统会否决。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托纳说:“我们不认为克鲁兹参议员关于给华盛顿街道改名的策略会很有效地达到两个目的之中的任何一个。我们认为这种立法行动会使我们的努力复杂化,所以我们反对这种做法。”

中国外交部星期二警告说,如果美国将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前的广场改名为“刘晓波广场”,将造成“严重后果”。

美国参议院2月12号通过了由正在争取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克鲁兹参议员提出的议案,建议将中国驻美大使馆前空地命名为“刘晓波广场”。刘晓波是中国异议人士,2009年因为起草倡导民主改革的《零八宪章》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一年后,刘晓波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他至今仍在中国监狱服刑。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说,美国参议院通过的有关法案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国坚决反对。他警告说,上述法案如果通过成法,将造成严重后果,中国要求美国国会停止审议有关议案,并希望美国行政当局制止这场“政治闹剧”。

路透社报道,美国国会参院通过广场命名案是一项政治交易,民主党在参议院不抵制刘晓波广场命名案后,克鲁兹放弃阻止奥巴马的部分人事任命。

美国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2015年6月24日投票通过了将中国大使馆前广场命名为刘晓波广场所需的预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随后称,相关提议和做法是一场闹剧。

▲美国之音(VOA)2月17日报道:中国就美国可能命名刘晓波广场发出警告

中国外交部警告说,如果美国将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前的广场以中国民运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名字命名,将会有“严重后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对记者说,此举“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

美国参议院上周通过了一项以刘晓波的名字命名那个广场的议案,这将可能使得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地址变为刘晓波广场一号。

中国认为刘晓波是罪犯。他在2009年因组织要求结束一党专政的请愿而被判颠覆国家罪,并被判处11年监禁。他于次年赢得诺贝尔和平奖,激怒北京。

新法案是由美国参议员克鲁兹提出的,他是2016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主要竞争者。

白宫发言人曾表示,奥巴马总统的高级顾问将建议他否决该法案,并说,这并非让刘晓波获释的有效途径。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16日报道:中国:以刘晓波命名广场将有“严重后果”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美参院通过提案以刘晓波命名中国使馆门前广场意义深远1

61岁的刘晓波是中国异议人士,2009年因为起草倡导民主改革的《零八宪章》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资料图片)

中国外交部周二(16日)警告说,如果美国将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前的广场改名为“刘晓波广场”,将造成“严重后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美国参议院通过的有关议案,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方坚决反对。

他说,如果议案得以成为法例,将造成严重后果。

他还表示,中方敦促美国国会停止审议有关议案,也敦促美国行政当局制止这场政治闹剧。

美国参议院周五(12日)通过由共和党籍议员总统参选人克鲁兹提出的议案,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为首都华盛顿一个广场命名,地点位于中国大使馆门前。

中国大使馆发言人批评克鲁兹提出的议案是挑衅而且毫无建设性,促请美方立即停止相关行动。

白宫发言人早前表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资深政治顾问将建议否决该项议案,因为这对于要求中国改善其人权状况与释放刘晓波毫无助益。

61岁的刘晓波是中国异议人士,2009年因为起草倡导民主改革的《零八宪章》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

一年后,刘晓波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他至今仍在中国监狱服刑。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16日报道:中国对美参议院以刘晓波名更改中国使馆街道名议案表达愤怒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美参院通过提案以刘晓波命名中国使馆门前广场意义深远2

美参议院表决通过命名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街道为刘晓波广场路

中国对美国参议院通过议案,建议更改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前马路街名为刘晓波广场路表达愤怒。中国警告此举将在中美关系中引起负面结果。环球时报为此发表社论,挤兑美国不敢对中国经济制裁以及军事压力,而是用这些雕虫小技让中国不高兴。

据法新社今天发自北京的报导说,中国官方对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要把中国大使馆前的华盛顿马路原名用中国被关押的持不同政见者,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命名表达愤怒。美国参议院是在上个星期五晚上通过决议,计划将中国使馆前的道路改名。

美国参议院的议案是由美国共和党议员克鲁兹提出,克鲁兹也是竞选下届总统的共和党候选人之一。

按照美国的立法程序,在参议院通过这一项决议案之后,美国国会众议院也应当提出相同议案表决。

美国国会两院的议案通过之后,再由美国总统奥巴马签字方能使议案变为法令得以生效。根据法新社报导,如果美国国会上下两院通过这一更改街道名称议案成为法律,今后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地址将有可能改为刘晓波广场路一号。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今天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言辞批评美国的做法。洪磊敦促美国领导人以中美两国关系为重,以避免两国关系因此而遭到负面影响。

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刘晓波因公开签署08宪章而被判刑11年,从2009年被监禁。刘晓波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针对美国参议院的议案,北京环球时报在星期天发表社论文章,谴责美国参议院的做法是雕虫小技,必定徒劳。

该报说,表面上美国参议院是想惹怒中国,搅乱中国,但实际上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件事只能反映出美国参议院狭隘的目光。美国不知道怎样同中国交往,美国不敢对中国军事威胁,也不敢搞经济制裁,只能用这些雕虫小技来给中国添堵。

环球时报还说,这些行为并不能改变刘晓波是扰乱中国治安的罪犯,必须在中国的监狱里服刑的事实。

▲自由亚洲电台(RFA)2月17日报道:美议会命名“刘晓波广场”一波三折中国发警告

美国议会命名中国驻美使馆地址为“刘晓波广场”议案出现波折。中国外交部日前警告美国,如果将中国驻美国使馆道路改名,将造成严重后果。美国国务院则表示,奥巴马总统会否决国会的有关议案。

美国国务院16日表明,总统奥巴马会否决以中国民运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名字命名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地址议案。国务院副发言人托纳对记者说,美方将继续向中国传达尊重人权和释放刘晓波等政治犯的必要性,但改名只会令推动中国尊重人权和释放刘晓波的努力复杂化。

美国参议院2月12日通过了由目前竞选总统的德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泰德?克鲁兹提出的法案。法案建议将中国驻美大使馆所在地址改名为“刘晓波广场”。一旦议案通过,每一封寄给中国使馆的信件都会带着刘晓波的名字。

但这项法案还需由总统签署。

在16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洪磊表示,美国会参院通过的有关议案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方坚决反对。他警告说,如该案一旦通过,将造成严重后果。中国敦促美国会停止审议有关议案,也敦促美行政当局制止这场所谓的“政治闹剧”。

对此,关注中国政治犯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对本台说,他不认同中方对事件的看法:

“我们也看到包括中国方面对于美国的参议员的决定,有一些表达反对的态度。但我想全面来讲,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不采取一些看法,不从各个方面去推动中国的人权发展的话,对中国人权肯定也没有什么好处,所以我想也应该继续透过各种各样的方面,包括像现在国会的决定,也包括美国总统也提出透过另外一个渠道对中国的人权改善表达意见。更重要是中国人民本身,要提出在人权自由方面进行一些争取。我想各个方面都需要继续做,才能够让中国的人权真正的取得进步。”

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曾因参与“六四”遭中国当局监禁。2009年,刘晓波因起草号召中国进行民主宪政改革的《零八宪章》,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2010年,刘晓波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至今被关押在中国的监狱。他的妻子刘霞开始被当局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软禁,至今也已超过四年。

美国国会众议院拨款委员会2015年6月24日,投票通过了将中国大使馆前广场命名为“刘晓波广场”所需的预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随后称,相关提议和做法是“一场闹剧”。

对于中美两国对事件的反应,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松莲告诉本台:“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对于任何中国政府能够提高有关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关在中国监狱的关注的事情,我们都是表示欢迎的。我们希望这个事件提高对于刘晓波的关注的同时,也提升美国政府对于中国政府就释放刘晓波的要求能增加力度。但至于刘晓波广场命名背后的政治交易是怎么样的,我们没有什么太多的评论。”

据英国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广场命名案是一项政治交易,提出新法案的美国参议员、有意竞逐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克鲁兹,在民主党在参议院不抵制刘晓波广场命名案后,放弃了阻止奥巴马政府的多项国务院官员任命。

▲美国之音(VOA)2月17日报道:美国务院不赞成将中国使馆地址改名刘晓波广场

华盛顿—美国国务院星期二表示,反对将中国驻美大使馆所在街道改名为“刘晓波广场”的参议院议案。

国务院还表示,奥巴马总统将会对这一议案行使否决权。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马克·托纳星期二在例行记者会上说:“美方将继续向中国传达尊重人权和释放刘晓波等政治犯的必要性……但是,我们认为克鲁兹参议员试图给华盛顿这条街道改名的策略对这两个目标来说不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式。我们认为,这种立法行动只会把我们的努力复杂化。所以,我们反对这种做法。在处理改善中国人权这一共同目标的方式上,我们希望与国会更为有效、更为合作地共事。”

美国参议院上星期五(2月12日)通过了由目前竞选总统的德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泰德·克鲁兹提出的法案,这一法案建议将中国驻美大使馆所在地址改名为“刘晓波广场”。

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2009年因为起草倡导民主改革的《零八宪章》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给刘晓波,但他至今仍在中国监狱服刑。

法案的发起者克鲁兹是正在争取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这项法案还需要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并经由总统签署。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托纳表示,白宫方面已经表明,奥巴马总统将会对参议院这一法案行使否决权。

中国外交部星期二表示,驻美大使馆前的广场改名为“刘晓波广场”,将造成“严重后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中国要求美国国会停止审议有关议案,并希望美国行政当局制止这场“政治闹剧”。

美国国会议员试图将广场更名的过程一波三折,其中不乏政治博弈。在参议院一致通过“刘晓波广场”议案的同一天,奥巴马政府的多项国务院官员任命也获得通过。

克鲁兹曾试图在参议院推进一项类似街道更名议案,但是民主党人的反对使之搁浅。美国等大国去年与伊朗签署核协议,在克鲁兹的主导下,由共和党占多数席位的参议院搁置了奥巴马政府的多项国务院官员任命,表示对这一协议的反对。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在民主党人表示不会抵制广场的改名提案后,克鲁兹同意给国务院的人事任命放行。

这项议案要求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地址改为“刘晓波广场1号”。如果改动得以通过,每一封寄给中国使馆的信件都会带着刘晓波的名字。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17日报道:美反对中国驻美使馆地址改名刘晓波一号

有关把中国驻美大使馆所在地街道命名为“刘晓波广场”的法案遭到白宫反对。美国政府周三表态:美国政府反对这一做法,奥巴马将会对这一法案行使否决权。

发起这一提案的是参与美国共和党总统初选的参议员克鲁兹。美国参议院已于2月12日通过了这项法案。在华盛顿,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托纳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政府反对这种做法。他说:美方不认为试图以刘晓波命名华盛顿一条街道的做法是一种很有效的方式。这种做法只会把美方的努力复杂化。但美方会一如既往地向中国传达尊重人权和释放刘晓波等政治犯的必要性。

该项法案已在美国国会参议院获得一致通过。有记者问如果法案在国会通过,美国总统奥巴马是否会动用否决权否定此项法案,该发言人的回答肯定的。

这项法案还需要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并经由总统签署。假设上述法案得以最终通过,中国驻美大使馆的新地址将会是“刘晓波广场一号”,中国使馆每一份寄望中国的信封上都会写上刘晓波的名字。此举使北京当局异常愤怒。星期二,北京强烈抗议这一法案,中方威胁指这将会为中美关系造成严重后果,要求美国政府中止这一“政治闹剧”。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在星期天发表社论文章,谴责美国参议院的做法是雕虫小技,想惹怒中国,搅乱中国。该报称美国只能用这些雕虫小技给中国添堵。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零八宪章’的起草者之一,2009年被中国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徒刑。‘零八宪章’主张中国恢复宪政,开启民主化进程,在海内外产生深远影响。刘晓波于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共当局以文革终结后罕见的严酷手段镇压异议人士和维权律师,一年多来,数十名维权律师和知识分子被关押入牢。克鲁兹议员发起的这一提案试图让人们铭记中共当局粗暴对待异议人士的做法。

▲德国之声(DW)2月17日报道:“刘晓波广场”?北京盛怒白宫否决

美国参议院上周通过了将中国驻美使馆所在地址更名为“刘晓波广场”的提案,这引起中方盛怒。白宫周三表示,奥巴马将否决这一提案。

(德国之声中文网)刘晓波是《零八宪章》的起草人之一,在2009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2010年,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这在当时激怒了北京。上周五(2月12日),正在争取代表共和党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共和党人克鲁兹(Ted Cruz)的一个提案得到参议院通过,该提案计划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所在地更名为“刘晓波广场”,这样一来,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官方地址就是“刘晓波广场1号”。

中国方面对此反应强烈。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称,此举“违反了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我们要求美国参议院停止对相关议案的审议,我们也希望美国政府停止并杜绝这一政治闹剧”。

周日(2月14日),《环球时报》发表社评称,美参院“出给广场改名损招”,“明显是在挑衅”。但同时表示,这件事也不大。文章称,“美国现在有点拿中国没办法,……华盛顿的激进人士似乎只剩下搞’恶心’中国的小伎俩了”,并表示,刘晓波成了“西方对华博弈的一个工具”。

在周二的例行发布会上,洪磊则强调,如果法案最终得到通过,“将会有严重后果”。该提案需要得到众议院和总统的认可,才能成为法案。

周三(2月17日),美国国务院表示,这个提案无益于刘晓波的释放,而会让问题更复杂化,总统奥巴马将否决该提案。

“我们希望与国会更有效率、更具合作性地寻找办法,表达我们希望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这个共同目标”,白宫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自由亚洲电台(RFA)2月17日报道:美国国务院反对“刘晓波广场”法案白宫称奥巴马可能将否决

美国国务院表示,反对将中国驻美大使馆前街道广场改名为“刘晓波广场”的参议院议案。美国白宫称,总统奥巴马将会否决该法案。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马克。托纳本周二表示,奥巴马政府希望与国会有效合作共同促进中国改善人权,但上述法案只会将事情复杂化,因此予以反对。此外,白宫发言人也表示,奥巴马总统的高级顾问将建议他否决该法案,并说这并非让刘晓波获释的有效途径。

美国参议院上周五通过法案,把在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前的广场命名为“刘晓波广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目前正在中国坐牢。该法案由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克鲁兹提出。

中国外交部星期二警告说,该法案如果通过成法,将造成严重后果。

▲德国之声(DW)2月17日发表时事评论家长平观察:“刘晓波广场”不是有效途径?

“刘晓波广场”命名再起风波。时评人长平认为,所有对暴政和不义的抗议都是有效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首都华盛顿有一条街道,将会以一个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人的名字命名,听起来多么令人感到骄傲!假如这个人叫刘晓波,这条街道旁的一幢建筑叫中国驻美使馆呢?上周五(2月12日),美国参议院表决通过一项法案,建议将这条街道更名为“刘晓波广场”。接下来,众议院将就此作出表决。本周二(2月16日),中国外交部警告说,如果更名成功,将造成“严重后果”。同一天,美国国务院表示反对街道改名,认为这不是改善中国人权的有效途径。

白宫发言人也曾经表示,奥巴马总统的高级顾问将建议他否决该法案,因为“这并非让刘晓波获释的有效途径”。

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假如该地址更名成功,中国会搞出怎样的“严重后果”呢?假如该地址更名失败,美国国务院和白宫会拿出怎样的改善中国人权状况及让刘晓波获释的“有效途径”呢?

从“强烈抗议”到“严重后果”

中国外交部的“强烈抗议”早已经成为网络笑谈,甚至有网民翻出“文革”期间新华社报道“我对美国提出第四百次严重警告”予以嘲笑。当时,被“四百次严重警告”的美国繁荣昌盛,警告者中国则差点崩溃。也许“严重后果”会比“强烈抗议”和“四百次严重警告”都更加严重?

尽管中国当局大肆抓捕异议人士,甚至到周边国家随意绑架,但是要为一个地名对美国实施军事打击或经济惩罚,能力还差得老远。更何况,真要打击和惩罚美国,还不知道会误伤多少“红二代”和“官二代”呢。最有可能的后果,是更早前外交部发言人所说的那样:“你们认为中国应该采取与美国同样的行动吗?”这个意见得到中国网民的热烈响应,他们纷纷为国家出谋划策,建议的路名有“奥萨马暠?暲锹?”、“萨达姆广场”、“9.11儿童乐园”等。

将来美国人可以指着街道对孩子讲,刘晓波为人权奋斗,却被中共判刑入狱,所以我们要用这个方式支持他。难道中国人会指着街道对孩子讲,因为美国支持人权,所以我们就颂扬恐怖分子和独裁者,并让你们以炸死三千无辜的“9.11”事件为背景玩乐?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严重后果”。

“有效路径”在何方?

真正值得讨论的是,美国国务院和白宫似乎在暗示,他们一直有或者将会有比更改路名更有效的办法,来改善中国人权状况,以及让刘晓波提前获释?

更改路名以示政治立场,这种被中国政府斥为“闹剧”的做法,在历史上有过先例。安德烈·萨哈罗夫是苏联的异议人士,20世纪80年代,苏联驻美国大使馆外的那条街,就曾以他的名字命名,叫做“安德烈·萨哈罗夫广场”(Andrei Sakharov Plaza)。很快,苏联解体了。没有人知道这种反对起了多大的作用,但是至少没有证据表明它是阻碍历史前进的“闹剧”。

我们再来看看,“刘晓波广场”出现之前,中国人权状况急剧下滑,美国及国际社会找到了什么“有效途径”予以阻止吗?中共一向把表达政治异议的公民当作人质,关押起来和西方社会讨价还价。当魏京生、王丹等人系狱时,美国尚有谈判能力,让他们提前获释。刘晓波入狱之后,许志永入狱之后,伊力哈木入狱之后,郭飞雄入狱之后,大批人权律师被抓之后,中国的要价已经高到让美国人束手无策了。还有什么比这更严重的后果吗?刘晓波还有4年就服刑满期,美国政府还在谈什么让他提前释放的“有效途径”,并以此来阻止更改街名作为抗议以及让他以此方式名留青史,未免有点虚伪了。

经历过独立抗争及民权运动洗礼的美国人不难明白,所有对暴政和不义的抗议都是有效的,包括更改路名让人权压制者难堪。在这个事件上谈论“有效路径”,不过是畏惧专制政府、实施绥靖政策的借口而已。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民主中国】2016.02.19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