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余杰的新书《刘晓波传》,看到更多刘晓波从小到大鲜为人知的一些生活细节,更看出他大半生因不满专制而承受的苦难历程,以及更多他的忍耐和可贵的坚持。

晓波小时候家里兄弟多,上面有两个哥哥,下面有两个弟弟,他排行第三,自然得不到家庭更多的温暖和宠爱。一九五五年出生后不到一年时间就和哥哥跟随作为官方派遣援助专家的父母生活在蒙古国,成为出国小成员。后来因中国与苏联关系交恶,中国撤回专家,刘晓波和他的父母及哥哥回国,继续住在长春,并在长春读完小学,中学,而后当知青,被下放到内蒙古和吉林当农民,后来还当过工人,直到毛泽东死后恢复高考才得以上大学,大学就是吉林大学。当年据说知青考大学必须有指标,还要开后门找关系,再说晓波的爷爷奶奶家曾被划为地主,成分不好,本来没有晓波报考的机会,这时已经当上工人的晓波急了,不甘心如此没用,为了出人头地,据说他拿着一个铁东西就找当时有权管这事的人拼命,结果对方心虚又怕死(那时代有权者都是把考大学的机会、指标优先给自己的亲戚,拉关系成风,无权无势者只能任人践踏和欺凌),这次意外的是晓波拿到了考大学的指标,结果考上了吉大,摆脱了原本一辈子都只能当工人的命运。不过余杰所作传记没有这一段,或因晓波如今尚在辽宁锦州监狱坐牢,无法找传主求证或补充追忆,仔细分析晓波的性格,他年轻时这样超大胆的事应该能做得出来。

八十年代,晓波考上北师大研究生,最后读了博士,当了该校的讲师,户口进入该校,但刘晓波并未就此而止,学潮突发,他以知识分子使命感参与其中,并获得广泛的影响力,枪声过后,北京形势急转,他被控“操纵的黑手”,六四后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北京警方还粗暴地注销他的北京户口,把他的户口发配到父亲户口所在地大连,当时他父亲刘伶已经是解放军大连陆军学院教授,是解放军内有组织来管的人,他非常反对自己这个儿子的做法,甚至在刘晓波被关押在秦城监狱期间被主动探望希望他认罪争取得到组织的宽大处理。刘晓波此后被免于刑事起诉,出狱曾到北师大找到书记的家门口,书记吓坏了赶紧把他推出门,好像赶贼,其实晓波是讨个说法,对自己的工资等情况进行了解,该归还的应该归还他,可北师大却无人敢负责这个事。今年北师大在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祝贺校友获奖,可刘晓波获奖北师大却装聋作哑。其实北师大把刘晓波赶走并配合官方注销户口也是极大的作恶,当受舆论谴责。二零一一年,刘伶去世,刘晓波暂时获得许可在警察看护下从狱中出来回到大连奔丧,官方算是有点人情味。

刘晓波获奖,当然是国际社会对他的肯定,不过余杰在书中提到刘晓波获奖后认为自己是不配得的,应该是六四受难者配得这份荣耀。余杰引用圣经中的一句经文说他们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其实这是说世人都是不配有的人,包括刘晓波自己也认可,虽然他尚不是认罪悔罪并跟随耶稣而得救重生的基督徒,但他骨子里有受难和忏悔意识,他认为自己比起六四死难者来活着实在不配,得奖也不配,那些六四死难者牺牲了生命,他们承受了最大的痛苦和忧患,以及背负整个国家的灾难,这奖应该颁给天安门亡灵。

刘晓波最可贵的是坚持和守望,他认准了的事就去勇敢践行,而不是逃避,他本有出国当访问学者的机会,六四后回国了,结果劫难不断,九十年代恢复自由后还有一次非常难得的出国经历,远到澳洲和美国,曾有人劝他不要回国,说国内不安全,风险大,但他到时候还是依然回国,结果又是被劳教和被拘押,最后一次还被判刑十一年,但他却说我没有敌人,这就是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他是当下中国最配得这一荣耀的优秀中国人。

【观察】2012.11.14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