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98年所谓的“思想小阳春”过后,中共政权对异己的整肃愈演愈烈,对自由知识界的一次次打压,对诸多出版社的不同程度的整肃,而对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大报《南方周末》,终于在多次警告无效之后痛下杀手。于是,大陆传媒界连一种“半吊子自由”也不复存在了。尽管报纸还存在,但是编辑部的大换血和对采编人员的严格考察,不可能象这之前的历次警告那样轻松过关,也很难在短期内恢复元气。

《南方周末》的“半吊子自由”归于覆灭,对于大陆的制度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因爲它的存在本身就是政权恩赐的,当局想什么时候收回完全视它的内心恐惧程度而定。被《南方周末》批评过的各地方政府一直在向中宣部告状,中宣部也早就对其深怀不满。换言之,大陆的体制本身不可能长期容忍类似《南方周末》这样的报纸,以前不过是在它的承受力之内而已。此次大陆新闻界的“良心”被挖,标志著最低限度的打擦边球式的新闻宽容和渐进式新闻改革的结束,更显示出政权的内在恐惧的深度。

对新闻自由的扼杀令人气愤,但是中国自由知识界对此事件的整体沉默却让人心冷,特别是那些曾经仰仗著这份报纸表达可能被封杀的声音的自由知识人,他们的万马齐喑又一次证明了一个可悲的事实:在中国,即便是观念上的自由知识份子,在行爲方式上却完全与自由主义的基本常识无关,“自由主义的言说”在他们的生存中不过是牟取名利的工具,而一旦真正的自由受到侵犯,他们的唯一策略就是沉默。因爲他们太清楚了,在现存的体制下,对政权侵犯自由行爲的公开谴责,所带来的现实结果一定是既得利益的丧失。

在既得利益的要挟下,他们对政治异己分子的被抓被关视而不见,还情有可原;他们对自己的同类的受整肃保持沉默,还勉强可以辩护;但是,当他们眼睁睁地看著自己的言论阵地被无理封杀之时,这样的沉默无论如何是得不到原谅的。爲什么他们在相互进行“文人相轻”的攻击时那么肆无忌惮地“小人”,而一旦面对身边的黑暗现实却又那么有涵养地“君子”?!

其实,知识份子捍卫言论自由的事业并不复杂,在自由受到强权践踏时,只要挺身而出公开表明自己的立场,足矣!即便在表明立场完全无用的野蛮社会中,也必须公开自己的良心所衷。在大陆,谴责践踏自由的公开表态的无用,不是因爲自由知识界的道义立场不够坚实,更不是因爲他们已经多次抗争而毫无结果,而恰恰因爲在根本上他们没有自己的道义立场,也很少有持续的公开抗争,所以就谈不上在大是大非面前进行抉择的生存勇气。

如果说,《南方周末》无力反抗官方的整肃,实出于无奈,那么它在遭受厄运时整个社会、特别是自由知识界的沉默,就是凄凉了。

2001年6月11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1.06.20

编者注:本文查到三个版本,内容基本一致,但标题不同,发表的网站也不同,日期又自相矛盾,实在难以确定哪个是正确的版本,只好全照原样收录。第三个版本即本文好像最早,日期也最早,像是作者自己标注的日期,应该是原始版本。

第一个版本:刘晓波:整肃报刊显示中共内心恐惧

第二个版本:刘晓波:中共政权内心恐惧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