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本月9日(周一)开始审议中国的人权报告,周三(2月11日)完成了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审议报告,中国拒绝了19个国家的部分或全部的建议,其中7个国家,包括瑞士、英国、法国、墨西哥、捷克、意大利、匈牙利的建议,中国更是全面否定。

中国拒绝接受的建议包括尽快落实《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废除死刑、成立符合巴黎原则的人权机构、将新闻自由的新法例扩大至内地记者,以及容许维权人士透过和平示威表达意见等。

总共有60个国家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提出了建议或意见,犹如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大多数国家赞扬中国的报告,这些国家中尤其是古巴、苏丹、埃及、津巴布韦、斯里兰卡等,不仅支持中国为迫害人权辩解,同时还肉麻吹捧中国的专制制度。如阿尔及利亚谴责一些国家将中国人权记录政治化;埃及赞成中国执行死刑,并表示应该进一步推广;苏丹则高度赞扬中国的劳改制度;斯里兰卡大使贾亚提勒卡反对有关中国在推行殖民主义的批评。

到日内瓦旁听的香港维权律师关注组副主席刘慧卿感慨的说,“其实是很少提香港政府,他们当然满意,我们也明白为甚么很少提香港,因为中国的人权,违反人权的情况相当严重,所以很多国家,当我们发言的时候,都是集中在中国问题。变了香港没有太多提到。但有60个国家发言,有19个国家对中国的建议他都是全部或部份否认,他讲明白是不支持那些建议,也不会做事。那大会就说,有些你接受的,你就做啦。我都没有见过这样去审议人权的,真是大开眼界。”

针对中国的报告,许多人权组织和评论人士指出,如果中国真的有诚意改善人权,就应该释放刘晓波和胡佳,停止对《零八宪章》签署人的迫害。

本周另外要关注的焦点是,美国新任国务卿希拉里就要访问中国,美国国会议员、人权组织呼吁希拉里与中国会谈要正视中国的人权状况。

●海外媒体报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人权报告

▲美国之音(VOA)2月10日报道:UN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人权状况

由47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根据全新的普遍定期审议机制首次对中国的人权记录状况进行审议。中国提交报告的着眼点是中国经济发展后取得了人权进步,报告没有涉及有关政治和宗教迫害的问题。人权组织指责中国在粉饰太平。

*中国为其人权记录辩护*

中国对其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非常重视。中国派出了一个由高层官员组成的小组前往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为其人权记录进行辩护。

但是中国没有必要感到担忧,参与审议的各国的意见无疑是倾向中国的。一个接一个的国家在发言中赞扬中国所取得的成就。中国代表团团长李保东的讲话为审议的程序定下了基调。

李保东在陈述中国的相关报告时,强调中国政府采取系列措施,保护公民权益,推进法制管理,改善民众社会福利。李保东说,中国确定了民族平等和民族区域自治政策。

“中国少数民族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领域都受到少数民族特别照顾。中国政府鼓励民族学校实行多种语言教学。政府还投入巨大资金保护宗教信仰、文化认同以及其他少数民族的遗产等。”

*发展中国家支持中国*

在三个小时的辩论中,中国因为其惊人的经济成就以及人权方面的改善受到各国的赞扬。很多与会发言人都支持中国执行死刑以及对互联网进行审查。

阿尔及利亚谴责一些国家将中国人权记录政治化。埃及赞成中国执行死刑,并表示应该进一步推广。苏丹则高度赞扬中国的劳改制度。斯里兰卡大使贾亚提勒卡反对有关中国在推行殖民主义的批评。

贾亚提勒卡说:“中国确保其人民的政治权利,从独立自主、主权以及社会和经济的权利,到免遭封建剥削的权利,到满足物质需求的权利。我们拒绝围绕西藏问题的批评,斯里兰卡认为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的一部分。”

*西方国家提出质疑*

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人权记录提出质疑。加拿大代表欧昊宇(Louis-Martin Aumais)对中国通过刑讯逼供获得证据以及虐待政治犯的做法提出质疑。

“加拿大对有关少数民族成员被随意拘留的报导深感担忧,这些人当中有西藏人、维吾尔族人、蒙古族人以及包括法轮功信徒在内的宗教信徒。我们不清楚他们被指控的罪名、他们所关押的地点以及他们的身体状况。”

在辩论会结束时,中国专家们回答了有关中国少数民族、西藏人、人权卫士的待遇问题。他们向人权理事会的各国代表团保证,这些人的权益、包括宗教自由以及集会自由在内都将得到保障。

▲美国之音(VOA)2月10日报道:中国官员在联合国为人权记录辩解

中国官员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上为其人权记录进行辩护,并表示中国将在今年推动“人权行动计划”,进一步促进人权保护的工作。但是评论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如果真的有意改善人权,就应该立即释放刘晓波等异议人士。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正在日内瓦对中国的人权记录进行普遍定期审议。许多西方国家如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英国等纷纷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提出质疑,包括中国缺乏独立的司法体系,对律师、维权人士以及少数民族的打压,以及新闻检查制度和对言论以及宗教信仰自由的限制。

*称西方国家将中国人权记录政治化*

中国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李保东对这些质疑都予以否认,并批评这些国家将中国人权记录政治化。

李保东表示,中国政府提升了人民的生活质量,解决了许多民生问题,并且将农村贫困人口从2亿5千万降低到1千4百万人,他强调在当前的全球经济危机里,中国政府将继续致力于改善人民生活与保障人权。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星期二也回应了有关问题,姜瑜说:“目前中国经济是持续发展的,民主法治也不断推进,社会日益开放,文化也是多元繁荣的,中国公民也享有广泛的宗教、言论、信仰自由。”

姜瑜强调,中国愿意与各国在“平等互敬”的精神下,就人权议题展开“坦诚而广泛”的对话。

*大赦国际:有些方面有进展但也有倒退*

大赦国际中国问题专员法兰西斯(Corina-Barbara Francis)表示,中国近年来在司法系统方面确实取得一些进展,但是在很多方面不但没有进步,甚至出现倒退。

她说:“在许多方面其实是中国当局将问题政治化,而不去了解当中确实有侵害人权的情形,例如西藏以及新疆维吾尔人的问题,并不完全是所谓分离主义的问题,当地的人权状况在过去一年来有恶化的趋势。”

对于西藏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表示,中国与达赖喇嘛不是所谓人权或宗教信仰问题,而是有关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的重大问题。

在另外一方面,中国代表团团长李保东还在联合国日内瓦会议上表示,中国正准备推行前所未有的“人权行动计划”,目前有50个政府机关投入规划,很快就会予以公布。李保东强调,人权行动计划将进一步促进中国的人权保障。

*分析:真有意改善人权就释放刘晓波胡佳*

大赦国际中国问题专员法兰西斯表示,中国当局早在几个月前就透露有关人权行动计划的信息,许多人权团体都预期中国会在联合国的人权审议前公布计划内容,但并没有发生。她希望这个行动计划真的能如北京当局所言,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

不过,中国政治评论人士戴晴表示,李保东在联合国的发言内容她不了解,因为这些都是官话、套话,不值得相信。

她说:“如果他(中国政府)要是真有诚意的话,把刘晓波放出来,把胡佳放出来。还有,比如说新闻要立法,思想言论和出版没有罪,种种这些我们在中国每天接触到的事情,和他(李保东)说的比起来,你怎么让人相信他说的。”

由47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依据全新的普遍定期审议机制,第一次对中国的人权记录进行审议,联合国192个会员国每4年都必须接受这样的审议。从星期一开始对中国的审议将一连进行3天。

▲德国之声2月11日报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提出批评

成立于2006年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一次以批评的眼光审查了中国的人权状况。除了西藏问题外,中国司法的弊端也受到批评。但中国代表驳回了所有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指责。

“停止在西藏的迫害”,在日内瓦联合国大厦前,100多名流亡藏人高声呼喊着这一口号。而在高高的栅栏后面,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正在审查中国的人权状况。瑞士藏人社区发言人荣沙晋美对目前西藏问题再次受到舆论的忽视的现状感到遗憾。他称,西藏人权的状况自去年西藏抗议活动及北京奥运会以来没有好转:“正相反。许多藏人仍旧被关押,大约有5000至6000人。1000多人受伤,而自2008年3月10日以来,有150多名藏人被杀害。更为严重的是,大约有1000藏人下落不明。所以说,西藏的人权状况不仅没有得到改善,而且更加糟糕了。”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每四年一次,轮流评审所有192个成员国的人权状况。德国上周已经受到评审。而自本周一,轮到中国为人权理事会对其人权政策的指责进行辩解。西方国家批评中国对犯人实行刑讯,并且没有公开审判过程便判处疑犯死刑或者徒刑。列支敦士登指责中国农民工的劳动条件既危险又不人道。而苏丹,古巴及津巴布韦等国家则赞扬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在与贫困做斗争中所取得的成就。

中国代表则驳斥说,这些指责都带有政治目的。中国没有刑讯,因为中国法律禁止刑讯。中国的法律的确禁止刑讯。人权组织“中国人权观察”成员霍姆指出,中国没有弄明白的是,仅有法律条文是根本不足以保障人权的:“我们需要透明,比如开放监狱。这样我们从可以了解到那里的真实状况。简言之,没有任何透明度的话,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事实的真相。有了透明度我们才能取得进步。”

在人权理事会的评审会上,压迫藏人的问题也被提了出来。瑞典谴责中国没有给与藏人足够的言论和宗教自由。中国代表驳斥这种谴责没有事实根据。但“人权观察”组织成员里维罗女士的看法与大厦前抗议的藏人一样:“我认为中国在压制所有对其西藏政策的批评声音。他们对这方面的批评一直采取象今天这样的反抗态度。但我们要继续我们的批评,继续为西藏人争取人权。特别是我们要继续在西藏问题上与中国保持对话。”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将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向中国提出改善其人权状况的书面建议。但这种建议不具任何约束效力。

人权理事会会议结束很久了,但那100多名藏人仍冒着严寒在联合国大楼门口继续他们的抗议活动。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11日报道:中国人权报告是否客观公正?

中国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听证会上为该国的人权状况进行了强烈辩护。

中国否认了有关压制藏人和新疆维吾尔族人的指称,另外还指出,中国正在准备“第一份”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李保东指出,中国政府50多个部门正在联合制定该计划,不久将会公布,这是中国首次做出此计划。

李保东表示,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人权事业取得全面进步,促进和保护人权已成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

但是国际人权组织对中国人权纪录提出强烈批评。

针对国际上的批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最近表示:“我们希望有关组织能够客观、公正地看待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

人权退步

近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比起以前是否有些进步?著名中国民运活动人士王丹接受BBC中文部采访时表示,中国最近几年在人权方面完全没有进步,甚至是有退步。

王丹说,“我完全理解中国政府会自我辩护,但是我也看了中国有关的新闻。我觉得可以简单地用四个字来评论:一派胡言。”

中国向联合国提交的人权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禁止酷刑,有公正的审判权”,但是因为开展人权活动而被中国当局拘押的人士说,他们在狱中经常遭受酷刑,被判有罪的证据也通常不足。

王丹表示:“我想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都知道,因为《08宪章》的事情,刘晓波博士被拘禁到现在已经很长时间,即没有给一个控告的罪名,也没有进入一个正式审判程序。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在人世间失踪。而且刘晓波的个案在全世界都知道,包括美国国务院都予以关切。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代表居然在那里说’我们有公正的审判’.我想那个脸皮真的比犀牛还厚。”

宗教自由

中国的人权报告还提到,中国有宗教信仰自由,有言论媒体自由。这是否客观反映了中国的现状呢?

王丹指出,“中国根本谈不上有这些自由。有关宗教信仰自由,那么法轮功问题该怎么解释呢?即使我们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但是它作为一种信仰是完全被禁止的。这还有什么宗教自由可言!有关言论自由,刚才谈到的刘晓波的事情,很明显是违反言论自由。因为他所做的事情只不过就是写文章而已。刘晓波除了写文章以外,什么也不能做。就因为写文章,刘晓波从人世间消失。还谈什么言论自由。”

有关中国是否有新闻自由,王丹还提到最近中国公布的《香港澳门记者在内地采访办法》,香港记者协会和部分议员批评此举是“变相收紧新闻自由”。

根据中国的最新规定,港澳记者到大陆临时采访,必须向中联办领取由全国记协制发的“港澳记者采访证”,而且,记者在大陆采访“需要先征得被采访单位和个人的同意”。王丹认为,中国代表说中国有媒体自由,完全是一派胡言。

价值受冲击

在联合国长达三个小时的听证会上,只有少数几个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提出质疑,大部分国家似乎都在避免批评中国。那么为什么西方国家不愿意得罪中国呢?

王丹表示,“主要原因是中国有庞大的市场,尤其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西方国家需要中国的支持和合作关系。但是我对这种现象觉得非常不以为然。我觉得西方国家如果是得到人民尊重,并不是仅仅因为它们有经济成就,主要还是因为西方国家有基本的价值和政治制度。但是现在面对经济危机,就会丧失一些基本价值,尤其是一些欧洲国家,在批评美国的人权状况时义正词严,但是在遇到中国的人权问题时,却闭口不说。这样的双重标准,让人觉得很不以为然。”

西藏问题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开始对意大利和德国城市展开访问,并且接受一系列的奖项。由于下个月就是西藏动乱、达赖流亡印度50周年,因此他此次的行程格外引起各方注意。

关注西藏问题的作家马建在接受BBC中文部采访时,首先谈到意大利和德国对达赖喇嘛颁奖的意义。

马建表示,“面对全球经济危机,每个国家的人民都会产生信心危机。这个时候,他们的道德价值就变得非常重要。我认为在失去物质之后,人的唯一的精神安慰就是他们原有的一种精神价值。而中国的这种强大,对于欧洲的冲击,或是对整个西方的冲击是很大的。他们能守住他们的人权,守住他们这种道德,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精神安慰。”

马建还说,“欧洲这些国家不仅仅是打一张政治牌,这是一个政治较量。关键是有一个症结没有解决。也就是说西藏这个佛国变成了一个监狱。这对于尊重信仰的欧洲人来说是无法忍受的。你到西藏的寺庙里看一下,那里的和尚已经基本丧失信仰,他们所谓的信仰佛教,只是为了表演而让他们存在。中国当局随时可以让他们停止信仰,停止任何宗教活动。这一点对于西方来说是不能忍受的。”

“我想更大的东西是人们对于自己信仰价值的一种自豪感。他们不是针对中国在政治上的施压。这时候,你会感觉到西方价值观念是很强的。”

政治敏感年

去年3月西藏首府拉萨爆发了反对中国的抗议,抗议扩散到了西藏以外的藏区。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表示,在随后北京进行的镇压中,有200多藏人被打死,1,000多人受伤。但中国方面说,一名藏族“颠覆分子”被打死,而参与骚乱的“暴徒”对21人丧生负责。中国一直否认对藏人采取镇压措施。

马建说:“中国一直否认一切,他们一直否认他们所做的许多事情。我特别讨厌他们把3月28日作为’农奴解放日’.这就是整个颠倒黑白了。他们又把这些所谓’解放’的农奴重新又变成了奴隶。我指的不是他们生活水平提高的问题,而是他们在信仰上又回到了奴隶的状态。”

今年是中国政治极为敏感的一年,有许多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其中包括六四事件20周年、中共建政60周年,西藏动乱、达赖流亡印度50周年。再加上经济危机造成失业率不断增加,当局已经开始加紧打压异议人士,控制互联网言论,防止出现社会动荡。

▲德国之声2月11日采访报道:廖天琪:劳教不符合司法程序

本周一,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改善中国人权现状提出建议。德国代表要求中国废除监狱内的强迫劳动制度。位于美国的劳改基金会在其网页上谴责“中国的劳改制度严重侵犯人权,违反国际法,它强迫犯人及不属于犯人的劳教者无偿劳动,工作条件恶劣”。世界上及中国越来越多的法学者要求废除或修改劳改及劳教制度。在劳改基金会工作的廖天琪女士接受了德国之声中文部记者洪沙的采访。

德国之声:本周一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召开会议,就改善中国人权现状提出建议。这当中也特别提到了中国应废除监狱内的强迫劳动制度。可能有人还不太清楚,劳改制度和劳教制度究竟是一回事还是不同的两个事物?

廖天琪:劳改和劳教是两回事,但是劳教是属于劳改制度中的一部分。中国的劳改制度从上世纪50年代就已经存在了。简单地说,劳改制度最主要的构成部分就是思想改造和劳动改造。中国监狱中的囚犯被强迫进行劳动,这种劳动是超强度超时间的劳动,而且经常是非常危险以及对健康有害的劳动。

德国之声:您能不能具体举一些例子?

廖天琪:我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说明中国监狱中有多少犯人每天工作12到14小时。但是相当多的犯人每天必须进行超过10个小时的劳动。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今天的中国监狱已经不再单纯是一个监狱。它根本就是一个工厂、农场或是矿场。它是从事生产制造财富的机构。除了劳动时间长,从事危险工作也是一点。比较可怕的是在化学工厂工作。我们有犯人在这种工厂工作时拍摄下来的照片。从照片上可以看到,犯人站在一个大的酸性的池子里漂洗毛皮皮革,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这对健康是绝对有害的。还有一种非常可怕的工作是在采石场和采矿场。

德国之声:中国劳改制度最根本的弊端是什么?

廖天琪:最根本的弊端是劳教制度。劳教是劳动教养的简称,它的定义是,政府或者公安部门可以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任何一个公民不通过任何法律手续拘留3到4年的时间。也就是说,如果你的样子看起来让人怀疑,他们(政府、公安部门)就可以对你进行拘留审查。劳教是一种行政措施,不符合司法程序。这一点不但受到国际社会的批评,也受到中国本国学者的批评。比如说中国人民大学的学者就曾提出,劳教制度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任务,现在应该废除了。

德国之声:阻碍废除中国劳改制度的羁绊究竟是什么呢?

廖天琪:我想,这个原因还是因为中国政府没有安全感。他们不够自信。如果他们认为用普通的法律程序足以保障这个社会的治安,足以维护他们的政权的话,他们就不会再这样做。事实上,劳改制度也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我一直抱着希望,希望这个制度在可见的几年内能被废除掉。

▲美国之音(VOA)2月12日报道:港民主派对中国拒绝人权建议震惊

前往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工作小组对中国人权状况审议的香港民主派代表团对中国表示接受贝宁共和国的建议,让香港和澳门特区享有与内地不同的人权表示欣慰,认为这是他们此行的成功。与此同时,他们也对中国拒绝接纳近三分一发言国家提出的改进中国人权状况的建议感到震惊和遗憾。

香港媒体普遍报道了北京拒绝国际社会要求其改善人权状况的建议。据美联社报道,这些建议包括取消劳教制度、废除死刑、保证宗教自由等等。

前往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工作小组对中国人权审议报告的香港民主党派代表团发表的一篇新闻稿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工作小组于星期三完成了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审议报告。就60个国家对中国人权提出的意见和建议,中国拒绝了19个国家部分或全部的建议,其中7个国家,包括瑞士、英国、法国、墨西哥、捷克、意大利、匈牙利的建议,中国更是全面否定。

中国拒绝接受的建议包括尽快落实《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废除死刑、成立符合巴黎原则的人权机构、将新闻自由的新法例扩大至内地记者、以及容许维权人士透过和平示威表达意见等。

*北京首次提交人权报告为自己辩护*

这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次审核中国的人权政策。中国也向该理事会首次提交了关于中国状况的人权报告。

根据联合国的新规定,所有成员国必须向人权理事会定期汇报人权状况。人权组织认为这是审核中国是否严重违反人权的重要机会,而中国官方媒体则报道说,这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工作小组对中国人权的审议肯定会给国际社会的反华势力提供一个对中国人权状况说三道四的机会。

中国代表团团长、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李保东表示,中国的人权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他说:“今年是中国建国60周年。经过60年艰苦卓绝的努力,今天的中国迎来了思想解放、政治昌明、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科学进步、文艺繁荣的局面。”

李保东还说,“中国稳步推进民主法制建设,逐步改革和健全司法体制,加强司法独立和公正,确保公民依法行使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

不过,他在讲话中也承认中国人权还有值得改进之处。

*被拒绝的人权建议才是关键*

据报道,中国接受了一些国家提出的改进建议。英国BBC报道说,中国接受的一些建议令人发笑。例如,斯里兰卡要求中国与全世界分享如何把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与区域民族自治相结合的经验;津巴布韦等认为北京当局应该增强在世界各地的传媒影响。有的国家,例如埃及,甚至在发言的时候称赞中国的死刑制度。

旁听大会发言的香港民主派代表团,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执行秘书潘嘉伟从日内瓦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尽管中国拒绝了很多改善人权的建议,但是这些建议都已经记录在案。

他说:“我们这个代表团主要包括香港民主党,还有香港人权观察,还有我们这个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我们觉得虽然中国对很多改善人权的建议不接受,但是我们比较高兴的是,还有很多西方发达国家提出了一些建议。虽然中国政府方面没有接受,但是联合国的报告里面都有收录。这些报告里包括了所有的内容,值得给国内的朋友和国外的朋友看一下”。

媒体援引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声明指出,正是这些被中国拒绝的建议才是关键之处。中国拒绝了包括废除死刑、增加媒体自由和司法独立的建议。这个人权组织表示,中国拒绝接受这些基本人权,显示没打算改善人权状况。中国的立场现已白纸黑字的记录在联合国,这就是让中国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汇报的重大意义。

路透社报道说,在整个审议过程中,一些发展中国家称赞北京是进步的灯塔。一些国家在发言中还激烈地批评西方国家代表团把人权的讨论“政治化”。

值得一提的是墨西哥。墨西哥提出的建议集中在以下几个领域,如人权保护、司法外死刑、酷刑、失踪以及死刑等等。这些建议也全部遭到中国的拒绝。

美国不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理事国。据媒体报道,美国一开始就对联合国设立人权理事会的方案不满意,认为这个改革方案与其要求相差太远。在联大表决建立人权理事会的议案时,美国投了反对票,并决定不参加首届理事国竞选。据媒体报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47个理事国中包括一些在人权纪录上非常恶劣的国家。不过美国也表示,将与这个新的机构进行合作,使之成为一个有效的人权机构。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最近指出,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即将访华,人权问题将成为美中双边关系的重要议题之一。

中国《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援引外交学院国际法研究所人权专家刘文宗的话说,联合国有关机构这次如此大规模地对中国人权问题进行审查确实是第一次。中国能坦然地接受这次对话,说明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愿意在这个问题上与国际社会进行讨论,这是中国的进步。刘文宗认为,在由美国引发的金融危机逐渐恶化的情况下,西方媒体过多渲染中国人权可能会转移视线,扰乱民心。

香港英文的《南华早报》援引香港中文大学法律系教授迈克尔·戴维斯的话说,尽管目前出现金融危机,但是他相信奥巴马和克林顿团队会在促进中国改善人权方面感受到更大的动力。他认为民主党是一个倾向于美国劳工权益的党派,例如最近提出的买美国货的口号,以及批评中国货币政策的言论,都有可能是美国民主党政府在促中国改善人权方面遇到更大压力的表现。

不过南华早报有学者分析说,奥巴马新政府目前的外交重点是恢复布什政府后美国在世界上的声誉。美国可能不会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采取太强硬的态度,但是在一年以后,美国外交政策逐渐走向正轨,美国可能会要求中国人权方面做出更多。

▲德国之声2月12日报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完成对中国人权报告的审议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工作小组周三(2009年2月11日)完成了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审议报告,中国拒绝了19个国家提出的针对中国人权的意见和建议,尽管其中有些建议的原本用意是向北京示好。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目前采取对190多个联合国成员国的人权状况按国别进行审查的制度,即所谓的“普遍定期审查制度”。无论是民主国家还是威权国家都要依次轮流在日内瓦“过堂”,本周轮到了中国第一次进行这样的审议。中国官方提交了一份自己的人权报告,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和民间人权组织也分别提交了有关中国人权现状的报告。

总共有六十个国家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提出了意见或者建议,中国最后拒绝了其中十九个国家的部分或者全部建议。瑞士、英国、法国、墨西哥、捷克、意大利和匈牙利这七个国家的建议被中国全面否定。

香港民主党副主席刘惠卿和香港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发布的新闻稿称,中国拒绝接受的内容包括“尽快落实《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废除死刑、成立符合巴黎原则的人权机构、将新闻自由的新法规扩大至内地记者以及容许维权人士透过和平示威表达意见等”。这份发言稿还说,“民间代表团对中国拒绝接纳近三分之一发言国家提出的建议感到震惊和遗憾”。

被否定的建议中,有些实际上用意是帮中国政府说话的。例如,斯里兰卡代表建议中国向世界推广将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与少数民族自治结合起来的经验,或者津巴布韦代表建议中国向世界展开媒体攻势,以避免世界对中国的误解。

人权观察组织日内瓦分部发言人朱莉叶·德-里维罗女士在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说:“中国否定了很好的建议,例如废除死刑和实行新闻自由,把给西方记者的一些采访自由扩大到中国本国记者,甚至司法独立和律师独立的建议也被拒绝。”

尽管如此,人权观察组织认为,联合国的这一评估机制十分宝贵,因为它迫使联合国成员国彻底检查自己对人权承诺的落实情况。

中国有权利拒绝任何建议,但是中国政府明确拒绝呼吁其实行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等建议,这一次白纸黑字写进了联合国文件,让全世界都看在眼里。德-里维罗女士对此评论说:“我想,这一程序的好处是能让一个国家表现出真实面目。它明确显示中国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让步,没有做出具体承诺来对待人权问题上的挑战。这个审议留下了有关中国对待人权态度的真实记录,也显示出中国不愿做出大的改善。”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12日报道:中国拒绝数十项联合国人权建议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100多条要求中国改善人权纪录建议。中国拒绝了包括废除死刑、增加媒体自由等建议。

这是该委员会首次审核中国的人权政策。中国在星期一(2月9日)向该理事会首次提交了人权报告。

根据联合国的新规定,所有成员国必须向人权理事会定期汇报其人权状况。人权组织认为这是审核中国是否严重违反人权的重要机会。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向中国提出100多条建议,中国只接受了其中42条。

人权组织指出,中国接受的一些建议令人发笑。例如斯里兰卡要求中国与全世界分享如何把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与区域民族自治相结合的经验;津巴布韦认为北京当局应该增强它在世界各地的传媒影响,因为北京的政策目前被严重误解。

“人权观察”组织的里韦罗说,被中国拒绝的建议才是关键之处。

里韦罗说:“中国拒绝了包括废除死刑、增加媒体自由和司法独立的建议。由此我们可以认清中国的真面目,这显示中国打算做的很少。”

人权组织表示,中国拒绝接受这些基本人权,显示其没打算改善人权状况。中国的立场现已白纸黑字的记录在联合国,这就是让中国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汇报的重大意义。

▲自由亚洲电台(RFA)2月12日报道: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关于中国及香港的审议报告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周三通过关于中国及香港的审议报告,中国接纳建议,让香港及澳门特区享有与国内不同的人权,但拒绝19个国家部分、或全部对中国人权的提议。

到联合国旁听会议的民主党副主席刘慧卿说,中国在会议中接纳了其他国家的建议,让香港及澳门特区享有与国不同的人权。但对19个国家的人权建议,是部分或全部拒绝,她是大开眼界。

慧卿说:“其实是很少提香港政府,他们当然满意,我们也明白为甚么很少提香港,因为中国的人权,违反人权的情况相当严重,所以很多国家,当我们发言的时候,都是集中在中国问题。变了香港没有太多提到。但有60个国家发言,有19个国家对中国的建议他都是全部或部份否认,他讲明白是不支持那些建议,也不会做事。那大会就说,有些你接受的,你就做啦。我都没有见过这样去审议人权的,真是大开眼界。”

香港民权团体表示,已经向多个理会事成员国表达回归后,北京三次人大释法,对本港落实高度自治和人权所造成的伤害。代表团亦会表达香港市民希望早日落实民主普选的诉求。而不少民主派人士,包括民选的立法会议员及区议员,不获中央政府发放回乡证,代表团亦希望理事会各成员国代表可向北京提出,确保所有中国公民不会被无理剥夺回内地的权利。

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工作小组周三通过关于中国的审议报告。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副局长谭志源,以中国代表团成员身份参与。谭志源表示,理事会工作小组普遍满意香港人权状况。他又称,工作小组亦没有就香港提出任何关注议题。报告今年六月提交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通过。

▲自由亚洲电台(RFA)2月12日报道:联合国首审议人权报告中国拒绝西方国家建议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周三宣布完成首次对中国的人权状况审议并接纳了会议报告,这份由理事会轮席报告员加拿大、印度和尼日内亚三国撰写,中国参与的报告书,第一部分是中方对国内人权状况的陈述,第二部分则详细列出了在周一的审议会上六十多个发言国家对中国提出的建议以及中国会后对此做出的回应。

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李保东周三发言谈到各国对中国的建议时说:“我们接受符合中国实际情况,具有可操作性的建议,并将在今后工作中切实予以落实;对于不符合中国国情或不具可操作性的建议,我们也坦率表明了我们的立场;还有一些建议我们需要进一步进行研究。”

在周三的审议报告中,中国采纳了古巴、苏丹、埃及、约旦等国家全部建议的同时,拒绝了十九个国家提出的建议,其中对英、法、瑞士、意大利、匈牙利、捷克、墨西哥七国的建议更是全面否定,这些不被接纳的建议包括尽快落实《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废除死刑、容许国内新闻自由以及维权人士的和平抗议、保障西藏人权等等。

在日内瓦联合国会场旁听的香港民间团体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执行秘书潘嘉伟星期三通过电话向本台介绍:“基本上否定西方国家的一些建议,然后将支持他的国家完全采纳。对于废除死刑,还有关于维权人士那些基本上他都不接受;关于西藏那些他只是说已经有保护少数民族的措施;关于落实公民权利政治权利公约,它说要看到适当的条件才可以确认。被接受的那些国家提的基本上都是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建议,他们就采纳说会继续发展。”

在周一的会议后就有国际媒体和人权机构提出批评指一些亲北京国家与会代表用各种赞美之词占用了超过三分之二的审议时间。

也在日内瓦会场的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民主党副主席刘慧卿对此审议报告表示气愤:“六十个国家有十九个国家的意见中国全部或大部分不接受。当然我们关注的香港问题被提及的不多,但是大陆的关于维权律师、言论自由这些方面,中国代表都不接受,所以我们感到很生气。”

本周日内瓦的会议是中国首次正式接受联合国人权宪章的相关审议,而周三通过这一份关于中国的报告,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这一新机制的效用受到了置疑,刘慧卿说:“我们不太清楚这个审议的是怎么做的,因为是初次,所以才老远从香港跑来看一看,看了结果吓一跳,给我的印象就是可以什么都不做,你喜欢就接受,不喜欢就算了,就不用做,这怎么弄呢?”

尽管如此,也有意见认为,这种机制能够迫使被审查国家必须当场面对质问,同时他们在这一国际舞台上的表现也能带出更多的解读,潘嘉伟说:“尽管这一机制有很多不足之处,但至少还是有很多国家提出了一些很具体的(中国)国内人权问题;而且希望国内群众看一下自己国家领导人在处理人权问题、在这个国际的场合是如何回应、在外面是如何面对国际社会的。”

▲苹果日报2月14日发表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副主席刘慧卿文章:联合国人权会议见闻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香港及澳门进行首次的普遍定期审议(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简称UPR),本月九日刚于瑞士日内瓦结束,让世人见识中国政府在国际舞台的霸道表现。

人权理事会这个新机制,无疑能使一些极权国家的人权状况受到其他国家审议,但短短三小时的会议,要审议像中国这么多人权问题的国家,在很多核心问题上,只能蜻蜓点水;对香港的问题,如普选、人大释法及传媒自我审查等问题,当然无法提及。因为有多达一百一十五个国家报名,基于时间所限,只有六十个国家能参与,每人有两分钟发言时间,能够包括多少内容,可想而知。较中国早几天接受审议的古巴,甚至获得一面倒的赞赏,恍如人权状况最好的“人间天堂”。

整个机制明显是一场政治外交角力,一些需要依仗中国的国家,为了讨好中国,纷纷高度赞扬中国的人权状况多么美好,甚至大力奉承中国在扶贫灭贫及经济和社会权利发展的成就,建议中国与世界分享“成功灭贫”的经验。要是中国众多仍生活在贫穷边缘的农民及农民工,听见这些所谓肯定和赞不绝口的评语,不知会是何等滋味!

有些国家更殷切地运用他们的两分钟来为中国辩解,如埃及表示理解中国执行死刑的需要,斯里兰卡更充当辩护的喉舌,指中共在一九四九年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使中国能站得更高,又指摘提出西藏问题的西方国家,指他们在十九世纪时侵略中国,因此不接受他们对中国的各种批评。

但可幸的是,仍有许多国家如澳洲、捷克、瑞典、加拿大、荷兰、德国、日本、新西兰、芬兰及法国等,采取认真的态度,具体点出中国各种人权问题,包括维权人士及律师受到打压、应废除死刑、压制少数民族文化及宗教权利、欠缺司法独立、劳教制度及任意拘禁、言论自由及记者采访受到限制等问题,他们并建议中国应尽快确认已于一九九八年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设立按巴黎原则的国家人权机构等。这些问题,完全是符合国际公认的基本人权价值。

然而,国驻联合国大使李保东在这样一个理应是各国互相平等监察的会议上,再次公然抹黑建议中国改善人权问题的国家,指他们的问题“政治化”,并在会议结束前,当场点名批评排在首位发言的澳洲,指其作出“错误的言论”。

中国或许在经济发展上可以自诩已成为大国,但难道就可以无视普世公认的人权价值?这是我们必须继续跟进的问题。

▲美国之音(VOA)2月15日报道:UN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人权真相

2月9号和11号两天,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了审议。在这次的《对比新闻》节目里,我们来比较一下中外媒体的有关报导。

*中国媒体谴责批评者*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中国人权状况期间,中国媒体对批评者齐声谴责。例如,《人民日报》属下的《环球时报》2月10号报导说:“对一些喜欢炒作中国人权话题的西方媒体和组织来说,这次会议又成了它们对中国指手画脚的’绝佳机会’.”“一些西方国家,如澳大利亚、加拿大、荷兰等对中国在人权保护、少数民族领域等加以指责。”

*中国媒体赞扬中国人权状况*

与此同时,中国媒体对中国的人权状况齐声赞扬。新华社2月9号报导说:“60个国家代表相继发言,其中多数国家代表认为,中国的人权报告具有’建设性’,’透明、公开’.他们称赞中国自1949年,特别是最近30年来在人权领域取得的’巨大的、令人震惊的’成就。”报导援引了二十几个发展中国家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赞美,并且说,“越南、菲律宾、不丹、伊朗等一些国家愿意借鉴中国的发展经验,希望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分享促进人权事业的经验。”

《光明日报》2月10号的报导说:“会上多数国家对中国包括人权状况在内的各项事业的改革与发展予以赞赏。”

《环球时报》2月10号颇为得意地报导说:“大会总体上对中国人权状况比较客观、温和的调子可能会令一些盼着中国’出丑’的西方媒体失望。”

*华尔街日报:提醒特别合时宜*

不过《华尔街日报》2月9号的报导说:“像其它联合国讨论一样,今天的讨论也不太可能形成具体行动。但是只要能向中国人民显示,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关心他们的状况,让公众注意北京的行为,这本身就是这场讨论的价值。随着六四天安门广场大屠杀20周年的临近,这种提醒特别合时宜。”

*西方媒体比较中国与批评者说法*

西方媒体把中国的说法和批评者的说法进行了比较。美联社2月9号报导说:“中国官员星期一否认中国实行新闻检查,……表示中国公民可以自由地在新闻媒体中表达自己的观点,不必担心受到报复。中国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的说法与人权组织的说法大相径庭。人权组织说,中国政府迫害那些公开发表反政府言论的人。中国封锁包括《纽约时报》、英国广播公司BBC和香港报纸《明报》在内的国内外网站,这种做法也与中国的说法相矛盾。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李伍峰说:’中国保证公民的言论和表达自由。政府鼓励新闻媒体发挥监督作用,中国没有新闻检查。他以最近对毒奶粉丑闻大量报导为例,说明负面新闻并没有被压制。”

“李伍峰说,人们可以自由地接受记者采访,不会有受到惩罚的危险,而且政府也不会恐吓记者。”“总部设在伦敦的记录世界各地压制新闻媒体事件的杂志《新闻检查指数》的编辑乔·格兰维尔说,中国的说法让她感到吃惊。……她说:’除了那些奉命传播这种虚幻的他们自己的新闻机构以外,我不知道中国认为他们这番话会有多少人相信。’”

*西方媒体历数中国践踏人权事实*

美联社的报导说:“在华外国记者俱乐部在网站上记录了2007年以来335起对记者和他们的采访对象进行殴打、拘留和骚扰的事件。”

美国彭博通讯社2月8号报导说:“大赦国际上个星期说,中国的报告……没有提到中国各地发生的践踏人权的情况、去年拉萨发生的动荡、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镇压维吾尔族的情况、以及对宗教信徒的迫害,包括对法轮功成员的迫害。”

*西方媒体报导中方立场*

路透社2月10号报导说:“中国在一大批亚洲和非洲国家的支持下,告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那些指责中国镇压西藏和其它地区少数民族的说法是政治宣传,目的是否定中国的成就。”“西方和一些拉美国家概括地提出了西藏问题和对待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的问题,只有前共产党国家捷克共和国详细提到镇压问题。但是中国代表团团长李保东指责这些国家滥用人权理事会,’别有用心,企图使辩论政治化’.伊朗、巴基斯坦、古巴、苏丹、斯里兰卡、越南和缅甸也表示了同样的立场。”

路透社2月11号报导说:“中国官员告诉由47个成员国组成的人权理事会和其它出席会议的国家,中国的政策建立在法制基础之上,否认有童工或者在秘密的’黑监狱’里拷打持不同政见人士的现象存在,更不认为需要解决这些问题。”

“一大批发展中国家赞扬中国是进步的灯塔,它们学习的楷模。其中许多国家批评西方国家代表团把这次讨论’政治化’.

*中国媒体正面评价此次审议*

2月11号,联合国的审议结束。新华网报导说:“联合国的这次审议,不仅显示了中国人权成就,更显示了中国发展人权事业的信心。”“少数西方国家以及一些所谓’关注中国人权的’非政府组织想借此机会攻击中国的’人权记录’,一些西方媒体也借机炒作。然而令它们大失所望的是,此次审议作出了明确的答复。正如工作组的审议报告结论所指出的:国际社会希望中国继续发展和保护人权的努力,与其他国家分享中国减贫、发展等经验,继续在国际舞台上发挥积极的建设性作用,鼓励中国走符合本国国情的道路。”

《人民日报》2月12号报导:“联合国人权理事会11日在没有任何异议的情况下,宣布顺利通过中国接受国别人权审查报告。报告结论采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客观、中肯、赞赏的意见,对中国的《国家人权报告》及人权状况给予了积极的评价。”

*新华网对西方国家反唇相讥*

新华网2月11号的报导反唇相讥地说:“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工作组在本月2日、3日分别审议德国、加拿大人权状况时,与会国家对德国右翼势力抬头、排外、种族事件增加、限制伊斯兰教信仰自由等问题提出尖锐批评。加拿大土著人权利、歧视穆斯林和阿拉伯人、家庭暴力、减贫、宗教自由、移民权利和警察使用电击枪致人死亡等人权问题,也受到批评和关注。”

*中国拒绝了哪些建议?*

中国媒体没有报导中国拒绝了哪些建议。西方媒体的报导填补了这个空白。美国之音2月11号报导:“就60个国家对中国人权提出的意见和建议,中国拒绝了19个国家部分或全部的建议,其中7个国家,包括瑞士、英国、法国、墨西哥、捷克、意大利、匈牙利的建议,中国更是全面否定。中国拒绝接受的建议包括尽快落实《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废除死刑、成立符合巴黎原则的人权机构、将新闻自由的新法规扩大至内地记者,以及容许维权人士透过和平示威表达意见等。”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11号报导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向中国提出100多条建议,中国只接受了其中42条。”“人权观察组织的里韦罗说,被中国拒绝的建议才是关键之处。里韦罗说:’中国拒绝了包括废除死刑、增加媒体自由和司法独立的建议。由此我们可以认清中国的真面目,这显示中国打算做的很少。’”

美联社2月11号报导说:“中国星期三拒绝接受要中国废除劳教制度、废除死刑、以及保障宗教自由的建议。……中国拒绝的建议还包括制止刑讯、尊重少数民族、以及允许独立专家对侵犯人权事件进行调查。”

路透社2月11号报导说:“中国星期三拒绝了西方和一些拉美国家呼吁中国废除死刑、同意落实广泛的人权,包括允许成立独立工会的权利的建议。”

*西方媒体报导中国活动人士看法*

美国之音2月10号报导说:“中国政治评论人士戴晴说:’如果他(中国政府)要是真有诚意的话,把刘晓波放出来,把胡佳放出来。还有,比如说新闻要立法,思想言论和出版没有罪,种种这些我们在中国每天接触到的事情,和他(李保东)说的比起来,你怎么让人相信他说的。’”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10号报导说:“著名中国民运活动人士王丹说:’因为《08宪章》的事情,刘晓波博士被拘禁到现在已经很长时间,既没有给一个控告的罪名,也没有进入一个正式审判程序。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在人世间失踪。……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代表居然在那里说”我们有公正的审判“。”……刘晓波的事情,很明显是违反言论自由。……就因为写文章,刘晓波从人世间消失。还谈什么言论自由。’”

*中国媒体:与世界各国人权对话*

中新网2月10号报导:“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表示,中国一贯持积极的态度,希望本着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原则与世界各国开展广泛的人权对话和交流,取长补短,共同进步。”

《人民日报》2月11号的报导说:“中国分别与欧盟、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荷兰、挪威、瑞典、澳大利亚、日本等保持着人权对话。”

*人民网:人权——西方最后的稻草*

然而就在去年12月15号,人民网刊登了一篇题为《当“人权”成为西方“最后的稻草”》的评论,用嘲讽的口气说:“西方引以为豪的许多传统优势因素正在经历挑战,他们可以利用的剩余手段就是文化了,而其中的’人权’工具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似乎逐渐成为西方’拯救’世界的’最后的稻草’.”评论说:“有中国专家认为,延续了500年的西方主导权已经动摇,……’最后的稻草’——’人权’——也该到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

*中国接受了哪些建议?*

对了,中国在这次审议中接受了哪些建议呢?现举两例。据路透社2月11号报导:“中国接受了古巴提出的建议,呼吁中国确保采取坚定的措施打击那些’破坏中国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自封的人权卫士’;以及伊朗提出的建议,加强互联网监查,限制’对宗教的诋毁’.”

●美国会议员和人权组织呼吁美国务卿希拉里关注中国人权

▲劳改基金会执行主任吴弘达2月9日给美国国务卿希拉莉的公开信

尊敬的希拉莉
美国国务卿
2201 C Street NW
Washington,DC 20520

尊敬的国务卿克林顿女士:

我真诚地祝贺您成为美国第67任国务卿。您的经验、智慧和远见将有助于修复美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并在民主自由的原则下推进外交政策。

您最近提出要求与中国“全面对话”,我深感鼓舞。这种做法有别于布什政府的外交政策。您的观点非常正确,与中国只做纯粹的经济关系对话,削弱了许多其他的紧迫问题,特别是人权。事实上,中国的人权记录在布什任期明显地退步了。

中国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除了经济,其他基本没变,它仍然是一个民族的一个“主义”,一个党,一个领导,一个系统。中方表面上的所谓改革,完全掩盖了现实生活的中国:共产党仍控制着一切——军队、警察、法院、学校、新闻媒体、重要工业、宗教和专业协会。中国人没有民主。

中国政府会邀请外国人进入中国投资,并鼓励人民做生意和享受他们新发掘的财富,但仍禁止在中国工人中组织独立工会。讽刺的是,共产党为了笼络人心,曾告诉人民它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政府还重建在毛泽东统治时期被毁的许多教堂、清真寺和寺庙,但人民仍然无法享受宗教自由。中国公民加入世界最大的宗教机构罗马天主教会仍然是违法的行为。同样,藏传佛教和维吾尔穆斯林的宗教庆祝活动也面临着严重的限制和干涉,其中许多人被以“分裂分子”定罪,在中国监狱里饱受煎熬。

如您所知,妇女在中国继续遭受最野蛮的侵犯。尽管中国的一胎化政策普遍不受欢迎,但这一政策仍然在全国强制执行。除了高额罚款、拘留和毁坏财产,谁违反政策就会遭到强迫堕胎或强迫绝育对待。这种野蛮计划生育措施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

要中国改变这种高压政策的前景非常暗淡。一些勇敢的中国人斗胆挑战政府的政策,或仅公布呼吁书,或发表批评政府的文章,往往被控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或类似的罪行,被判罪数年,投入中国监狱的劳改系统里进行劳动改造。劳改犯人每年约有数千人被处决,超过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死刑数字的总和。除此之外,中国没有停止过利用这些犯人。我负责的劳改基金会和其他许多组织对中国监狱掠夺死囚器官进行移植的案例,作了广泛的调查和记录。政府官员不遗余力地掩盖这一做法,令人深感不安。2006年,中国卫生部副部长承认,中国医院95 %以上的器官移植供体来自死刑犯。

共产党自1949年执政以来,大约50万人被关押在中国的劳改营。大部分无名无姓就消失。劳改制度即是前苏联的古拉格,严重地侵犯人权和尊严,但它仍继续存在着。劳改纪念馆几个月前落成了,我希望您能来参观一下,听听囚犯们的故事。此外,我希望您在访华期间,记住这些受害者,并传达我们的声音,以消除对华关系上人们对美国是否坚持人权承诺的顾虑。

我支持并衷心祝您的努力能取得巨大成功。

此致

吴弘达
劳改基金会执行主任

▲维权网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公开信

尊敬的希拉里女士:

请接受我们对您接任美国国务卿的祝贺!作为维权网联网中的中国民间社会的成员,在得知您下周的访华行程后,我们向您表示欢迎并提请您关注发生在中国的严重的人权问题。

我们完全理解一个强有力的中美关系对处理经济稳定,气候变化和区域安全的重要性。然而,我们相信,一种互利互惠的双边关系的基础不仅仅是商业上的合作,更重要的是在促进人权,民主和法治方面的合作。

我们期望建立一个公正,人道,和平的中国,而奥巴马总统领导下的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在我们对变化的希望中占有特殊的位置。中国正处于一个发展的关键的十字路口,我们正在尽最大努力——有时候往往冒着失去自由和安全的极大的风险,来推动中国向一个基于普遍价值观念和人权基础上的自由和民主的社会转型,并清除独裁统治。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是自由的灯塔,并给我们带来希望。由于中国占有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世界的未来取决于于中国的自由。我们相信美国正处于一个独特的能对中国产生积极影响的地位,并因此能带领世界走向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我们还要提请您注意的是,中国政府作为签署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和其他国际公约的国家,对国际社会作出了诸多承诺。我们希望在您作为美国国务卿首次短暂访华期间,将和中国领导人提及对正在发生的严重的人权侵害行为的关注。采取这一举措将为奥巴马政府对华政策设定基调,这将告别以往美国政府那种以不公开强烈谴责人权侵犯行为为对价的“接触”政策。以下是一个简短的需要关注的优先事项,我们希望您可以在和中方领导人会面的时候提出来:

结束酷刑

除了颁布立法和行政文件方面的一些进展之外,中国在1988年批准《禁止酷刑公约》20年之后,在禁止使用酷刑或者其他残忍的,不人道和有辱人格待遇方面仍然没有明显改善。二十年后,酷刑依旧被行政和执法人员实施。酷刑肇事者几乎从来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而酷刑受害者则极少得到补偿。请您要求中国当局采取有效措施落实《禁止酷刑公约》,确保酷刑的肇事者承担法律责任。有关酷刑的进一步分析,请参阅维权网报告:Persistent Torture,Unaccountable Torturers

废除任意拘留

请敦促中共当局废除各种现有的任意拘留设施和做法。比如劳动教养,“黑监狱”和那些用来惩罚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维护者,宗教信徒,和上访者的精神病院。维权网的下列报告记载了这些拘留设施中的人权侵犯行为。

Secret Detention Facilities in Beijing Are Illegally Incarcerating Petitioners

Silencing Complaints:Human Rights Abuses against Petitioners in China,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r Abuses Continue Unabated:Overhaul Long Overdue.

废除因言获罪

中国杰出的异议知识分子刘晓波先生因为参与起草和签署了一个名为《08宪章》的政治改革的呼吁,而一直被警方羁押。警方以他涉嫌违反中国刑法第105条第二款“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把他从家里带走监视居住起来。请您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刘晓波,保护言论自由,并取消用刑法第105条第二款来惩罚行使基本人权的做法。维权网在下列报告里记录了中国政府经常性的使用该法条来拘留和监禁那些行使基本权利的公民的状况。“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A Legal Tool for Prosecuting Free Speech in China 在所有这些被监禁或等待审判的名单中,我们特别请求您要求中国政府释放胡佳,他是一个艾滋病毒/艾滋病和人权活动家;杨春林,他是草根组织者,他们两人均已被判,正在服刑;以及黄琦先生,也是一位人权活动家,他被拘押正在等侯审判。

我们希望您能借此机会展示您对数千名参与签署《08宪章》的中国公民的支持。《08宪章》倡导的价值和美国人民长期珍视的普世价值相一致,比如人权,法治,和民主。请呼吁中国政府停止骚扰和恐吓那些认同和签署《08宪章》的公民。

我们还想借此机会敦促您和奥巴马政府对包括像中国这样系统性侵犯人权的国家,推行强有力的人权政策,利用一切可能的外交手段,包括改进“中美人权对话”,使其具有真正效益、并开放让独立的民间社会成员和人权组织参与。

维权网

2009年2月10日

▲美国之音(VOA)2月12日报道:美议员致函国务卿促关注中国人权

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启程访问亚洲的前夕,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的资深美国议员写信给克林顿,敦促她在访问北京期间,把人权与宗教自由列为跟中方讨论的优先议题之一。议员并且批评美国在联合国对中国进行人权普遍定期审查期间保持沉默。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资深共和党人沃尔夫日前写信给国务卿克林顿,敦促克林顿在访问中国期间,把握机会公开讨论中国的人权问题。克林顿预定20号抵达北京访问。

*批奥巴马政府对审查中国人权保持沉默*

沃尔夫众议员还在信中表示,奥巴马政府曾经誓言把人权列为优先议题,但它一上台就错失机会,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普遍定期审查的时候保持沉默,这传达了错误的讯息。

沃尔夫众议员曾经表示,“我们希望跟中国人民发展友谊,但也希望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尊重对人权的承诺,说到做到。美国不会采取姑息政策”。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11号完成对中国的人权审议,并且通过审查报告。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说,报告肯定新中国建国60年来在人权领域上的成绩,并且对中国在该领域取得更大发展寄予厚望。

另一方面,路透社报道说,中国拒绝西方以及一些拉美国家的呼吁,这些国家希望中国废除死刑,加强对人权的保障,包括允许劳工组成独立工会等等。

*北京接受进一步限制人权的建议*

不过,中国却同意古巴的建议,对自称为人权捍卫者对抗中国政府与人民的举动采取强硬措施;此外,中国也同意伊朗的建议,加强对因特网的审查以限制通过宗教名义对中国进行诽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12号表示,少数国家企图把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审议工作政治化,对中方进行无理指责,遭到多数国家的驳斥。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的沃尔夫众议员也是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共同主席之一。他9号在国会众议院的院会上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本周对中国、古巴、沙特阿拉伯、以及俄罗斯等国进行人权普遍定期审查,美国虽然不是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但可以提问表达关切。

沃尔夫众议员说,美国国务院曾经在年度宗教自由报告中,把中国、沙特阿拉伯,以及古巴列为特别关切国家或者观察名单,而美国代表团竟然在联合国对这些国家进行普遍定期审查的时候,保持沉默,对此他感到震惊与失望。

“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另外一位共同主席、民主党众议员麦戈文不久前表示,几千名中国知识分子联署要求民主改革的《零八宪章》,而中国政府对此的回应,就是监禁与恐吓联署人,包括作家刘晓波

美国至今并未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新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苏珊·赖斯曾经告诉国会议员,她很清楚联合国的缺点,但所有的会员国也知道联合国的重要性,这就是为什么像苏丹、北韩以及古巴那样的国家,会努力影响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

赖斯说:“我们会捍卫全球人权,跟盟友与联合国秘书处合作,努力改善人权理事会的表现,因为人权理事会的表现跟联合国人权宣言的精神相距甚远。”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第一次对中国进行普遍定期审查,下次审查是4年之后。

▲自由亚洲电台(RFA)2月14日报道:各界人士期望希拉里敦促北京改善人权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本月16号开始访问亚洲五国,中国将是重要的一站,海内外各界人士和学者对此存有厚望,希望她能够促使中国政府改善人权状况。

人权观察、自由之家、无疆界记者组织、西藏运动者、中国人权、人权第一、大赦国际组织美国分部等组织联合向希拉里发出公开信,要求她向中国政府施压,改善包括对西藏和新疆少数民族的打压,改善对新闻记者以及持不同政见者的打牙和迫害。

而维权网星期五也发表了一封给希拉里的公开信,信中希望她在这次访华中向中国官员提出几项侵犯人权问题,结束酷刑,废除任意拘留、劳动教养,废除因言获罪,呼吁关注签署《零八宪章》的刘晓波,并要求释放他,信中还提到了释放民间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和提出不要奥运要人权的黑龙江佳木斯工人杨春林以及人权活动人士黄琦等,信中还呼吁希拉里关注因签署《零八宪章》而被骚扰问话的大陆知识分子及异见人士。

本台记者星期五下午打电话给关注此事的大陆异见人士刘逸明。他表示:“据我所知,不光是维权网在发公开信给美国新政府的领导人,而且还有其它的人权团体,所以说,这次希拉里访华,应该会向中方提出人权问题,据我认识的朋友跟我透露,希拉里这次访华很可能会提人权问题,而且很可能会提《零八宪章》和释放刘晓波的问题,但能否达到预期效果还很难讲”。

国际笔会目前也在积极筹备营救他们的团体会员独立中文笔会理事刘晓波的工作。身在瑞典的独立中文笔会前任秘书长、现任狱中作家委员会负责人张裕星期五对本台表示:针对刘晓波被抓,国际笔会也作了不少工作,目前工作还在持续。

他说,前不久国际笔会让这些会员签名,大概有三百多人签了名,把签名全部列出来以后就交给各个笔会,叫各个笔会交给中国驻他们本国的大使馆,让大使馆来交涉这件事。签名的截止期是1月22号,最近他们还在收集信息,截止期延至2月22号。关于希拉里访问中国的交涉,美国那边有人私下里给她写信,一个就是对刘晓波和零八宪章的签署者受到骚扰和打压表示抗议,然后就是要释放刘晓波和其他因言获罪的人。

设在美国的劳改基金会星期三也在他们的观察网发出给希拉里的一封公开信,信中提出了中国现存的诸多问题,如共产党不允许成立独立工会、各种教派受到打压、教堂、清真寺被毁、藏传佛教和穆斯林的庆祝活动受到干预、许多人被以分裂分子定罪、强迫性的计划生育使得一些妇女饱受摧残、一些学者因言获罪被判刑或者被劳教以及中国监狱利用死囚的器官移植等,信中恳请希拉里在访华中向中共高层提出这类问题,促使改善。

在深圳的独立中文笔会理事赵达功表示,希拉里访华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说:希拉里就要来中国了,希望美国对中国施加一些影响,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中美关系往往人权问题是一个很重要的一环。奥巴马新政府国务卿第一次访问中国,所以大家对她抱有希望,希望她的中国之行能够在人权问题上向中共提出一些意见。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2009.02.16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