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抗议!

以一个公民的名义,抗议专制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政府罪”逮捕刘晓波博士。

自去年十二月八日以来,刘晓波博士已被秘密关押半年有余,在此期间,我一直愚蠢地以为这是当局的“维稳策略”所致,以为只要“六四二十周年敏感期”过去,刘晓波博士就会获得自由。我错了,大错特错!错之根本就在于:对专制当局心怀一线希望。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中国自四九年至今发生的一系列惨剧,皆因专制制度使然。但为什么在刘晓波博士的问题上,我却无视专制制度的罪恶,而心怀一线希望?

我愚蠢!

以为刘晓波博士理性的批判,乃本着一个公民的良知和正义,而不知专制体制就在于倾全力扼杀良知和正义,倾全力铲除公民社会的生存土壤。专制政体从不让公民社会生长,且以扼杀于萌芽状态而后快。而我却愚蠢地认为:七八年开始的改革开放政策,已经为公民社会的生存开辟了空间。殊不知,这三十年执着于经济增长,恰恰在物质社会高楼林立、道路畅通的同时,精神世界人性矮化、正义沦丧。这是专制制度使然,专制体制奠基于庸众思维,且执着于生产和制造庸众。专制体制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和十三亿人口囚于牢城,以此质押全世界,要挟全世界。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是其可以任意变卖的资财,而十三亿人口被单纯经济增长释放出的巨大贪欲则成为其固化专制体制的共谋者!

我绝望!

六十年的专制统治,从镇压反革命、反右、文化大革命、八九六四屠杀,直到今天的逮捕刘晓波博士,即使人类文明的进程已步入全面全球化阶段,偏偏是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国度,乐于掠夺式经济增长,乐于以泯灭良知和正义为释放贪欲的全部代价。这纵欲吞噬着自然资源的十三亿人口,也贪婪吞噬着人类文明积累出的社会资源和人文资源,其越是乐于物质资财的积累,就越是对人类未来的凶残扼杀!专制体制挟十三亿人口的贪婪而拒思未来没有未来,世界的明天将陷于何境?我之把专制当局逮捕刘晓波博士提到与八九六四屠杀的罪恶同样的高度,不仅由于其暴露的同样的专制本性,更有甚者,在专制当局暴力屠杀群体抗议民众之后,又以专制工具对付理性抗争的个体!我身处囚城之中,能不绝望?

我愤怒!

因绝望而愤怒,因责任的长久缺失而愤怒于自身的懦弱和苟活。我遗忘了六十年来国人的无数凄苦和酸楚,遗忘了二十年前的那场血腥镇压,遗忘了专制体制制造的一系列的人间悲剧。而今悲剧再次上演,我却仍是看客,只是看客。我愤怒,因恐惧专制制度而终成为专制制度的共谋者而愤怒于自身的愚昧。

我更加愤怒的,是弱小且和平的个体理性却不得不遭遇专横且残暴的专制。群体的和平抗议和个体的理性抗争,或被枪杀,或被囚禁,专制高举起威胁生命扼杀自由的旗帜,我却仍是愤怒,只能愤怒……

我控诉!

其实,在专制暴政作恶六十年却借助一次次的镇压而以凶相暴露于世人面前时,六十年的历史已然一脉相承,只经济政策作为统治手段时有变化,人们却因此而按传承世系划分且分析表面不同而实质为一的专制历程,我控诉却不过成弱者的呻吟而属多余。

于是,我选择抗议!

以一个公民的名义。我虽不能透彻地理解刘晓波博士的思想,但他的理性批判的精神,他的坚持公民的责任和权力的行动,还是给我巨大的鼓舞!他以一人之力,顽强地肩住专制的残暴,奋力拓展中国宪政道路,虽三陷囹圄而不气馁,正是他的精神和行动,给我抗议的勇气和动力。于是,我选择坚决地抗议!

《08宪章》签署人:马少方

【独立中文笔会】2009.06.25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