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5日,是全人类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对全球20亿基督徒而言,这一天意味着恩典与祝福,因为两千年前的这一天,拯救人类脱离罪恶辖制的救主耶稣基督降生。也就说,圣诞节本来是普天同庆、万民欢呼的节日。

可是,已经成为魔鬼化身的中共流氓政权,却公然与神为敌、与基督为敌、与全人类为敌,玩起了“圣诞政治”:先在平安夜前一天的12月23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开庭审判了《零八宪章》发起人刘晓波,又在平安夜后一天即圣诞节当天的12月25日,开庭宣判刘晓波“有期徒刑十一年,附加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邪恶的中共流氓政权之所以玩“圣诞政治”,是因为它以为西方媒体与西方政治家都会因为过圣诞节而不会关注。殊不知,对媒体而言,不存在过节与不过节的问题,只有是否存在重大新闻的问题。如果有重大新闻,无论是否过节,媒体都会进行报道。毕竟,重大新闻是记者与媒体的生命线。而审判刘晓波无疑就是这样的全球性重大新闻。所以,中共的“圣诞政治”一方面显示其邪恶本质,另一方面也显示其愚不可及。

君不见,在开庭审判当天,近50家海外媒体记者到现场进行采访。其后,香港《明报》发表了《打压异见人士国家不可能长治久安》的社评,警告中共当局“历史上,没有一个独裁腐败的政权,可以靠高压保住江山。”而同在香港的《苹果日报》则发表了《北京当权者才是被告》的社论,“昨天站在被告席的不是刘晓波,不是维权人士,而是北京当权者自己,而是中共领导层自己。他们才应当为本身的罪行、违法行为承担责任。”此外,法国的《费加罗报》还报道说:“刘晓波案震惊全世界”。

不过,《费加罗报》的报道只是说开庭审判“震惊全世界”。实际上,比这更为震惊全世界的是11年有期徒刑的判决结果。这一结果是中共当局自1997年将“反革命罪”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以来,判处次重(最重的是2006年5月16日判处杨天水12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4年)的案件。这一结果不仅震惊了全世界,也震惊了中共内部领导人曾庆红。据来自博讯的报道说,曾庆红认为:“胡温将因此而遗臭万年,刘晓波因此而成为中国的曼德拉。”(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9/12/200912251422.shtml)虽然无法证实消息来源是否可靠,但这一说法却是完全对的。

实际上,遗臭万年的,不仅仅是胡温,还包括整个中共当局。本来,刘晓波参与发起的《零八宪章》,为着中国计,也为着中共计,向中共当局提出了一条进行和平理性转型的道路。可是,愚蠢的中共当局,不仅严词拒绝了这一道路,还将刘晓波抓捕、审判并判刑,让刘晓波成为中国的“曼德拉”、“金大中”、“瓦文萨”。也正因为中共当局愚蠢的抓捕、审判并判刑,让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变得非刘晓波及《零八宪章》签署群体莫属。

本来,2009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就应该颁给刘晓波及《零八宪章》签署群体。因为对中国而言,2009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不仅是中共政权建立六十周年以及五四运动九十周年,而且还是“六四”民主运动二十周年以及中共当局镇压法轮功十周年。而去年即2008年,不仅是戊戌变法一百一十周年、立宪运动一百周年,而且还是《世界人权宣言》公布六十周年,“民主墙”运动诞生三十周年、中共当局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十周年。此外,再过两、三年就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华民国创立一百周年。在这样一个极其特殊的年份,为了推动中国向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转型,于是前所未有的《零八宪章》于2008年12月9日腾空问世。

因为《零八宪章》正逢其时的出现,于是有人将2009年称为中国转型元年。这不仅是因为前面提到一系列周年纪念日,而且还在于以2008年的杨佳事件为标志,中国民间已经开始进行反抗。在《零八宪章》发布之前,民间曾发起了一场关于“特赦杨佳”的公民运动,参与签名的来自于各个阶层与社会各界,不仅有精英,而且有草根。仅仅在一个月时间,这场公民运动就获得了近五千人签名参与。当时曾有朋友说,这场运动为即将来到的“零八宪章公民运动”作了预演。此言确实不假,此后的“零八宪章公民运动”确实沿着同样的模式进行。

不仅如此,2009年的一系列官民博弈战也印证了2009年为中国转型元年的预言。2009年的邓玉娇事件、杭州飙车事件、公盟事件、绿坝事件、上海钓鱼事件等一系列事件,最终结局都是官输民赢。这样的结局,在中共执政六十年来的历史中是前所未有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以《零八宪章》为标志,从2009年开始,中国的转型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期,需要国际社会给予支持与鼓励。正如《零八宪章》发布后的第十天,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表示的那样:“中国的人权捍卫者需要支援”。正是为了表示对中国的转型给予支援,捷克人权组织“People In Need”将2008年度的“人与人(Homo Homini)奖”授予刘晓波及《零八宪章》所有签署人。

需要提及的是,2009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应该授予的是刘晓波及《零八宪章》所有签署人,而不是美国总统奥巴马。毕竟,奥巴马刚开始执政,还没有做出任何符合有关诺贝尔和平奖的贡献。可是,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却没有看到这一点,将本来应该归于刘晓波及《零八宪章》所有签署人错误地授予了奥巴马。不过,现在的诺贝尔评奖委员会还有弥补错误的机会,可以将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及《零八宪章》所有签署人。如果这样,将是对中国转型的莫大鼓励与支持。

虽然刘晓波被中共当局抓捕、审判并判刑,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中共当局的镇压并没能阻止“零八宪章运动”的继续开展。在此之前的各个民主运动,往往会因为发起人的被抓捕而停滞,可是这一次的“零八宪章运动”并没有如此,这场运动依然轰轰烈烈地得以展开。一年以来,签署《零八宪章》的公民已经超过1万人。不仅如此,还创办了《零八宪章月刊》、零八宪章网站、零八宪章论坛,出版了两本《零八宪章》的书籍。

因为从“零八宪章运动”开始,中国民主运动摆脱了以往那种单打独斗的模式,出现了一个“零八宪章群体”。这个群体的出现,摆脱了刘晓波曾说的“中国民间反对派的贫困”。我相信,在这个“零八宪章群体”的推动下,这场宪章运动一定会在未来几年实现最终目标,即建立自由、民主、宪政的中国。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2009.12.26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