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被判刑,在中国坐“黑牢”;冯正虎被绑架不能回国,在日本“被坐牢”;3.84亿网民被同一个长城系统防火墙包围,在中国坐“网牢”;谷歌在中国只能办成“中国特色版”,无奈牺牲掉“谷歌国际版”……凡此种种,无不说明中国当局每走一步,都是走死棋,宁肯走绝路,也不愿退出专制,也不愿放弃敌视普世价值。

冯正虎在2010年虎年的一声惊天虎啸

上海世博会倒计时100天之际,正值上海人权斗士冯正虎被“囚”日本东京成田机场80天。冯正虎原打算坚持到春节,可是中国及上海当局坐不住了,传出话来同意冯正虎先入境日本然后可以回家。2月2日冯正虎召开记者会宣布停止机场抗议活动,但当局是否兑现承诺,并不看好。毕竟,中国当局手中有实权,常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谁知道它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冯正虎自2009年11月4日起,就开始在日本东京人来人往的成田机场入境处抗议中共政府剥夺他的回国权,每天他都在上演一部真人主演的纪实大片“冯正虎:人权灾难日”,成千上万的国际旅客,包括国际媒体和推特网民,每天都会见证这一幕。

或许中国当局当初不同意冯正虎回国,可能他们打算既然冯正虎回不了上海,抗议无效之后,知难而退,会在日本找个地方住下来,被动地为拒绝他入境的上海当局找个台阶下,息事宁人,容日后东山再起。可是,冯正虎不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的虎,而是看透“黔之驴”本来面目的真正大老虎,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不能回国坐牢,就在日本机场“建造”一座无形的牢房,每天坐牢,每天让那些自诩“现在是人权最好时期”的中国外交部、国新办自打耳光。虽然从表面看,冯正虎回不了上海,上海当局难辞其咎,但是冯正虎却是把公开信直接发给中南海胡温,让当局高层骑虎难下。如果说上海当局服从中南海大本营,那么为人权事务内忧外困的胡温应该让上海当局赶紧找个台阶下,否则受损的是一个国家的形象,国家形象远比上海形象更为值钱。可是,上海当局不为所动。如果上海当局不把中南海放在眼里,坚持自己的那一套,而中南海依然装聋作哑,继续掩耳盗铃,那么冯正虎就毫无出路,只能将“人权灾难日”这部大片主演到底了。现在看,中国当局还要一点国际面子,冯正虎若能无条件回家,是当局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也算是一大进步,上海世博会也就有了一点和谐的颜色。

我们都是网民,网民都是刘晓波

进入互联网时代,才意味着中国真正开始对外开放、对内开放,公民进入言说的时代。2009年12月25日,刘晓波被判刑11年当天,“刘晓波”便成为互联网搜索热词,随后北京电影学院崔卫平教授致电100多位中国知名学者就刘晓波被判刑发表看法,很快获得惊人回应,互联网上更是现场直播,网民“人人都是刘晓波”,声援与抗议的声浪,随时穿透中国那堵纸糊的防火墙。网民们公开谈论刘晓波,不再怀有恐惧,这说明对外开放、对内开放的一个基础——公民社会已经有了雏形了。

公民社会,是中国当局的活棋,而且是惟一的必由之路。可是,我们透过当局的做法发现,每一起人权案件或突发公共事件的发生,都有当局解救自己的走活棋的机会,可当局屡屡放弃,不愿弃恶从良。诸如,释放刘晓波、正面评估《零八宪章》是活棋,可他们偏偏走死棋:判刘晓波11年,超过邓小平、江泽民时期加予刘的刑期总和;再如,客观公布四川地震灾区人祸真相,查人祸,安民心,是活棋,可他们偏偏抓谭作人、抓黄琦,殴打艾未未,阻碍艾晓明,继续掩盖真相,依然是宁走死棋不回头;再如,重庆打黑,薄熙来一路高调是“中央的‘规定动作’”,可全国30多个省市区,别省几乎没有大动作,只有重庆打黑是“规定动作”,导致监狱和看守所人满为患。随着北京律师李庄被抓判刑,舆论直言“打黑”变“黑打”,远远偏离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这又是死棋。可见,中国当局一条路走到黑,“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宁走绝路,也不选择活棋,未来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刘晓波再次呼吁“没有敌人,没有仇恨”

刘晓波坐牢,是为中国的未来坐牢,他本身就是当局走活棋的棋子,可当局视而不见,反而为哈维尔等创造一次推荐刘晓波的好机会。1月19日,捷克前总统哈维尔、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南非大主教图图等多人联名撰文,为刘晓波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进行呼吁,其中有两个理由:首先,刘晓波牵头起草的《零八宪章》同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波兰总统瓦文萨以及缅甸民主的领袖昂山素姬等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政治理念一脉相承;其次,当初设立诺贝尔和平奖的目的之一是要奖励为政治改革以及推进民主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士。

刘晓波之所以为中国的未来坐牢,是因为他坚守普世价值。自1989年《六二绝食宣言》后至今20年来,他始终不变的是坚持同一信念——“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所有监控过我,捉捕过我、审讯过我的警察,起诉过我的检察官,判决过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敌人……因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可是,我们却无法在官方媒体上看到哪怕对刘晓波的善意作一丝回应,十分遗憾,当局从来都把刘晓波当做敌人,而刘晓波却一直这样用良心宽容他们。

人权是网络主权

1月21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新闻博物馆发表专题演讲,论述了网络自由在现代社会的重要意义,也谴责了那些审查网络言论、纵容黑客攻击网络的国家。随后,中国外交部和国新办发动网络机器,开始对希拉里进行批评,称“网络管理权是一个国家主权的一部分”,甚至还有人身攻击。

1月24日,人民网发出署名“王捷”的《致美国务卿希拉里一封公开信》,批评希拉里诬称中国政府限制互联网“信息自由流动”,并对希拉里倡导的主流价值观“网络的开放和自由”、“不要限制互联网的使用、接触”感到“莫名其妙”,因为“中国政府没有限制网民使用和接触互联网……我没有发现网络信息不能自由流动”,“你为何凭空指责中国政府依法管理中国互联网呢?你这不是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太宽了吧?请收起你那一套吧”。

其实,中国网民的言论自由与否,看看那堵耗费巨资的防火墙,还有那个几乎每天都在更新的敏感词过滤系统还在运行,就知道坚持“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依然是走死棋,而不是活棋。刘晓波之所以坐牢,正是捍卫言说的自由,他说:若是这个国家的网民都能毫无恐惧地发表政见,不会因发表不同政见而遭受政治迫害,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不再有人因言获罪,他愿意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

正如刘晓波所说,表达自由,人权之基,人性之本,真理之母。封杀言论自由,践踏人权,窒息人性,压抑真理。为饯行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之权利,当尽到一个中国公民的社会责任。只要这个国家一天没有实现言论自由,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刘晓波。

【中国人权双周刊】2010.02.22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