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生:诺奖杂感(六题)

羞辱中国之胡天胡帝

天朝外交部称,支持刘晓波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都是反华小丑,“不是什么人掌握了舆论工具,不是什么人跳得高叫得欢谁就掌握世界的真理。”当年北京支持曼德拉和制裁南非白人种族主义政权,跳得高叫得欢,按说也扮演过干涉他国内政的小丑。北京刚为维基解密令西方政府尴尬而幸灾乐祸,转眼解密范围扩大到中共“国家机密”,李长春如何深恨谷歌、李克强指GDP系“人造”、中国权贵拥有数千个瑞士银行户口……北京外交部发言人最近有点烦,动不动就怒斥一通,如今怒斥对象有多了一个,就是被怒斥为“荒谬”的阿桑奇。他也被归类为跳得高叫得欢的反华小丑。

中共岂止禁止本国人涉足颁奖典礼,连海外华人出席观礼也将被禁止入境中国大陆。北京更向全世界威胁,各国不得派代表出席奥斯陆颁奖典礼;外国传媒密集报道此事的驻华记者都将打入另册。很明显,北京当局把国内维稳术全盘照搬到整个世界舞台,宛如“截访”,把你拦截下来就万事和谐;截访不那么顺当,就羁押“黑宾馆”;或者扭送精神病院,早晚强行喂药。是什么心智水平才会有如此粗鄙这般愚蠢的反应?

前任江泽民和后任习近平,无论他们对刘晓波立场多么一致,都不至于采取胡锦涛现时奉行的下下策。刘晓波得奖已是本朝极大羞辱,但这还不够,胡锦涛还在继续强化这种羞辱。实难怪,让一个无眼界、无胸襟、缺乏起码公关能力、“隔代指定”的核心来治国,堪称“胡天胡帝”,本身就是国家的羞辱。

不妨盘点一下胡帝做过些什么,科学发展观、新三民主义、和谐社会、八荣八耻、土地自由流转……无一不流于空谈。好不容易想起他有一点政绩——中日关系“融冰”,而今又搞砸了。胡帝资质如此平庸,心胸却益发狭隘,偏偏受不起丁点羞辱。仅举一例,中国驻美大使系最重要的外交使节,多任外长都是此等出身,起码副外长的官职跑不了。但前驻美大使周文重为何吃瘪?犹记得胡帝访美在白宫草坪演讲时,被某位“跳得高叫得欢”的“反华小丑”闹场,这其实是无妄之灾,“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遇上了谁也没法子。但官场耳语相传,因胡帝迁怒于周大使,令他从此前程尽毁。

其后朝中公卿和封疆大吏都买了个明白,胡天胡帝的核心价值就是“平安”二字,侍奉他“不出事就是本事,出了事就是大事”(广东省长黄华华语录)。谁都明白刘晓波案就是胡帝拍板,重判他原本为了“不出事”,如今居然闹出更大的事,于是所有举措都按照胡帝的重口味。笔者以前屡屡感叹,专制主义的决策,通常从多种可能之中选择最坏的一种,目下又是如,只怕还有更多羞辱在后头!

没有最损,只有更损

天朝“红色经典”之价值观,在于对外宁要损友,不要诤友;对内宁要奴民,不要公民。且听挪威诺委会主席的颁奖词,堪称字字珠玑,句句诤言,北京却如东风射马耳,更报以“闹剧”“小丑”等语言暴力,令世人为之瞠目。

若论中国之“最佳损友”,非北韩莫属,六十年前正是野心勃勃的金氏政权把中共拖入韩战,满目废帐残旗,血渊骨岳,新中国更遭国际封锁,致使国脉沉滞。其后金家政权继续“损人”不止,八九年春夏之交,赵紫阳若取消北韩之行,时局演变当会有很大不同,然而中朝“鲜血凝成的友谊”岂能不顾?及至赵紫阳与金日成应酬一番回来,已然失势,末了幽囚至死。到了今时,平壤立储金孙子继承大统,难道不是“闹剧”和“小丑”?中共派政治局常委去朝贺,难道不“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但天朝宁要损友,不要诤友。所以说,金家爷孙三代都是中国命中的“天损星”。

《〇八宪章》象征公民运动的抬头,该宪章的各项原则均见于早年《新华日报》等历史文献,它亦系中共革命先贤的主张。但自本朝立国就在精神上“焚书坑儒”,只要顺民臣民,具有起码公民意识如赵连海者,都要判罪,遑论刘晓波?然而爱国臣民常常也是“损民”,譬如横空出世的孔子和平奖,是否“闹剧”和“小丑”姑且不论,它的客观效果确系给党国抹黑,不但令诸夷窃笑,连海峡对岸连爷爷也错愕不已,蓝绿两营亦为之开怀同乐。我相信此举并非党意志和政府行为,而是擦鞋心切的爱国臣民之行为艺术。由此可见,不愿当公民者,其实便是臣民顺民也做不安生,到头来非沦为“爱国损民”不可。

天朝核心价值还须多列一条——宁要佞臣,不要诤臣。体制内从来不乏有良知的耿直之士,他们要炼石补天,革故鼎新,但代复一代的逆向淘汰,诤臣越来越边缘化,衮衮佞臣占据了中心舞台。这样的角色更是损上加损,因为他们是在损国害民。譬如他们的瞒与骗让爱国臣民们真的以为,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和组织”反对这届诺奖;于是臣民们跟着豪情满怀:“诺贝尔委员会必须承认是少数!”这令愚民更愚,令庸主更庸,令中国更加背向世界文明潮流。

例举去年哥本哈根气候会议,在“舆论导向”之下,臣民们多以为我方是中流砥柱,如何力抗强权,为发展中国家仗义执言,形象好得不能再好。事隔一年的坎昆气候会议上,中方才略作检讨,谓:去年成了众矢之的,在于未能善用媒体,被人家占据了道德高地云云。国内百姓现在才听到这些,已时过境迁,不打紧了,反正新一轮的爱国造势正风风火火。

等到有一天,中国老百姓知道原来挪威诺委会不是“少数”,整个世界的文明力量都站在同一边,那时也不打紧了,因为刘晓波、空椅子、〇八宪章这些尘封敏感词早已经蛛网层织,乃至从汉语词汇和历史记忆中蒸发了。

谁的空椅子?

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现场的聚光灯都在那张空椅子上,缺席的仿佛不是刘晓波,倒像是缺席审判二十一世纪历史遗孑——一个庞大、稀有、濒临灭绝的极权主义政体。

中共已非初遇椅子尴尬,此前北韩立储的“抢椅子”游戏尘埃落定,中共派出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去为金三世“站台”。须知让忠顺的党国臣民去讨伐刘晓波不难,但让他们接受北韩这个恶邻兼损友权力三代世袭,实在很“伤害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果不其然,周永康代表天朝“册封”才回来未久,北韩又撒泼打滚,玩起“刀锋边缘”的炮战来了。

话说此前笔者预测诺奖前后刘晓波将被放逐,不让他成为下一个昂山素姬,果然北京当局已着手按既定方针办,殊不知石头碰不过鸡蛋,据加拿大媒体引述来自中共统战部的信息,当局欲将刘晓波驱逐出国,前提是刘必须签下认罪书。于是想起叶挺的《囚歌》“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知道,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里爬出!”

按西方个人价值理念,从狗洞爬出也不会受到深责,美军战俘签下认罪悔过书的一大把,当然事后会有纪律听证调查,审核当事人的取舍,他还有没有资格留在军队服务。譬如奥巴马的竞选对手麦凯恩,当年就宁可选择坐越共的水牢,也不肯签认罪书。刘晓波背负的不是道德十字架,他只忠于自己的信念,那正是中国人民追求了一个多世纪的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在前赴后继的众多追求者中,也包括了早年共产党真正有理想的先贤。

正如刘霞以及刘晓波的代表律师一再申明,刘只接受无罪释放,而且不论有条件无条件,他都拒绝出国。北京当局坚称刘晓波是罪犯,查大陆法律,绝无把“罪犯”驱逐出国的任何刑律条文。然而中共建政六十年,从来就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刘晓波拒不认罪,当局纵然一时棘手,但此人终归不中留,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前是办不及了,之后一定要将这事了结。现时正追随批刘指挥棒齐声叫骂的党国臣民,只怕要准备修改说辞了,一等刘晓波被强行驱逐,他们又齐齐出来坚决拥护,赞叹此举多么有决断有远见,对反华势力的打击有多么沉重。若去追究这样做合不合法,他们会觉得完全多余,总之“决定没有不英明的,指示没有不重要的”,只有法治和宪政是最无所谓的。

北韩金正恩有没有福泽坐稳那把椅子?只怕渺茫得很。刘晓波那把椅子却并没有空着,刘象征一九八九年以来、乃至一九四九年以来中国无数的仁人志士,薪火相传,人心不死!

论拆掉锦州监狱

锦州监狱并没有被拆掉,却难保拆迁命运。它是辽宁最大的监狱,却不如邻近抚顺监狱有名,后者关过一大批国民党将军,据说是“战犯”,不过这些人都是抗日那时的国家英雄,被打入天牢是国共内战的结果,真可谓成王败寇。锦州监狱还关过末代皇帝溥仪,罪名也是战犯而不是汉奸,因为他是满人而非汉人。自从溥仪和国民党“战犯”先后获释,抚顺监狱就没落了。如今有名的是锦州监狱,因为它关过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抚顺监狱今日已成景点,游人前来抚今追昔,嗟叹末代皇帝的际遇和“内战外行”的国军将领。展望未来的宪政新中国,锦州监狱也会成为凭弔历史之处。故而当局无论把刘晓波转狱还是驱逐出境,均非万全之策,长痛不如短痛,何不乾脆把锦州监狱拆迁了事。

话说苏联解体后,机密档案已陆续解密,“卡廷惨案”卷宗註明“永不开启”,在销毁前请示戈尔巴乔夫,这才大白于天下,原来此案连戈氏也不知情。特别是关于苏共暨第三国际和中共来往文件的秘密档案,现也大批解密,对中共构建的“红色记忆”造成的冲击与颠覆,令人瞠目。还有东德政权垮台前奉命撕为碎片的机密档案,现被德国政府接受并复原,也将陆续公开。在捷克布拉格也建立了“共产主义博物馆”。所有这些,对历史遗孑一般的极权国家都不是好消息。

据悉,中共高层也曾开会讨论过如何处理机密档案,却暂无定论。当下天朝很强大很盛世,那些还不是火烧眉毛的事体。只不过“记忆拆迁”迟早要做,比如锦州监狱的存废就可一议,当然更需妥善考虑的是秦城监狱。

秦城监狱关过最有名的囚徒都是共产党自己人。毛时代姑且免提,邓时代的“四人帮”,个个都是政治局常委;江三代有陈希同;胡四代有陈良宇。他们都触犯了家法,却终归不是光彩的家事。刘晓波的律师预测,刘获奖后可能会转狱到秦城,我看此事未必,该律师有点一厢情愿。正如赵紫阳不能归葬八宝山,天朝也不许刘晓波有这份荣幸。

秦城监狱拆与不拆尚可缓议,锦州监狱大概是动一动了,起码关过刘晓波那间囚室要拆个干净。由此想起鲁迅《论雷峰塔的倒掉》,他写道:“那时我惟一的希望,就在这雷峰塔的倒掉。”“现在,他居然倒掉了,则普天之下的人民,其欣喜为何如?”“莫非他造塔的时候,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要倒的么?活该。”

有一种姿态叫堕落

在北大读书的李敖之子出言贬抑韩寒,韩寒在对方的微博留言祝他在大陆一切顺利,还留了一句话“可以不为自由而战,但不能为高墙添砖。”韩寒接受台湾商业周刊访问时还说:“这也是我想对李敖老先生说的一句话,最后想对他说,A和B有过节,A和你有过节,不代表你要投诚于B,还有一种姿态叫独立。”

这岂止对李敖父子是金玉良言,对台湾香港那些为专制粉饰,为高墙添砖的人士也是一剂良药,更不说奴才昌盛的大陆了。韩寒的独立姿态对青年一代的影响力超乎想象,别看反日“暴走族”爱国爱得攥拳捋袖,当局本意欲在二三线城市“收放自如”,孰料宝鸡游行队伍却打出“抗议高房价”、“推进多党制”等标语,倘非其他城市警方严阵以待,维稳得力,不知有几多反贪污、促政改、访民呼冤的不和谐声音泛起,有污党国视听。

《中国青年报》编造大学生谴责刘晓波和诺贝尔委员会,却有多位“被具名”的大学生出声否认,反而是被喉舌具名的一名教师被外界电话访问时,他尴尬沉默片刻,嗫嚅地承认他是说过类似意思的话。为人师表者,却不及门下弟子有良知有勇气,这印证了韩寒在上述采访的答话:“我相信,这一代的年轻人会把中国带去一个好的地方,因为信息的开放,旧信仰的崩溃,相对自由的话语系统和曾经面对的压力以及不公,都将让他们改善这个社会。”

此番奉旨讨刘的具名言论,有一位八旬老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高铭暄,他指刘晓波称现政权为“党天下”、“威权主义”属于“以造谣、诽谤、诬蔑等方式煽动颠覆”;而刘晓波在互联网长期发表上述言论,属于“有严重社会危害性,且表明其人身危险性(即再次犯罪的可能性),到了不动用刑罚手段不可的地步。”试问这是法学学者还是党棍?高老先生的逻辑就是先前来港“护法”的萧蔚云的逻辑,萧老先生说:“共产党坐江山,人民已经当家作主,谈何还政于民?”萧、高二人是大陆法学界“商山四皓”中年高德贱者,脑子中只有党规,哪有法理?

还有一位曾任邓小平外文翻译的张维为教授,自然有一把年纪。他指刘晓波主张中国被西方殖民三百年,鼓吹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属侵犯人权,“我认为诺贝尔评审委员会欠中国人民一个坦诚的解释和道歉。”且不说刘晓波已自我否定了二十多年前在访谈中的即兴言谈,只需查阅共产党文献关于多党制、联邦制、支持罗斯福“四大自由”的主张,和该党今日所作所为,不“欠中国人民一个坦诚的解释和道歉”吗?

知书识墨者如此媚权舔痔,套用韩寒的话:有一种姿态叫堕落!

很二很给力

羊角疯学名癫痫症,它是大脑突然“短路”造成意识丧失,四肢抽搐,翻白眼吐白沫。天朝连日来就犯此病,姑且称为诺奖羊角疯。

且看被官媒捧为“美女外交家”的姜瑜,其眉目与仪态既诠释着美女新标准,也体现了大国崛起的凛凛天威。她口中除了“政治闹剧”和“反华小丑”之语,还有另一句指向在座提问的外媒记者,姜瑜讥讽他们平时不来新闻发布会,刘晓波得奖他们就“上窜下跳”。试问有哪个文明国家的政府发言人会用这种语言?足见以前红卫兵外长李肇星的文革遗风并非偶然,它是国家品牌、是一个政权性质的标志。

姜瑜斩钉截铁地说,国际社会多数成员反对诺委会的决定,她的定义是“一百多个国家和组织”支持中方立场,诺委会“必须承认是少数!”这又是典型“XXXX好!好得很!就是好!”红卫兵语言,好在前半句多少有点技术含量,算是简单的智力测验题。查世界上登记注册的国际组织接近六千个,姜瑜的概念游戏是十几个国家加一百个“组织”,天朝原本以为可以凑够二十国,孰料乌克兰临阵“放鸽子”,就数剩下的十九家,其中有些并未在挪威设使馆,诺委会本来就无从邀请它们莅临观礼。

不过闹剧、小丑、上窜下跳之造句,都不如官媒喉舌环球时报《今天奥斯陆就像邪教中心》这篇社评那么“给力”,此言一出,晕倒一大片!说到这里,香港同胞要学会伟大祖国的时新话语——“二”和“给力”。“二”是二百五的简化:“给力”更是热爆的潮语,当形容词就是“生猛”、“牛”、“酷”的综合,当动词就是“落力”加“发飙”的意思。诺奖典礼当日,天朝很“二”很“给力”,所有对外窗口都严密关闭,沿海接收港台电视的信号全部蒸发;庞大的敏感词谱系中又增添“空椅子”三个字,微博网民干脆用空椅子图片作为自己头像,不旋踵连更新头像也被封杀;北京连六人以上订席聚餐都被禁止……

诺贝尔和平奖先后授予四个南非人,前两个也曾引起南非种族隔离政权强烈不满,但诺奖得主都能前来出席;伊朗维权女律师艾芭迪得奖,当时德黑兰政府也极为不悦,但伊朗大使还是出席了典礼;而禁止本国人出席任何诺奖典礼的,历史上只有德国希特勒政权。

蓦然记起,2000年我出席高行健诺贝尔文学奖颁发典礼,那时北京也很不高兴,中国驻瑞典大使拒绝出席,但在现场有新华社吴姓记者和我搭话,证明至少没有禁止官媒出席颁奖典礼,吴记者还对我说,他之所以出席。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嘛。”弹指之间十年过去,天朝胸襟气量一代不如一代,到了这次简直得了诺奖癫痫症!要说很“二”很“给力”,谁能比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的羊角疯发作时更“二”更“给力”呢?

【苹果日报】
【独立中文笔会】2010.12.26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