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支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哪怕我们的制度转型过程慢。

在基本的社会根基还没有搭建成功,连最基本的是非对错都还没有成为基本轨道的阶段,如果我们真正地为着民众的福祉和社会的进步,就必须和平理性非暴力。脚踏实地,一点点地来做基础性预备的工作。即便执政党不屑于去做,那么真正热爱宪政民主、民众福祉以及社会进步的民主人士以及广大良善民众,我们要来做这个基础性的预备工作。在今后相当的一个阶段里,我们的社会必须要以温补为主,尽力避免发生激烈的社会震荡。

别的不说,就从不同的政治理念之持守者所整体表现出来的生命素质,就能够告诉人们,究竟哪一脉政治主张自身所包容的真理含量更多,以及更可能给社会和民众带去祝福。

从我现在看到的那些主张暴力革命的人群中,到处是脑残级别的单向思维模式。比如,刘晓波先生走了,和平理性非暴力该结束了。我是怎么都无法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思维逻辑错乱?要知道,许多人坚持理性和平非暴力,其实与刘晓波先生根本就没有关系,与其说是刘先生“误导”了许多民众走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如说是,刘晓波先生在这个议题上说出了许多民众的诉求与愿望。

在坚持暴力革命的人群中,到处是严重缺乏公民素养的心灵与生命状态。在毫无权力的时候,对不同的思想和观点都像眼睛里容不下一颗沙子,甚至对不同的思想与观点之持有者产生仇恨。想想看,这些人还要搞暴力革命建设宪政民主的新中国?天大的笑话。

到处是缺乏爱心与柔和的生命特征。刘晓波先生是持理性和平非暴力的人,但是我们不能因着政治观点和立场的不同,就巴不得他死掉才高兴?这与中共要把政治异见者进行肉体性的消灭,到底有什么不同?

到处是好高骛远、眼高手低、志大才疏。一屋不扫,不能扫,也懒得去扫,却要去扫天下。堆在脚边的臭大便懒得扫,不能扫,不屑扫,却要去清扫遥远大陆上的臭粪池?还要去开中国问题破局研讨会。开来开去,破来破去,就是在那里一次又一次发表演说,激情洋溢,唾沫横飞。都笑死人了。我就懒得去写这些可笑的闹剧。没头没脑,没章没法,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飞,还要去搞暴力革命建设宪政民主的新中国?你们要暴力革命,怎么总得有正常的思维状态吧?简直是荒唐透顶!

到处是自我的极度膨胀。只允许他们自己发表观点和立场,认为他们的社会政治主张就是解决中国问题的灵丹妙药。要是别人跟他们不一样,就乱戴帽子,乱抓特务。说实话,每一套政治主张都必然存在缺憾和偏颇,这就是人类思维本身的有限性所决定的。每个人都只是从某个角度某个层面某个切入点某条路径,看到了某些未来社会中关乎经济、政治、文化等议题的真理性认知。如果我们能有最基本的包容和谦卑,那么思维与认知上的缺憾和偏颇,是会被限制在一定程度之内的,不至于给社会和民众造成灾难。但是,一旦有些人把自己有限的认知看成了绝对真理,并对不同的观点和立场进行排斥和打压,为我独尊,那么灾难的种子就开始埋下,只要条件成熟,就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共产党就是认为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这就是其极端可恶之处。中国社会最为清明最为智慧最为良善的那一脉群体,根本就不是在共产党体制之内。灾难就由此而产生了。

而在当下,我所看到的民间最为清明最为智慧最为良善最为正义的人群,绝大部分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政治主张之持有者,他们具备相对成熟的心智,稳重的个性,以及包容与谦和。

好树结好果子,坏树结坏果子。这句多年来判定信徒所持守之信仰教义与生命状态之联系的经文,完全可以用在不同政治主张之持守者的身上。

陈卫珍

【民运快讯】2017.08.01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