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都选举结束,各界普遍解读,国民党赢了席次,民进党赢了票数。但对台湾而言,这是一项危机,一个亲中的政权,依然维持原有的执政版图,台湾在民主象限里头的轴度已然偏离,证明中国的麻醉针还真的有效!

下周诺贝尔和平奖就要颁奖,讽刺的是,对世界和平最有贡献的年度得奖者,竟然被羁押在中国的牢狱之中;不仅得奖者刘晓波不能出席领奖,他的家属也不能离境前往代为领奖。关心台湾五都选举的人们,这可不是两件不相干的事。

刘晓波从事中国境内的民主运动,多次遭共产党当局迫害,他对民主的热爱与追求,不逊于所有反对极权统治的民主运动人士。台湾民主了,中国却是挟其经济崛起,厚颜地批判西方民主;转进来台的中国国民党和马英九总统,何曾对中国的极权统治表达决绝的愤慨?何曾有一丁点具体的行动声援过所有追求中国民主的“刘晓波”?

民主化是无国界的,刘晓波在二千年台湾首度政党轮替时,热情地歌颂台湾民主的伟大。人在北京的他,认为建立在自由宪政基础上的民进党取得政权,既是“道义良药”,也是“道义压力”。他并痛斥中国当局,若想凭藉武力征服,“台湾只能别无选择的独立”。壮哉斯言,国民党的领导人看了都应该感到惭愧!

民进党在五都选举获得几达半数的选票,这是一种鼓舞,也是一种警讯。迈向二○一二年,国会与总统的大选,如果民进党不能在其中一种选举取得过半,赢得胜选,坚守民主,阻挡亲中;选民若放任马政府继续被麻醉,中国只好往前推进。

届时,两岸政治谈判排上议程。台湾,是否任人宰割,已难逆料!

(作者陈杉荣,资深新闻工作者)

【自由时报】2010.12.01

分类: 评价与介绍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