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读书笔记(七)

23

到底什么是思想?有知识的人显然并不代表有思想,因为很多看上去有知识的人其实就是人云亦云而已。可见思想,是经过重新组织和处理之后的知识。而那个组织和处理的过程,就是我们所称的思考。思想是思考的成果。

哈佛大学东亚系已故教授史华慈(Benjamin I. Schwartz)曾经对“思想”进行过简洁精闢的说明,他把“思想”画分为“普遍概括的观念”(The general notion)和“特殊具体的意识形态”(the specific ideologies)两种。按照他的画分,思想其实是有一个发展的顺序的,我们往往都是在“特殊具体的意识形态”的基础上,提炼出“普遍概括的观念”。而我认为,真正的思想家,与一般思考者的区别,就在于这样的提升。

24

80年代后期的刘晓波,以言辞前卫,敢于挑战成名的学者著称,典型的例子就是他与李泽厚的论战。我印象很深的一句话,就是他1987年年底经过香港的时候,接受《解放月报》记者采访时,炮轰李泽厚说:“我非常不同意李泽厚那句话,他说不能反传统,否则就会反到自己身上。我说恰好相反,反传统就要从个人做起。”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流于简单,但是认真揣摩,其实非常富有内涵。反传统容易,反对自己难;而当自己成为传统的一部分的时候,反传统也就变得很难了。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年轻时代富有战斗性的人,随着时间流逝逐渐转变为卫道人士的原因:我们以为是时间使得人老化,其实不仅如此,更严重的是,有些人逐渐开始把个人──因为他们多少已经功成名就了──放到了真理之上,他们自己变成了传统。学习在批评别人没有做到什么之前,先看看自己是否有做到,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因为它可以使得你在满足批评的欲望的同时,自身也能得到成长。

25

陆游撰《老学庵笔记》第四十八页:“慎东美字伯筠,秋夜待潮于钱塘江,沙上露坐,设大酒樽及一杯,对月独饮,意象傲逸,吟啸自若。颜子敦适遇之,亦怀一杯,就其樽对酌。伯筠不问,子敦也不与之语。酒尽各散去。”

细品这则笔记的内涵,尽显散淡二字的真谛。夜听潮水,席地而坐,不管沙滩上潮湿与否,安然自得,这是散淡。对月独饮,并不嫌孤影落寞,反倒是高歌击节,意兴湍飞,因为孤独反倒衬托出不介意世人评价的孤傲,这也是一种散淡。有故人来,见这番兴致,内心也有同感,于是坐下同饮。这样的默契已经不需要相互的语言沟通,而这样一来,月夜之下享受的就不仅仅是潮水,而多了一份心心相印的满足。这种享受和满足,如果一定要表达出来,未免就有失本意,于是两人酒后各自离开,也不必说三道四,这样的举重若轻,当然更是散淡。再想想有些人赏潮,定会觥筹交错,宾主尽欢,甚至挥毫作诗,彼此唱和,更加觉得上述那一段,真的很散淡。●

【自由时报】2011.11.02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