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时务周刊》质疑文化部长

编按:

文化部长龙应台11月底以官员的身分访问香港一星期,期间一场公开演讲名为“我的香港,我的台湾”。

有趣的是,龙应台刚返台,12月9日,香港新出刊的第34期《阳光时务周刊》,副主编温克坚回敬了一篇文章〈何必冒犯龙应台〉,对龙应台周游在作家与官员的身分,精心算计安全发言的特质,提出颇为深刻的观察。(以下为记者凌美雪整理)

龙应台演讲结论摘要

龙应台说,台湾对华人世界的独特贡献在建立民主制度和公民社会这条路上的实践。“你们可以把我当作是一个民主实践的标本,就说台湾实现民主政治,有很多缺陷、无奈。”在演讲的最后,龙应台说,“台湾与香港有一个相似的地方:就是相对于那个大传统、大叙述,相对于所谓的‘伟大’,台湾和香港都是‘边陲’;但是边陲有边陲的优势,边陲有边陲的自由,边陲有边陲可以做出的独特的贡献。”

龙应台提出一个结论,“我们这几年常常用一个词”soft power“,我相信soft power这两个字真正的重点不是在power,真正的重点在soft……。因为soft power告诉我们的是:正是因为边陲,反而有一种温柔如水的力量,更长更远。”

第34期《阳光时务周刊》部分重点摘要

温克坚一开始就向龙应台提问了“你眼中的大陆在哪里?”温克坚提到中国对刘晓波的判决激发了国内和国际舆论的强烈抗议,要求释放刘晓波,但在那过程中龙应台保持沉默,直到在广州中山大学的一次演讲中,龙应台回应学生是因为反对表态文化,这有悖于她一贯坚持的宽容原则。“她说:‘宽容是说,在你认为对的事情里,也要留一点空间给别人,不能拿你的对去压迫别人表态。’”

包括像对六四等事件的看法,龙应台多次表示,在她书中都回答了,但温克坚认为,“龙应台的写作当然充满了对专制体制的抨击,为民主辩护的感性文字。不过稍稍让人疑惑的是,这种对普世价值的一般性表述能否替代对特定灾难事件的发声?尤其是对典型公共事件的发声?”温克坚举近期藏人持续自焚的人到悲剧为例,大陆媒体与多数知识份子都保持?可耻的沉默,“但是我们清楚的是,这种沉默是因为我们对风险的考量,归根结底是一种耻辱。面对强大的压制性体制,面对触目惊心的人权灾难,我们无法依靠空洞的价值表述来遮盖我们的懦弱和获得内心的释怀。”

“不过对议题进行精心筛选,对效果进行细心计算,在某些议题上大声抗议,在某些议题上优雅的沉默,这是人们想像中那个感性悲悯的龙应台吗?这是那个号称华语世界第一支笔的”龙卷风“吗?这其实更像一个政治家的做法。”温克坚说,“这时候,我们才发现,龙应台本来就是一个政治家。”

举近年台湾各界政治人士,包括连战、宋楚瑜、吴伯雄、谢长廷等以各种身分登陆,“从大陆民间视野来看,在两岸悬殊的政治势力对比中,这更像是中共统战格局里的某些角色。龙应台是这群角色当中的一个吗?”

“龙应台当年不是台湾民主化的斗士,今天自然不能期待她成为大陆民主化过程中的同行者。”温克坚对龙应台的演讲,提出一个回应结论,“假如我真有机会在香港大学当面向龙应台提问,其实我只会问,最近天气如何?因为那些有关大陆的hard questions,对强调soft power的龙应台,可能是多此一举的冒犯。”

【自由时报】2012.12.10

分类: 补遗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