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发现、评估这些新的政治变量?答案在刘晓波先生那里。

中共十六大以前,刘晓波对此曾有论述,面对当时高层人事和权力分配,刘晓波认为“社会陷入了无尽的猜迷游戏”,而高层则以“神秘和恐怖”对待民间的好奇与猜测。刘晓波对这样的游戏毫无兴趣,他认为“中国的未来不在他们(值独裁者——作者注)手里。”后来,刘晓波写出了《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刘晓波是否在故弄玄虚,是否只是在玩弄词藻?

开放可以形成变量,刘晓波敏锐地察觉到开放性社会(不是开放性政治)将为政治带来的变化,他意识到以社会变化推动政治变革将是未来的趋势。有人说《零八宪章》是向当权者卑辞乞求的上书,这是大错特错,早在2008年以前,刘晓波先生就抛弃了对中共传统政治的希望和过多解读,致力于社会层面的观察、分析和活动,《零八宪章》是抛开中共向全社会发出的呼吁,我请所有中国政治观察者不要忘记这一点。

可是,当刘晓波早就意识到公民社会发育对中国政治变动具有更深刻力量的时候,习近平却只能局限在政治领域尽可能多地掌控权力。如今,他成功了。但他从此可以睡安心觉了吗?

……

【公民议报】2017.09.27

编者注:标题为本站编辑所拟。原文链接:权力一统,危机四伏——我看十九大后的习近平

分类: 补充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