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时报】北京此后如何作梦?

每年的六四,都是一把测量尺,既测中国崛起的高度,也量中南海胸廓的宽度。今年是习近平宣布中国梦(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的第二年,截至目前为止,这个梦还很渺小,不足以让中国以及各地的亲中派昂首阔步。

六四前夕,不仅中国境内的维稳举措加大力度,逮捕行动空前,连美国议员建议将中国驻美使馆门前的街道,以刘晓波命名,中国外交部也神经紧绷地批评此举为挑衅行为。

昨天,中华大学副教授曾建元在香港海关被拒绝入境,关员暗示是北京指示。这是台湾公民赴港参与国际学术活动被拒入境的第一次,至关重大。这说明,香港当局已经向“一国一制”倒卧,自取其辱之余,戕害到台湾人的旅行自由,这负面效应可就外溢到中国对台工作上来了。

习总书记上台后,对疆藏的高压,比胡锦涛更有过之,完全未因习氏夫妇与藏传佛教的关联而有调整。对于已吞下口的香港,不比尚待饵诱的台湾,近来的时局只紧未松,“占中”已可预见的白热化,令香港做为“一国两制”的橱窗,可谓彻底崩盘,花再多对台统战力气,都很难挽回。

这回,则是惹到了台湾人头上。台湾学者到香港参加会议,不是个人问题,这等于昭告赴港存在着言论与行动的门槛,这门槛是港府照着北京的设计图砌的,谁过谁不过?香港法制业已荡然。问题是,这与习近平在三一八学运后,指令中国涉台系统对两岸关系重新总结,且从对国民党独沽一味,大动作且更细緻地“切割”台湾各阶层,深怕挂一漏万,完全逻辑矛盾,作用抵消。

以中南海一向的谋算,不应该出现这么大的误失,让台湾连真相辨识也省了。唯一可解释的,就是六四阴魂不散,习仲勋之子,陕北跑老,胆子跑小,巨大的身形,竟蜷曲在权力的墙角。这个样子,如何作梦?

记者邹景雯/特稿

【自由时报·冷眼集】2014.05.3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