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综合报导]中国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日前因肝癌恶化保外就医,13日癌逝。媒体指出,有多名受访、到医院声援刘晓波的维权人士,事后相继失联,疑似被逮捕。对此,海外流亡人士痛斥中共发明了“探病罪”。

中国维权律师丁家喜一行人,11日突破当局封锁,到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附近。(图取自推特)

根据《中央社》报导,刘晓波今日不敌病魔,病逝沈阳,这对于大肆扩张南海势力范围、推动一带一路、扩大国际话语权的中国当局而言,不啻是把中国梦最丑恶的梦靥揭橥于世人眼前,也让忌惮中国日渐壮大,面对中国剥削人权时,选择捂上耳朵听不见的各国,就算蒙上眼睛也不能再看不见。

中国当局日前要求,所有戏院在放映电影前须先播放长达3分41秒的“光荣与梦想-我们的中国梦”宣传片,大谈民主、自由、平等、公正与法治,但宣传片里演员口中的中国梦,并不是刘晓波追求的真民主、真自由、真平等、真公正与真法治。刘晓波的死,狠狠打醒北京使尽洪荒之力描绘的中国美梦。

在刘晓波病逝前,中国维权律师丁家喜11日突破封锁,到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附近,拉布条声援刘晓波。但多名流亡海外的中国异议人士今日在推特表示,事发至今,丁家喜已失联10几个小时,手机也无人接听,同行的郭闽、胡双庆、欧阳经华、李明,姬原等人,也相继失去联系。

来自辽宁的王姓人士在推特表示,丁家喜一行人在声援行动后到崔姓友人家住宿,隔天就在沈阳北站被抓。

来自上海的推特用户“Truman Day”,近日都蹲守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并不时发布图文消息。这名男网友目前也宣告失联。

另外,流亡德国的异议人士苏雨桐在推特表示,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今日接受《美联社》电话专访时突然断讯,美联社问,“当局是不是限制你谈刘晓波问题”,鲍彤回答,“是,如果他们放刘晓波治病,我就不会谈这个问题。”说到此处,电话却突然中断,鲍彤的对外通话目前也被切断。

【自由时报】2017.07.13

分类: 报道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