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无情,岁月如梭,转眼间晓波离开我们已经五年了。

五年间,国内国际局势发生了根本且不可逆的变化:修宪等一系列集权手段,彻底撕下了党国曾经的改革开放外衣;三年疫情,让高科技为依托的数字极权更加深入地控制了中国人的社会生态;相应地,以贸易战为发端,中国与西方渐行渐远,脱钩方殷,一场制度、价值观、发展模式的世纪之争刚刚拉开帷幕。

在晓波坚持反对的近三十年里,国内国际形势不及今日之严峻,在冷战结束的严峻局面和六四屠杀的道义亏欠双重作用下,中共当局采取了“韬光养晦”、重启改革开放的存续策略,一方面中国经济由此获得了持续多年的高速发展,一方面极权下的社会、文化、言论、活动获得了狭小但看似可持续的成长空间;相应地,国际社会以接触改变为想象,以交流活动为依托,给予了中国经济发展的舞台,并将希望寄托在市场化、信息化、全球化所带来的自由化改变之上。

在这一情势之中,以晓波为代表的中国异议反对人士,一方面坚持彻底的异议反对立场,坚持中国的民主化方向,将希望寄托在新形势下的民间成长之上,展望“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一方面试图回应新的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结合成长中的新社会阶层,与不得不重启改革开放的中共当局互动,配合国际社会的普世价值诉求,推进中国的自由化改变,作为中国民主化转型的基础。

晓波为此展开了持续的异议表达、并组织签名行动、创办独立中文笔会、推出《零八宪章》等等,试图在异议反对和更广阔的社会进程之间架起桥梁,为包括中共当局在内的自由化转变日积月累。然而,事与愿违的是,在重启改革开放的存续策略中,横空出世的是一个重装上阵的更加顽固和狰狞的新极权体制,不仅在国内持续收回一度狭小的空间,更在价值观、制度和发展模式上展现出一步也不后退的强硬立场。

回顾晓波坚持反对的近三十年时间,以及晓波离开我们的这五年,日益严峻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现实越发清晰地凸显出,以晓波为代表的中国异议反对人士所坚持的不可或缺。越来越强横的新极权体制告诉我们,极权体制才是问题,民主化才是出路。同时,以晓波为代表的中国异议反对人士前赴后继,生死以之并未获得现实可见的成果或积累,中国也并未如国际国内诸多人士所预期的那样更加自由化,则无情地展示出极权体制扎根于历史、利益和六四屠杀等道义欠债之上的刚性,极权体制不会自我改良、不会容忍社会发育,更不会与谁互动,而只会在自我固化的僵化反动道路上走向危机,并在危机中瓦解。

在风雨如磐的当下,回顾晓波一生的反对道路,我们要记取的是他的坚持反对,他的始终如一,他的百折不回;同时要认清日益严峻的数字极权新时代,认清这个试图掌控一切同时消灭一切异己的极权体制。历史并未终结,极权体制的强大只是其攫取能力呈现出来的表象,它并没有也不可能获得多数民众的政治支持,而只会在攫取和压制社会中走向尽头,招致全面和深入的反对浪潮。

在此刻,在这个看似绝望的当口,我们应保有信心,不畏极权强大的幻影,极权体制反人性的本质注定了其属于历史错误的一方,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像晓波一样,坚持反对,至死方休,无论以何种形式。

晓波助澜会
2022年7月13日

【晓波助澜会】2022.07.13

分类: 评价与介绍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