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中文网的推特说,李文亮的死让“中国网民出现了空前的一致”。这个说法基本符合事实。以笔者国内的微信朋友圈看,平时不咋吱声的人都暧昧发出了一根蜡烛的图片配以含糊哀悼的字眼,有些甚至就是一张蜡烛图。此情堪比当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能领奖时,国内某些朋友将自己微博上图像换成一把空椅子的样子。

但刘晓波的死却远没有李文亮医生的离世引起那么多人的同情与悲伤。这是为什么?

当然,最关键是中共控制言论自由,压制信息传播,导致墙内普通的民众很少知道刘晓波是干什么的?高耀洁曾做过什么?2003年的非典究竟是靠党领导下的中国人民依靠制度的优越性战胜病毒呢,还是因被301医院的蒋彦永向境外媒体披露才引发中共内部争斗,免掉两员省部级官员,公开疫情信息让民众知道最坏的情况而自觉,加之科研、天气等诸多原因才得以遏制?至于几个月前在美国去世的王淑平医生,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强国人就根本不知道这个人!

但他们都认识李文亮这样的人。他中产、小资、爱国,良心未泯,是典型的当下过日子的强国人。如果没有这场意想不到的瘟疫,他正陪着妻子静候自己的二胎婴儿,憧憬着党领导下的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大梦。可是,这类似萨斯的新冠状病毒出现,让他警觉。他处于对同学朋友的关爱,在微信群里分享了这些信息,叮嘱大家注意,同时也没有忘记告诫大家“千万不要外传”。从这个角斗来说,他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吹哨者。可惜,他猪一样的群友却出卖了他:这些人绝不是有意,只是粗心加外行,不知道转发时该如何掩盖原件的名称、头像等,导致网警轻易就查出了谣言的源头。于是,他被训诫,被迫认罪,被迫“明白”今后不再犯法。全中国墙民都从央视新闻中得到了教育“网络不是法外之地”。

如果不是疫情爆发至湖北以外乃至全国,而是在局部控制住了,比如死者不过40-50,确诊不足2000且基本都在湖北,那么李文亮即使是被感染、死去,他也不会引起全国人民的关注。偏偏,这次的疫情比非典时期大得多,隐瞒的关键时期也太长,导致国内损失绝对是十七年前非典的十倍以上。因此,李文亮医生的“泄密”才赢得了墙民的高度同情,也对他的训诫感到寒心,对于他最终死去,则是悲情到了极点!

墙内绝大多数的民众都是这种思路:刘晓波,那是想当“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求仁得仁嘛,随他牺牲好了。万一成功,我跟着搭便车,但绝不掺合。因此,刘晓波的得奖也好,死去也罢,和这些民众的生活是没有半毛钱关系的;而蒋彦永医生呢?你是高知又是御医,你说话没人把你怎么样,也不是我升斗小民可以学得来的;至于那些死磕派律师或什么公民记者陈秋实等,他们都是想出风头。我不想出风头,我只想安稳过日子。因此,他们还是和我没有关系!

李文亮医生就不一样了,他和墙内绝大部分的民众心态一样: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平时追求进步,入个党以方便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平日多研究吃喝烹饪,偶尔看看“逻辑思维”还以为开阔思路、独立精神了,看到网上支持香港警察的帖子也转发一下(虽然他并不了解香港人的诉求)。看到可能危害周围亲友同学的事情悄悄在小群里分享一下但告诫千万不要外传……这些,都是墙内绝大部分的民众每天、每月、每年都亲历的,可是,连这么一点点过小日子的基本权利,居然也没有得到保障。更要命的是,回头看,他传播的谣言百分百都是真的(那个时候对新冠状病毒尚未命名,且与萨斯病毒高度相似),而眼下墙国人却因他的谣传病毒害得被全世界主流国家封锁,强国内的各省市也彼此间也相互封锁,很多患者得不到救治,只能被集中隔离、集中等死或靠自己的免疫力活下来。这个时候,看到李文亮医生的离去,倒映出自己的影子,就有了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感受。

想做一个李文亮,跟着党妥妥地过日子都不行,于是就在网上表达他们的悲哀,导致“中国网民出现了空前的一致”。不仅是同情李文亮医生,主要是悲哀自己的处境呀!

吴言 于雪梨

【万维博客】2020.02.07

分类: 评价与介绍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