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的2017年7月13日,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肝癌并发症在国安人员看管下去世。如果他还在世──而且中国当局遵守义务──以“煽动颠覆罪”被判刑11年的他本应于今年6月21日刑满出狱。

刘晓波过世以来,中国政府的压迫日益严厉──7月1日实施的香港国安法正反映出现状的晦暗。

如果刘晓波还在世,他将有机会与近期出狱的好友陈卫、刘贤斌重聚。他俩都是刘晓波组织的民主派宣言《零八宪章》的签署者,分别服完9年和10年刑期之后于今年获释。但刘晓波不可能见到秦永敏和黄琦,他们在刘入狱后以莫须有罪名被捕,分别判刑13年和12年,仍在狱中服刑。

如果刘晓波还在世,他将会知道以前没听说过的年轻活动家被拘捕,例如同为27岁的蔡伟和陈玫。他们因为保存中国新闻媒介及社交媒体平台上被审查删除的新冠肺炎相关材料,从4月被羁押至今。

中国人权活动家正在经历自1989年天安门及全国各大城市和平示威以来最严酷的迫害。不过尽管政治环境令人窒息,争取中国民主、人权的抗争仍在持续。

2月,当局逮捕维权人士及律师许志永,他在被捕前几天发文批评中国政府防治新冠肺炎不当,呼吁国家主席习近平辞职。7月6日,北京警方逮捕法学教授许章润,因为他发文痛责中国共产党的统治。

这些中国人权活动家、律师和学者并非对行动可能带来的后果抱有幻想──许志永和许章润曾一再表示随时准备坐牢。相反地──如他们经常对我说的──令他们感到义无反顾的是对不公不义的愤怒,对被迫害者的同情,以及维权人士与律师之间的团结精神。维权人士们也很希望能纪念刘晓波──作为朋友、精神导师和中国人权运动的象征人物──的毕生遗志。

如果刘晓波还在世,他可能会欣喜于世界终于看清中国共产党的真面目,及其对全球人权造成的威胁。

就在上个月,针对新疆估计达一百万突厥裔穆斯林被任意拘押,美国政府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并对涉及在新疆迫害人权的中国官员实施制裁。6月下旬,50位联合国人权专家共同发表前所未有的联合声明,呼吁审查中国政府的人权纪录。

为回应中国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英国政府已放宽3百万香港居民的签证权利,加拿大政府则中止与香港之间的引渡条约。美国国会已推出法案,可能对帮助北京镇压香港的外国银行实施制裁。连一些平时不愿在人权议题上挑战中国的国家,例如印度和日本,都对香港情势表示关切。

这些行动都很重要,但各国政府必须持续支持中国国内的维权人士,他们才是推动改变的真正力量。值此黑暗时刻,中国维权人士的光明来自各国政府对他们的公开声援,以及要求废除据以逮捕他们的不义法律。各国政府可以支援这些维权人士的志业,在政策辩论中考虑他们的观点──而非仅听中国政府一面之词。各国政府可以为中国国内的活动提供资源,并在维权人士被迫离开中国时给予庇护。

在法庭上发表的辩护词中,刘晓波这么说:“因为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拦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国终将变成人权至上的法治国。”国际社会应当尽其所能,让他的愿望成真。

【人权观察】2020.07.13

分类: 评价与介绍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