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暴发户心态的中国(下)

不仅先富起来的人们具有暴发户心态,就在中共现政权的“大国外交”中,也明显地表现出“爆发户”心态。在过去的百年历史上,困扰中国外交的主题一直是“救亡、雪耻、复兴”六个字。现在,二十多年的经济高增长,使综合国力有了较大的提升,民族主义情绪再次高涨,中共外交也开始由被动防御转向主动出击,而出击的最大资源就是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及金钱外交。

特别是在六四大屠杀之后,由于道义上制度上备受国际主流社会病垢的劣势,中共用于支撑自己合法性的主要资源是“政绩”,政绩的主要标志是“我们正在阔起来”的宣示:一方面炫耀中国的经济增长和财富增加的高速,自我夸耀为世界上的“一支独秀”,进而夸耀综合国力的增强;另一方面在与发达国家的交往中,特别是在涉及到政权利益的台湾问题和人权问题上,中共惯用金钱开路的策略,用大把的订单和政府采购来换取政治利益。

在全力发展经济和一切向钱看的大政方针之下,中共政权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变成了“经济政府”,很像“中共无限公司”,政治局变成了董事会,党魁是董事长,总理是CEO,其它常委及委员是权力大小不等的董事。没有制度和道义的基础支撑的中共外交,像其处理内政问题一样,没有长治久安的战略,而只有急功近利的策略,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短期行为主宰着中共的内政外交。

君不见,为了讨得西方大国对中共对台政策的支持,也为了让西方人少在中国的人权、政改等问题上说三道四,大凡中共党魁及其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出访西方大国时,皆要带上大把的银两抛洒一番,最近的实例莫过于温家宝的访美和胡锦涛的访法,不但求着让这些西方政要干涉“中国内政”,还要花上足够的银两才能使哀求奏效。温总用60亿购买布什对台湾的警告,还有访美前后的两次大采购,据“美国之音”方冰报导,采购额高达数百亿美元;胡主席用几十亿欧元换取希拉克对台湾的指责,竞争京沪高铁的日德法三国,也因胡的访法而使法国对日、德占有优势。同时,随便撒点碎银子拉拢一下欠发达的穷国。

在胡锦涛踏足法国之前,中共政权为了保证胡的访法成功,不惜耗费巨资来营造这场中法友好秀,前所未有地空运了约五千人规模的“中国代表团”到巴黎参加巡游表演,仅北京一地就有7百多人。还从中国用集装箱运来一条高9米,长100米的长龙,这条龙能在巴黎出现,花费至少要200万欧元。北京还为了把游行搞大,让当地华人社团帮助请人,每人40到60欧元。

这样的金钱外交,固然可以为中共高官带来到处红地毯的虚荣,为中共政权换取保持国际环境稳定的政治利益,但却尽透着本末倒置的荒诞:欠发达中国的元首像个腰缠万贯的大款,而发达法国的元首倒像个讨好富豪的推销商,而那些欠发达国家的元首很像富豪中国的穷亲戚。而在这种荒诞的背后,是中国大多数弱势群体的绝望,为了保住自己的老屋,为了在年终讨回一两千元薪金……不断出现的自焚抗议的极端行为,足见当下中国还没有阔到向世界撒钱的程度!

在普遍贫困的毛泽东时代,老毛为争当欠发达国家的领袖,一面逼着百姓勒紧腰带,一面对那些无赖国家提供无偿援助,但普遍愚昧的国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疑问。现在,权利意识觉醒了的纳税人有权质问:请人参与巡游表演的每人40-60欧元,已经足够一个民工两个月的工资!难道中法关系真的重要到花重金操办“中法文化年”的程度吗?我们为“中法文化年”买单,与己、与公益究竟有何益处?持续数十年的金钱外交,与国民权益和国家利益有什么好处?

以一党政权利益为导向的金钱外交,实质上是让全民财富和国家资源服务于特权集团的利益,从效果上讲,也只是一种应对国际压力的权宜之计,只能得到眼前的暂时利益,而无法使中国真正融入世界的主流文明,更无法赢得国际社会发自内心的真正尊重。

2004年2月3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4.02.0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