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强烈抗议中共广西当局对陈勤教授的迫害

近一段时间,体制内的名教授、名记者、名专家接二连三挑战中共的言论管制,使2004年的民间维权出现了一种新气象,越来越多的体制内知识人把言论自由的信念变成公开捍卫言论自由的行动,他们公开个人良知的义举,必将激发出民间维权的更大勇气,也将使中共的镇压成本陡然上升。

我在欣慰于体制内异见者的公开崛起的同时,也不能不向另一位体制内异见者陈勤教授表达由衷的敬意,并向广西安全部门提出强烈抗议:7月24日下午,曾经在2003年发表过名文《中国七大恶心》的广西师范大学教授陈勤,在去医院的路上被广西国家安全部门的警察带走。

广西安全部门的迫害人权令人愤怒,陈教授的身心健康令人揪心。据陈教授的家属透露,上周五,在被关押期间,陈勤教授心脏病发作,造成左半身麻木,现在连话都说不清楚了。随后,陈勤被送往南宁的医院接受治疗。另据陈勤教授的学生表示,陈教授目前“颅内高压”的症状,显然与安全机关的讯问所造成的巨大精神压力有关。如果陈教授真有个三长两短,广西安全部门便负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

陈勤教授所写《中国七大恶心》一文,也应该是体制内异见的代表作之一,曾经是去年互联网上的著名网文,一段时间内,在大陆的时评类网站和BBS上,其点击率排在前列。在更为开放的民间网站中,曾被一再置顶。记得我第一次看到此文时,那种对官方喉舌的切中要害的揭露和讽刺,读来真是过瘾,畅快淋漓之外,还能在幽默中享受审美的愉悦。所以,我当时曾经高声把全文读给妻子刘霞听,让她也分享我的阅读快感。

之后不久,就听说转载“七大恶心”的《北京新报》受到严厉整肃:撤销刊号、停止出版。现在,文字狱的魔爪居然伸向了作者本人,且是在陈教授赴医院看病的途中。

陈勤教授的被捕,是在“七大恶心”发表一年以后,虽然不能排除陈教授仍然上网纵论时政的原因,但也决不是一个孤立的个案,而是与体制内异见对当局的一系列公开挑战有关。

体制内异见者大都是具有一定党内地位和社会声望的知名人士,在体制内外有着广泛的人际关系,他们要么是老党员、老干部,要么是著名的教授、学者、作家、记者,他们的政治身份、体制内位置和社会声望,很难被定义为“敌对势力”,让中共难以像对付体制外异见者那样,动不动就下收监判刑狠手,而其它方式的整肃——无论是警告和劝诱,还是行政处罚——的威慑作用日益下降。即便抓人了,也不敢关押过长时间(蒋彦永先生就是最近的例证)。

换言之,以中共政权的体制逻辑而言,对于任何敢于公开挑战政权的政治异见,决不会听之任之;但政权的合法性危机、历史大势的浩浩荡荡、民间力量的不断扩张和国际主流社会的压力,使中共现政权镇压异见的成本日益加大,它已经无法、也无力完全压制此起彼伏的民间异见。特别是,中共对体制内知名异见者的应对,基本处于进退两难的窘境之中:不整肃不行,害怕星火燎原的连锁效应;整肃太狠也不行,害怕造就道义英雄,引发国内外的更大反弹。

所以,中共既忌惮于拘押著名人士的成本太高,又要煞一煞体制内异见者的近期锐气,于是,就选择了边远省份的不太有名的陈勤教授下手。

如此机关算尽的文字狱,除了再次透露出现行制度敌视言论自由和民间异见的独裁本质,又一次揭示了现政权的虚弱和下作。

在此,我强烈抗议广西安全部门对陈勤教授的野蛮迫害!敦促当局立刻释放陈勤教授!敦促广西当局的有关部门对陈教授受到的身心摧残给予道歉和补偿!要求中国的各级政府在宪法的约束下施政,切实兑现“保障和尊重人权”的承诺,兑现保障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等宪法赋予的权利。

2004年8月4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4.08.05

《中国七大恶心》一度引起轩然大波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