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北京时间2005年1月30日22点,伊战之后的首次大选在全世界媒体的聚焦中结束。

这个长期被暴政和战争蹂躏的国家,终于在民主重建的道路上迈出了关键的一步。如果说,倒萨之战推翻了暴君,仅仅为民主伊拉克扫清了舞台,那么,此次大选的成功举行才真正拉开民主伊拉克的序幕,伊拉克人开始把未来的命运握在了自己的手中,通过选票来表达自己的意志。

鉴于伊拉克的安全局势,选前,有人怀疑大选能否如期举行,有人预测投票率将很低,能达到50%,已经不错了。然而,令整个世界吃惊的是:在恐怖分子的日益升高的恐吓和频繁发生恐怖袭击之下,勇敢的伊拉克人还是坚定地走向投票站。高达72%的投票率,已经超出了选前所有最乐观的预测,甚至连布什政府也没有想到。

伊拉克大选的投票按计划结束以及高参与率,向世界传递了多重积极的资讯:

1,无论何种文化、宗教、民族,也无论人的素质有多大差别,都希望生活在免于恐怖的自由之中,因为心向自由来自人性本身。特别是长期处于极权暴政统治下的人民,就更渴望自由、民主与和平,更珍惜来之不易以民主方式重建家园的机会,更珍惜自己获得的民主权利。不要说已经民主的土耳其,即便是在短短三个月内完成的阿富汗、巴勒斯坦、伊拉克三地的大选,已经足以让民主不具有“普世性”的论调闭嘴!

2,在这个日益功利化的世界上,铲除暴政和推广民主,不仅需要硬实力,更需要超越狭隘功利的理想主义;不仅需要如何操作的智慧,更需要敢于践行自由理想的决断和勇气,即便面临着巨大危险,也要敢于践行。如果说,伊拉克人应该感谢美国以巨大的牺牲帮助他们铲除了暴政,那么,发动倒萨之战的布什政府更应该感谢勇敢的伊拉克人民。因为,倒萨之战的最终胜利和大中东战略的推进,在根本上取决于伊拉克人能否在美英联盟的帮助下完成民主重建。

3,在当今世界,实现世界和平与人的尊严的首要前提,是铲除暴政和推广民主,让自由之火照亮全球。对此,发达的自由国家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特别是面对作恶多端、不肯改悔的暴政之时,也面对渴望自由却又无力摆脱奴役的人民之时,发达的自由国家有义务帮助不甘于奴役的人民获得解放,通过多种手段瓦解暴政。当然,最佳方式是用和平演变来瓦解暴政。当用尽所有和平手段而仍然不起作用之时,作为次优选择的武力除暴便不可避免。正如布什总统所言:自由在美国的存续和安全和世界和平的最大希望,越来越依赖于“结束每个角落的暴政”和“自由在其它国家的成功。”

4,9.11以来的国际现实证明,对于那些只讲实力而丝毫不讲道义、一味穷横而不知妥协的极端邪恶国家,最有效的应对方式就是在反恐中诞生的布什主义:以推广自由民主为目标,以先发制人的打击为手段。9.11以来,布什主义已经把自由力量向前推进的一大步,在最难现代化的伊斯兰世界铲除了的两个最暴虐的政权,阿富汗大选顺利完成,伊拉克大选以高达72%的高投票率结束。同时,布什主义的威慑力,使独裁者卡扎非开始弃恶从善,一向强硬的伊朗在核问题上有所让步,暴君金正日不得不参加六方会谈,巴以关系也因老恐怖分子阿拉法特的病死而现出和平曙光。

据《纽约时报》报导:在袭击不断的巴格达,开始时投票人数不多,选民蜂拥而出,一些投票站都快挤爆了,街道上充满了节日的气氛。一名美国军官说,“你能感受到那股热情。”

今天,我写下这篇短文,也是在分享着伊拉克人的喜悦。

但我更不该忘记,为了自由伊拉克的诞生,1300多名美国士兵殉难,也有许多伊拉克人死于战争和恐怖袭击。就在此次大选中,又有36位伊拉克人死于恐怖袭击,有人就死在投票站或去投票的路上。

他们是为重建自由伊拉克而死,他们的名字,理应铭刻在自由伊拉克的纪念碑上,也理应刻进全球民主化进程的历史。

2005年1月30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5.01.31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