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暴君毛泽东,有种似是而非的观点认为,毛泽东的罪过之一是破坏了中国文化传统,特别是他所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对文化传统的毁灭可谓前无古人且举世无双。然而,这种观点违背了起码的事实。

以虚幻臆断来割裂中国的传统,即把儒家仁学作为中国传统全部或主流,如果这样的臆断被当作史事接受,五四运动和文化大革命对儒家的全盘否定,就确实是对中国文化传统全盘否定。然而,在事实上,中国传统文化远不是士大夫眼中的儒学所能涵盖的。中国文化传统是个综合体,不仅有吃穿住行、思想文化、道德习俗和政治制度的多个层面的区别,仅就思想遗产而言,起码也有儒、法、道、佛之间的不同。文化层面上的中餐与西餐、京剧和歌剧、格律诗与自由诗之间的区别,与制度文明层面上的独裁与自由之间的区别就完全不同。

毛泽东在文革中所反对中国文化传统主要是儒家,这种反传统是根据他个人的好恶、特别是根据其政治需要的选择性反传统,而非笼统地反对中国的整个文化传统。恰恰相反,毛泽东是中国传统中的最暴虐最阴暗的部份的继承者。

就中国文化的几大思想流派而言,即便抛开另外两大思想流派道家和佛教的传统不谈,仅仅就制度文明而言,儒家和法家在支持独裁皇权上完全一致,不同的只在于独裁放牧者如何“驭民”上;儒家主张道德至上的施仁政,而法家主张严刑峻法。落实到中国古代的现实政治层面,实际上起支配作用的统治规则是秦始皇开创的“秦制”,这一点毛泽东看得最明白:“历代都行秦政事!”也就是说,现实的政治统治所遵循的规则,首先不是儒学传统而是厉行恐怖政治的法家传统。帝王们大都满口仁义道德而骨子里杀戮成性,毛泽东的统治术所继承并发展到极致的,也恰恰是这一点:满口“为人民服务”而骨子里“以百姓为刍狗”。正如鲁迅所言:从仁义礼智信的字缝里读出的只有“吃人”二字。

总之,恰恰在制度文明和现实政治的层面,毛泽东是传统的最大继承者,那种贯穿中国历史的政治上和思想上的独裁,从秦始皇到毛泽东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古代家天下独裁发展为现代党天下独裁,最后变成绝对的个人极权。

2,从毛泽东的私人爱好和读书清单,也可看出毛泽东是中国传统中人。号称信仰“马列主义”的毛泽东,并没有读过几本马列经典,他的大书房里,他的那张特大号木床周围,摆放的大都是中国古书。

在个人爱好上,毛泽东喜欢京剧、书法、诗词和史书,写得一手好字,喜欢与那些御用知识名流们唱和,讨论古诗的创作规律;在诗词创作上,尽管不像吹嘘的那样伟大,但也有点古诗功底和诗人的想像力;

毛泽东熟悉中国历史,特别是对中国帝制政治的百科全书《资治通鉴》最为熟悉,讲话时最喜欢引用中国典故,是借古讽今的高手;他想寻开心时,除了喜欢听京剧、找女人、游长江之外,还喜欢招来几个御用史学家讨论历史问题;他最擅长的拿手好戏,是借重评古书和古人来发动政治运动,最著名就有“批武训”、“批海瑞”和“评《红楼梦》”、“评《水浒》”。

3,毛泽东像历代农民起义领袖一样,掌权后便疯狂地掠夺前朝财产和毁灭前朝遗迹,文革中他号召的“破四旧,立四新”毁灭了无数古代珍宝,让人想起西楚霸王项羽对秦朝咸阳城的焚毁,想起农民起义领袖黄巢之一路血洗所过之处(民间俗语的夸张说法甚至有“黄巢杀人八百万。”),李自成之大肆劫掠京城,张献忠之疯狂屠川,太平天国之血洗“天京”……,与毛泽东对前政权的财产之掠夺、人员之镇压和文化之毁灭,实乃一脉相承。唯一不变是越来越绝对越暴虐的独裁。

4,1949年后,毛泽东进行一系列党内清洗,从高岗、彭德怀到刘少奇、林彪的毁灭,更是中国帝制传统的当代翻版。翻开中国历史,在残酷的宫廷内斗中,杀功臣和屠高官是中国历代帝王惯用伎俩,帮助秦国变法图强的商鞅被车裂,为汉高祖刘邦打江山的韩信被诛杀,明太祖朱元璋对重臣的大规模屠戮,不过是帝制时代大杀功臣传统的最突出的代表而已。古代帝王杀功臣以肉体灭绝为主,而毛泽东杀功臣要肉体与精神的双重灭绝。刘少奇是在被“全党共讨之,全民共诛之”以后,才在身败名裂的煎熬中死无葬身之地。

5,文革后期,由毛泽东发动的批林批孔和尊法反儒等运动,也不过是二千多年前的秦始皇统治的当代翻版而已。当时,历史上的法家人物,从帝王秦始皇到臣子商鞅、韩非子、李斯至文人柳宗元等,全部得到肯定,而儒家人物却无一逃脱被鞭尸的命运。为此,毛泽东写诗正告转给老毛“提鞋”的文人郭沫若说:“郭老从柳退,不及柳宗元。名曰共产党,崇拜孔二先。”毛还写了《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郭沫若马上写诗七律《春雷》,以彻底否定自己的《十批判书》来向老毛表忠心:“春雷动地布昭苏,沧海群龙竞吐珠。肯定秦皇功百代,判宣孔二有余辜。十批大错明如火,柳论高瞻灿若朱。愿与工农齐步伐,涤除污浊绘新图。”甚至直到毛死了一年后的1977年,郭沫若还在写诗歌颂毛泽东对他的批评:“形象思维第一流,文章经纬冠千秋。素笺画出新天地,赤县翻成极乐洲。四匹跳梁潜社鼠,九旬承教认孔丘。群英继起完遗志,永为生民祛隐忧。”

难道只有儒家时中国传统,而同样源远流长的法家就不是中国传统?毛泽东不仅用法家来否定儒家,而且他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狭隘出发,几乎敌视人类的一切文化遗产,文革中毁灭的是“封资修”,就包括中国的、西方的、苏联的。

6,毛泽东对知识份子的残酷迫害,也是秦始皇开创的文字狱传统的当代翻版。两千多前,统一中国的秦始皇,既是先秦百家争鸣局面的终结者,也是第一个“尊法灭儒”的暴君,“焚书坑儒”首开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传统;秦始皇也是严刑峻法的首创者,他当政后制定了《秦律》,把“轻罪重罚”当作统治的指导思想,动不动就是腰斩、枭首、弃市、戮刑、磔刑、坑刑、定杀、镬烹,还有什么脸上刺字、割鼻子、斩左右趾、男子割势、女子幽闭、诛灭三族、祸连九族等,《秦律》的刑罚之烈、刑名之多,前所未闻。

毛泽东正是秦始皇传统的集大成者,毛本人也公开承认“历代都行秦政事”。文字狱不但贯穿了毛泽东的整个统治时期,甚至在中共还未夺取政权的在野时期,毛泽东就已经开始有组织地制造文字狱,延安整风就是毛泽东在中共党内发动的第一次思想的组织的整肃运动。反右运动时期,毛泽东曾得意地说,我们坑的儒生超过秦始皇一百倍!

秦始皇再残暴,还要制定一部恶法《秦律》,而蔑视“秦皇汉武”的毛泽东,才是中国历史上最“无法无天”的暴君,在掌权后的一系列政治运动中,他都要亲自制定杀人、抓人、戴帽的全国性比例。在造反有理的文革时期,连装点门面的恶法也不要了,公检法全部砸烂,代之以群众专政和军管相结合的暴政,没有检查起诉、没有司法审判,红卫兵私设刑狱和造反派的抄家、游斗,就可以肆意剥夺无辜者的财产、自由和生命。

毛泽东对秦始皇的继承,还可以从党内争斗和官民冲突两方面来得到验证。

1971年9月13日,出逃的林彪一家机毁人亡。随后公布的所谓“林彪反党集团”的主要证据“五七一工程纪要”中,就把毛与秦始皇相提并论:“他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是一个行孔孟之道、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

反讽的是,“五七一工程纪要”对毛的定性,居然在民间自发的抗议运动中得到了回响。1976年的清明节,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中共掌权以来民间第一次大规模的自发反抗运动,“四五运动”所反对的主要目标,表面上是“四人帮”而实质上是毛泽东,运动中喊出的最响亮的口号是:“秦皇的封建时代已经一去不返!”

综上所述,毛泽东的极权统治,与其说是马列主义的顶峰,不如说是列宁-斯大林式新独裁和中国帝制的老独裁传统的结合,且达到登峰造极。

西方学者理查德。罗蒂曾说:毛泽东对中国社会问题的“治疗比疾病本身还糟糕”。因为,毛泽东把传统疾病变成了恶性肿瘤!

2005年8月1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