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毛时代,中国人处在密不透风的“资讯监狱”中,除了看“红太阳”的光辉和听“最高指示”之外,就再也得不到其它资讯;在后毛时代,特别是六四后,中共意识形态的合法性日益削弱,只能乞灵于单纯的经济高增长和虚幻的民族主义来支撑。民间权利意识的迅速觉醒,社会在经济上和价值观念上的多元化格局初步形成,逐渐蚕食僵化的政治一元化。以至于,今日中共独裁已经脆弱到这样的程度:除了谎言之外,再无其它资本为自身辩护。

甚至,它在要求人们效忠时,也是体谅民意的,不再奢求人们真诚地赞美它,而只要求人们的犬儒态度违心地歌颂它。

漏洞愈来愈大

互联网在技术上的难以封锁,正在极大地改变中国的言论状态,使这座“资讯监狱”的底座逐渐动摇,整栋建筑的漏洞愈来愈大,中共的言论管制愈来愈力不从心。甚至可以说,只要争取到言论自由,脆弱的独裁制度就将坍塌。

一、网路突破了官方的资讯封锁,为大陆人提供多元化的、特别是敏感的时政资讯。

二、为民意表达提供了便捷的发言平台,使中国人的公共言论参与日益扩大,并愈来愈平民化普及化。

叁、网络为此起彼伏的民间维权提供了准组织化的平台,以至于,出现了一种独特的民间现象网络维权。

四、民意在网络上的迅速的聚积和表达,使报刊电视等传统媒体承受愈来愈大的压力,迫使它们在时政新闻的报道和评论上,不得不追赶网络资讯和网民民意的脚步。

五、网络民意也在舆论监督上发挥愈来愈大的作用,许多被官方封锁的事件,都是通过网络的披露和流传而变成备受瞩目的公共事件,对官权形成境内外相结合的舆论压力。

不惜工本严控

所以,中共就必然不惜工本地严控网络,它花大钱构建号称网络长城的“金盾工程”,培训出多达几万人的网络警察,把网络异见作家投进监狱。它以市场份额来引诱和要挟西方网络公司。

非常遗憾的是,唯利是图的西方大资本进入中国后,很快就入乡随俗地适应了独裁化的市场,他们不顾中共践踏人权的事实,也不要商业道德的约束,而是为了利益而向邪恶的要挟让步,用先进技术帮助中共提高封网能力。

几家美国的网络大公司,已经变成了“资讯监狱”的修补者,高盛为网络长城提供高科技支持,微软为献媚中共而封杀个人博客,古狗(Google)同意在中国的网站设立过滤词系统,雅虎更是助纣为虐的先锋,居然向中共警方出卖客户的个人资料,致使大陆新闻人师涛先生被判十年重刑。

引起国际关注

美国网络大公司的见利忘义之举,已经引起国际主流社会的严重关注。记者无疆界、保护记者委员会等人权组织高声谴责,美国国会为此举行听证会,一些议员呼吁立法规范美国网络公司在独裁国家的商业行为。

面对已经摇摇欲坠、漏洞百出的“资讯监狱”,西方的大资本家应该认真反省:是继续充当不情愿的修补者,还是扮演自觉的掘墓人?

【苹果日报】2006年2月23日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