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西方人看不懂中国,由来已久。

看不懂古代中国,因为帝制中国的古老和封闭,因而显得怪怪奇奇、神秘莫测。

看不懂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因为红色中国与世隔绝,关起门来天翻地覆。

看不懂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因为转型期中国的混乱或灰色,因为中共政权的极端机会主义,特别是中共官僚的八面玲珑。

在3月14日的中共十届人大四届会议的记者会上,任何人看了温家宝的表演,都会认为中共总理的身段足够柔软,回答敏感问题足够圆滑,对记者的态度也讲礼貌。比如,温家宝为了消除西方对中国崛起的担心,一口气列出十大理由,以证明中国是负责任的大国,也是和平崛起;中国绝不称霸,也不会威胁任何人。但在回答中共压制互联网问题时,他却不正面回答,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先引述西方大作家、大记者的言论,然后再说出几句空洞的官话。

不光是温家宝,以红卫兵作风著称的中共外长李肇星在记者会上的表现,也让人领教了笑里藏刀的技巧。他在回答中美关系的问题时,虽然大都是表达对美国的不满,说出来却是一口一个“美国朋友如何如何”。比如,对中美贸易不平衡的问题,他回答说:“美国朋友除了波音飞机之外,只愿意卖给中国大豆、棉花,还有加利福尼亚葡萄酒、佛罗里达柑橘,有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他们就不卖了。”之后又自以为幽默地用桌上的茶杯为例,大谈“民用”与“军用”的难以界定。

多面的中共,既来自极端机会主义,也来自官僚集团的新人辈出。近年来,虽然太子党们的仕途升迁仍然享有优惠,但根正苗红不再是惟一标准,反而是那些更了解西方的一代人不断窜升,能够娴熟地展示多种面孔的技术官僚,在官场上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比如,靠研究西方政治学起家的王沪宁,被江泽民揽为高级智囊;专门研究西方法治和人权问题的专家夏勇,当上胡锦涛政权的保密局局长;同时,越来越多的海归派被吸纳进体制内,有人坐上省部级的高位,有人变成高级智囊,有些成为大资本家,有些人混成学术权威。他们既懂得如何用英语与西方人打交道,更懂得汉语的暧昧和中国官场及社会的潜规则。他们在两套语言、两套行为方式之间换来换去,让西方人搞不清他们的真面目。在私下聊天时,他们象潜伏在中共内部的地下工作者,但他们的公开言行又是标准的官方卫道士。

随手举出几个熟悉的例子就能说明海归派官僚的厚黑。

现任教育部部长周济,他1980年就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机械工程系留学,先后获工学硕士和博士学位。他在会见西方教育代表团或去西方国家访问时,决不吝啬如何学习西方教育现代化的表态,频繁举办中美大学之间的交流活动(如“21世纪中国高教展首次赴美展”、“中美大学校长‘论剑’西雅图”等);但在国内,他最著名的恶政就是对大学教师和大学生的思想的严控,甚至对校园互联网的痛下狠手,一下整肃了北大、清华等十多个著名的大学网站。

北京大学校党委书记的闵维方,他先后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并在美国德克萨斯大学从事教育经济学和教育财政学方面的博士后研究,还兼任过该校校长助理。他当上北大一把手后,也曾率代表团访问美国名校哈佛,为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取经,但他在国内的治校目标却是全力把北大变成党权工具,他开除了敢言的焦国标副教授,并咬牙切齿地公然宣称:“把一切反动言论清除出课堂!”这句话党棍治校的最著名恶言,简直就是“校园警察宣言”。

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李希光,他以中英两套语言通吃于大洋两岸。他在美国访问期间用英语大讲新闻自由,他用英语写的论文也是阐述自由主义新闻观,让美国人听得非常受用,并惊讶于中国最著名大学的新闻学教授如此开明;而在国内,这位用汉语演讲、用中文写作的李教授,却以专门“妖魔化美国”而著称,公开呼吁限制网络言论自由,享有“言论管制卫道士”的臭名,是网民们最讨厌的御用学者之一。

由此可见,这些人在西方留学的经历,除了为个人资历“贴金”和当作仕途“敲门砖”之外,再无任何意义,非但没有使他们变得更开明更道德更具职业荣誉感,反而使他们变得更狡猾更恶毒更惟利是图。这些不断高升的海归精英们,一个个脸皮都很厚,从来不在乎言行背离,不在乎好话说尽而坏事作绝,却没有任何道德负担和心理障碍。

作为这类厚脸皮官僚的预备军,恰恰是大学生中那些爱国愤青,但对于这些还未走出校园的年轻人而言,再强的爱国心也不会妨碍其机会主义的生存方式。他们昨天还在美国使馆前高声抗议,后天又来这里排长队办理赴美留学的签证。最最奇特的是,在大骂美国与争相去美国留学之间,他们并不认为有什么自相矛盾之处,甚至连一点点心理波折或内心责问都没有,很自然地骂了,也很自然地去美国留学了。骂的时候真的义愤填膺,坐上飞往波士顿的班机时的欣喜若狂更是发自内心,非但没有任何道德负担,反而自我感觉良好,只要有利可图,每一次选择都是明智的。

这就是当下大陆——既分裂又同一的大陆,官方语言和民间语言、公开表态和私下牢骚、喜剧表演和悲剧现实、爱国主义与崇洋媚外之间的分裂,达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但这种分裂又奇妙地统一于人们犬儒化的生存方式之中,惟利是图的贪婪和不择手段的厚黑,换来没心没肺的享乐和富贵攀比的消费。

这样的中共及其官僚,要求西方人看得懂,恐怕是太强人所难了。

老外看不懂中国,不是因为智商不够,而是由于心眼太直,跟不上中国人那九曲十八弯的花花肠子。

2006年3月24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2006.03.24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