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同仁们决定将最后一届“受难者家人奖”授予刘霞女士之际,都有一种名之所归、奖之所归的叹惜和欣慰的交织之情。在中国当代政治良心犯家属数以千万计的不尽行列里,刘霞女士或许是经历了最多次的在漫长的探监路上踽踽独行和苦苦等待的女性之一。在她的丈夫、中国著名异见人士刘晓波博士以前数次的牢狱生涯中,她不仅毫无怨言地奔波于探监的两地之行,用自己日紧月拙的收入给狱中的亲人送去源源不断的物质和的精神食粮;还噙含着坚强的泪水守候在破碎的家中,艰难地支撑着家庭和爱情的至高价值。在两周前刘晓波博士因为《08宪章》的起草被中共当局又一次羁押的突发事件中,我们再一次震撼和感动于这位不凡女性吐出的平静心声:她做好了又一次长期探监的准备……

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为了向普天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政治良心犯的妻子和家人表达由衷的敬意,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四日设立“受难者家人奖”,通过基金会理事们的个人的捐助及其它筹款渠道,将适度的奖金及这一荣誉颁给良心犯的妻子或家人。我们深深地觉得:在人类用良知抵抗暴政的漫长历史中,政治良心犯的妻子和家人是养育人类良心的第一家园。我们以为,向这样一种苦难表达同情,向这样一种坚韧表达敬意,是人类的基本良知和责任。我们的努力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但它表明:我们正竭尽全力与无辜的受难者和他们的家人,从而也和人类应有的基本人权和良知站在一起。人们常常用把中国政治良心犯出色的妻子们比作俄国十二月党人高贵的爱人,这无疑是一种美好的文学和历史的比喻。然而,我们还觉得:在刘霞、张青、曾金燕、袁伟静、贾建英、路坤、陈明先这些历届“受难者家人奖”得主的身上,又有着更为珍贵的、或许也可以称之为“中国特色”的品格。她们都没有十二月党人的爱人们的显赫家世和贵族教育;她们都是生活在最低层的普通的工人、中小学教师、社会工作者;她们还都生活在世风日下、人欲横流的中国当代社会。然而,正是她们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扛起了黑暗的闸门,构筑起一道二十一世纪最为瑰丽的抵抗文明和道德衰落的风景线。她们在默默无闻中用自己冰冷的眼泪、颤抖的悲伤、孤独的守望和对自己亲人的无所不在母性的爱和包容,为任何一种倡导人类普世价值—人权、自由、正义、爱情……的辉煌文件做出了最早、最有力的见证。我们觉得:在某种意义上,她们远比书面的文字更代表了人类的普世价值。

刘霞女士不仅是刘晓波博士和他信念的忠贞妻子,更是一位才情并茂的女诗人。她从二十岁就开始在中国大陆的一些著名文学刊物上发表诗作。她曾经是出版社的編輯和國家稅務局的工作人员,现在是一位从事摄影和写作的自由职业者。她曾经在过去的探监路上以彻心的痛楚写下过这样的诗句:“每年的阴历七月十五/河上会布满河灯/却招不回你的灵魂……驶向集中营的那列火车/呜咽地碾过我的身体/我却拉不住你的手……”。现在她正又一次义无反顾地投入了和当今世界最强大的专制国家机器的对抗。

鉴于此,我们很荣幸地将这最后一届“受难者家人奖”颁给刘霞女士。我们也在此呼吁中国政府给予政治犯和他们的家人以基本人道待遇,并尽快释放刘晓波博士等政治犯。我们也再一次敦请国际社会和更多的中国人关注中国政治良心犯和他们的家人的命运,使中国大陆的任何政治、学术的异见者和他们的家人,都能享有基本的免除恐惧的自由。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独立中文笔会】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