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二十一世纪基金会将本年度的“受难者家人奖”授予刘晓波夫人刘霞女士。

自今年12月9日,本会理事,前任会长刘晓波先生被拘禁,家中遭到搜查,电脑被没收以来,刘霞女士与外界的联系十分艰难,甚至连朋友探访亦受到警方阻碍。为此,刘霞女士委托独立中文笔会代她撰写答谢辞,并向贵基金会表示谢意。在这个艰困时刻,她荣获此誉,倍感欣慰和温暖,感到人类道义的力量与光明。我们深信,晓波得知这个消息也会为之欣慰。

刘晓波曾三次入狱。首次,1989年6月至1991年1月,因参加天安门广场民主运动。第二次,1995年5月至1996年1月,因呼吁为“六四”平反、保障人权。第三次,1996年10月至1999年10月,因呼吁自由民主,批评极权制度。二十年来,除三次入狱之外,其余十数年,刘晓波也始终处于警方监控之下,被持续地监视、跟踪、传讯,甚至遭到绑架和软禁。但是,在这种状态下,刘晓波没有屈服,仍然持守信念,持续不断地为自由民主呼吁,每在重要的时刻,或发生重要的事件,我们都会听到他的声音。此是刘晓波第四次被关押,前景未卜,但他做好了准备,如他一向所说,为了公众的自由,先行者就要付出自己的自由。

刘晓波在监狱中曾给妻子刘霞写了如下诗句:

“你一无所有,只能/和家里的灰尘一起等我/它们一层层/积满了所有角落/你不愿拉开窗帘/让阳光惊扰它们的安宁”:“把我也作为/你活下去的悲惨理由”:“你从一个得不到新衣裳的女孩/长成了往返于探监路上的妻子……”“进入坟墓前/别忘了用骨灰给我写信/别忘了留下阴间的地址”。

他在另一篇文章“心牢中的女人们”中写道:“还有一切政治犯的妻子们、女友们,中共独裁政权把你们的男人关进了有形监狱,同时也为她们制造了更为令人窒息的无形的灵魂牢狱。……她们的忠贞和坚韧,无疑是这个人性沦丧的社会中高贵人性的闪光。即便仍在狱中坚守信念和良知的男人们,也应该为她们的高贵而骄傲,也必须献上一份虔诚的敬意!”

——这是另一种苦难,另一种对自由的承负。如果说,狱中那些男人们的受难为了信念;那么他们的家人所承受的苦难,更多的则是来源于爱。她们告诉我们,为了亲人的爱,人性能够承担什么,付出什么,经历什么。她们在政治压迫的冷色背景上点燃了亮丽的人性光辉。她们是残酷中的温暖,暗夜里的光亮,旷野上的家园,那是包容一切的爱、怜悯、抚育大地的母性。

刘霞是出色的诗人、画家、摄影家,但是她最终的选择是作良心犯刘晓波的妻子,她说“她只能选择这种爱”。在刘晓波坐牢期间,她曾写过这样的诗句“每年的阴历七月十五/河上会布满河灯/却招不回你的灵魂……/驶向集中营的那列火车/呜咽地碾过我的身体/我却拉不住你的手……”。在刘晓波第三次入狱的三年间,刘霞三十八次从北京去大连监狱看望刘晓波,其中有十八次不允许他们会面,她只好留下东西,无奈地离去。“在被冷酷所包围的孤独之中、在连一点点隐私都无法保留的被跟踪和被监视之下,她苦苦等待着、挣扎着,仿佛一夜之间就白发早生。”前几日,本会候补理事齐家贞女士写了一篇文章:“刘霞,让我的心来陪伴你,我们一起痛哭,像所有政治犯的妻子一样,为丈夫的安危,为丈夫的受辱,为丈夫所遇的不公;今晚,晓波不在,刘霞,让我的心来陪伴你。……作为他的妻子,刘霞,你是多么幸运,你是多么值得骄傲!刘霞,光荣的十二月党人的妻子,你一定要坚强。正义在晓波一边,他一定会回家,他们无法永远把你与晓波隔离。”这一次,我们不知道刘霞还要多少次去敲叩监狱的大墙?那道冷铁般的阴影会有多长?她纤弱的身躯会不会被再次击伤?

人类的进步总有代价,而那些代价都是具体的。今年是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这三十年中,为了争取基本人权和言论表达的自由,一批又一批勇者走入监狱,甚至扑倒在地。这里我们不提这些勇者的名字,而要想一想他们身后的人,他们的父母、妻子、女友、孩子:从平妮(魏京生女友)、贺信彤(徐文立之妻)、吴惠芬(刘青、刘念春之母)到众多天安门母亲、到路坤(杨子立之妻)、王英(徐伟女友)、赵群英(靳海科之母),到傅湘(杨建利之妻)、方草(张林之妻)、贾建英(何德普之妻)、耿和(高智晟之妻)、张青(郭飞雄之妻)、高琴声(师涛之母)、袁伟静(陈光诚之妻)、汪雪娥(吕耿松之妻)、王之虹(陈子明之妻)、夏春蓉(杜导斌之妻)、曾金燕(胡佳之妻)、再到陈贤英(许万平之妻)、辛娜(哈达之妻)、陈明先(刘贤斌之妻)、胡晓玲(毛庆祥之妻)、姜杭莉(朱虞夫之妻)、俞陵(王小宁之妻)、段毛英(高勤荣之妻)、曾丽(黄琦之妻)、董敏(力虹之妻)、黄金梅(黄金秋之姐)、杨桂香(杨天水之姐)以及刘霞……。这是一个数量可观的群体,她们不是英雄,是普通人,是英雄身后的受难者。为了正义,为了中国的希望和自由,她们失去了亲人、家庭,失去了她们普普通通的安宁和生活,而要忍受一年又一年的苦难:贫困、孤零、碎心的思念,还有警方的监视、喝斥、威胁,以及身边的歧视。她们除了操劳加倍艰辛的日子,还要奔走于监狱和法院,节省每一个小钱带给狱中的亲人。中国自由民主的伟大希望,是如此具体地进入了她们的生活,或者说为了这一伟大的希望她们是如此具体地承受着苦难。有谁知道,在一个个孤独的深夜,她们流了多少泪水?她们的心破碎了多少回?的确,如授奖辞所说:“她们都是生活在最低层的普通的工人、中小学教师、社会工作者”,“她们在默默无闻中用自己冰冷的眼泪、颤抖的悲伤、孤独的守望和对自己亲人的无所不在母性的爱和包容,……为人权、自由、正义、爱情……做出了最早、最有力的见证。”记住她们吧,记住她们的眼泪、悲痛、贫困、孤零以及所遭受的威胁、羞辱和歧视,记住她们的坚韧、勇气、爱和担当。用我们的心去热爱她们吧,给她们以帮助、温暖和尊重。不仅如此,我们还应该感谢她们,用我们的愧疚感谢她们为中国所承受的牺牲和苦难。

最后,我们再次感谢二十一世纪基金会,感谢你们设立了这样一个奖。它提醒我们关注“受难者家人”这个特殊的群体,她们承受着特殊的苦难和不幸,她们默默地为着中国的自由民主奉献着她们的眼泪、艰辛和牺牲。让我们以虔诚向刘霞,向所有的受难者家人致敬!

在恒久不变的爱中,在坚忍的承担中,她们已经成为英雄!

为言论自由写作自由不懈奋斗的独立中文笔会以她们为荣!

独立中文笔会

2008年12月22日于美国

【独立中文笔会】2008.12.25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