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余杰谈刘晓波受审

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今天(12月23日)在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出庭受审。他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刘晓波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去年12月被捕,已被关押一年。本台就刘晓波案采访了北京独立作家余杰。

刘晓波因《零八宪章》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您认为他颠覆国家政权了吗?

余杰:我看了对他的起诉书。起诉书写他起草和组织《零八宪章》,也提到他在《观察》、《民主中国》等网站和香港一些报纸、杂志发表的一些文章中的观点。靠这样的证据就给他安上“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是非常荒诞的。是典型的以言论治罪。据我跟晓波多年的交往,他是个知识分子,作家,只是通过写作来表达对很多社会问题,包括政治制度的看法。而且他的文章,包括《零八宪章》在内,都是温和、理性和富有建设性的。他反对用暴力手段改变社会现状的做法和观点。所以,如果像他这样一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也会被判刑,我觉得包括我自己在内的知识分子和《零八宪章》的签署者都应该跟他判同样的刑。

你认为当局为什么要选这个时间来审判他?

余杰:我觉得当局精心选择这个时间,恰好是在西方圣诞节的前夕。一个是,所有的人都在忙着过节; 第二个是,很多人和政府部门都放假了。在这样一个节点上,这样一个案件在西方媒体上不会被放在最重要的位子上,西方的政府和人权组织的关注、回应、抗议相对来说就会比平常弱一些。

很多《零八宪章》签署人,包括您在内,都希望跟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零八宪章》已有上万人签署。您认为,这个现象对中共当局意味着什么?对中国社会意味着什么?

余杰:我觉得《零八宪章》是1989年以后,最近20年以来出现的一份最全面,最有深度的,对中国的历史,现状,以及未来发展方向的一个历史性文件。也说明今天中国社会已经发展到这一步:公共空间的发展和人民的人权意识的觉醒。他们对中国社会的未来有一种迫切的呼吁:认为中国社会不能再这样由共产党垄断所有的权利了。仅仅是经济的增长,不能使中国社会成为一个稳定和谐的社会。所以这份文件才会有上万人签名。而且他跟原来的那些签名信不一样,它除了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知识分子外,我也看大量的普通工人,农民,商人,企业家,正在成长中的城市中产阶级也都在网上通过各种途径参与签名。我觉得正是这一点,让中共感到非常恐慌。

《零八宪章》并不主张要以暴力手段推翻中共政权,而是要求逐步走上宪政,民主,自由,自由选举的现代社会模式。中共政权把刘晓波抓起来作为“应对之策”,你觉得有效吗?

余杰:我觉得这是完全没有用的。中共的初衷是把晓波先生抓起来,恐吓其他的人,杀鸡给猴看的策略,但这个策略今天完全失效了。我们看到有那么多《零八宪章》的签署者,公开站出来表示要跟晓波先生一起承担责任。而且我们也看到今天在开庭审理的过程中,虽然有很多人像我这样被囚禁在家里不能出门,但仍然有数百人到法庭外去声援。我们也看到在网上的黄丝带运动。无数的网友在网上发表对刘晓波的声援。可以看到,民主,自由,人权,宪政是人心所向,是任何人、任何党派也不能够阻拦的。尽管他们有几百万军警宪特,尽管中国政府现在手头有最多的钱,比西方美欧国家都有钱,但是他们这样的统治方式,不可能长久持续下去。

(记者:古莉)

【法广】2009.12.23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