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尼克:刘晓波是一株小草

刘晓波于2009年圣诞节被判处11年徒刑。他的罪行是参与起草了《08宪章》,在国门外发表了批评党国的文字。消息传来,世界惊愕。刘晓波于2008年12月8日《零八宪章》发表当天即被中国警方关押,直至2009年年底才开庭审理。此案开审前夕,外界已普遍预计刘晓波将会被判重刑,以起杀一儆百的作用。然而,刘晓波被重判消息公布之后,仍然震惊了全世界。

也许是因为中国近几年的形象外交效用还未完全消失,也许因为此前欧美均明确提出释放刘晓波的要求,也许因为刘晓波业已成为中国目前最享盛誉的政治反对派,也许因为刘晓波虽有犀利的分析评论文字,但政治主张温和,坚持非暴力等等,使得世界舆论仍然对中国政府的判决心存幻想,仍然企望中国政府会作出较为合理的决定,会从中国更为长远的利益算计,会对本为一介书生的刘晓波网开一面。

然而,面对中共铁的宣判,所有这些善良的想法都落空了,所有这些幻想均破灭了!所有这些看似合情合理的推论全破产了。人们不得不推翻所有这些先入为主、似是而非的道理和逻辑,以新的眼光、新的视角检视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追问这些变化究竟会将中国带入何方?这些变化究竟会对世界带来何种后果?

奥运成功:对世界发号施令的通行证?

大概从本世纪初开始,中国对外实行所谓“微笑外交”,提出“和谐世界”、“双赢互利”、“伙伴关系”、“南南合作”、“国际关系民主化”等各种诱人的外交口号,企图防范迅速增长的经济、军事实力助长潮涨潮落的“中国威胁论”。然而,这样一种以打造“软实力”而顺利实现“和平崛起”的地缘战略却似乎由于北京奥运的成功举行而嘎然终止。奥运的举行似乎既是中国成功进入世界中心的标志,又是中国开始转换角色,对世界发号施令的通行证。

为了惩治法国总统会见达赖喇嘛,中方单方面取消中欧峰会;为了避开进入国际社会必须的责任与核查,中国在哥本哈根对世界说不。与此同时,世界超强美国新总统奥巴马低调访华,避谈人权,强调中国在新世纪世界的中心位置;习近平访问日本,破例获得日本天皇会见,凸显出中国地位的今非昔比。一时,中国腰缠万贯,气冲斗牛之象横空出世。而正是在这时,负有沉重历史罪错而又有求于中国的西方强权居然敢于提出释放刘晓波的要求。这岂不是既对中国内政的粗暴干预,也是企图重温他们过去的殖民主义历史吗?对于这种在错误的时间作出的错误要求理所当然被中国政府拒绝,也就不在话下了。

然而,即使上述分析可以解释中国为何不给西方面子,拒绝释放或者轻判刘晓波,但却难以解释中国政府为何选择于圣诞节时宣判刘晓波。今天的中国已经足够强大,所谓明人不做暗事,并不需要避开媒体的视线,为什么还会有如此下策?同时,更令人不解的是,如此强大的中国,为何容不得一个手无寸铁的刘晓波?如此铁桶一般的江山,空前的军力,成倍增长的警力,为何就不能面对一个理性平和的一纸《08宪章》?

使寒冬恐惧的小草

刘晓波本是一名布衣书生,同众多的帝国良民一样,可以任人拘捕、闭门审讯、强势宣判。他是如此的文弱,国门内无地安身,无处表达;法庭上,他无权辩白,无权发声。他不过是一株温和的先行报春的小草,要求的仅仅是赖以扎根的土壤和赖以呼吸的空气。他的全部罪过,乃是不屑强权,坚持表达,不屈思想。然而,这株小草又不同凡响。由于平凡,所以它绝不孤寂;由于温和,所以无敌;由于先行,所以前途无量。小草没有掀翻巨石的力量,但却有冲破寒冬的志向。当冰雪融化、大地回春之时,那时乃是小草的世界。这也许就是寒冬恐惧小草的原因。

极权时代的主轴是暴力与思想的较量;后极权时代,则是利益与良心的争夺。后极权的到来,意味着思想胜出。良心压倒利益,则预示着后极权的消亡。《08宪章》所代表的正是中国的良心,人类的普世良心。而也正是因此,扑灭良心的火焰,乃是极权生死存亡之要害。

(记者:雅尼克)

【法广】2009.12.29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