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爱宗:中共对未来宪政的疯狂压制——刘晓波蒙冤,被重判十一年

沉重的名单

二○○九年,谢长发,十三年;郭泉,十年;王荣清,六年;张起,四年;黄琦,三年……他们的罪名,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现在,这份沉重的名单上又多了一位──刘晓波,十一年。

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一大早,我出门,感受到强烈的北风,抬头望了望天空,不知道今天对于刘晓波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天上午,参加一项活动,一些活跃在北京名人圈子里的著名官员和教授出席了。在贵宾室,我向其中一位人权基金会的人士提起了刘晓波的名字,还向一位副部级官员B介绍我签署了《零八宪章》,对他说:你对这个话题不反对吧?旁边的前《人民日报》记者戴先生毫不犹豫地说:签个名,有啥。

中午十二点,临就餐时,抽空上网,得知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刑满后再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的消息。六篇文章,几乎一篇文章判二年,我感到震惊。我很快在推特上留言一行字,“抗议当局重判刘晓波博士,不是刘晓波一人喝这杯苦酒,而是全民争取民主自由的苦酒,全民都要喝。”当时,还看到余杰发来一句留言:刘晓波先生被重判十一年,被审判的不是刘晓波,而是中共当局。

十二月二十三日,刘晓波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开庭。此后两天,我还就此案与关心的朋友们分析,这一罪名最长判多少年,政府会不会善待文人。有的说最重六年,有的说最重十年,还是一位曾被判刑八年现已刑满出狱的政治犯,他的分析比较接近,他说当局指控刘晓波先生的“罪行严重”,可以重判十年。这一结果却是乐观的人们无法预料到和无法接受的。

“妈的,法西斯!”

再回到二十五日下午,我抽空尽量接近那位副部级官员B,直言刘晓波被判刑十一年,他在临上车前说了一句话:“妈的,法西斯!”看他面容严峻,我想他作为官员,还是学者,能够保持着人的良知。就他这句话,我欣慰,公道自在人心。

当时我还就此话题询问中央党校一位教授Z,我说这次判刑够厉害的,Z没有回避,他回应说“是够厉害的”。我接着问:对异议人士的刑罚为什么一年比一年厉害,刘晓波案当局比以前对待政治犯还要严厉。他解释主要是《零八宪章》,捷克有个《七七宪章》。这位党校教授之意就是中共当局把《零八宪章》当成了《七七宪章》,刘晓波实际成了中国未来宪政的奠基人,中共容不得了,所以毫不留情地重判。

下午,我接到国保的电话,他说他的手机里收到了新华社电讯,报道刘晓波被判刑十一年,他说可见政府的决心是很大的。我当即提出反驳,难道宪法上的言论自由什么也不算?刘晓波仅仅是写些文章、履行宪法权利,怎么就成了罪人?他劝我不要再掺乎了,不要再签名什么的了。我心痛,就不愿意与他多说,既然政府下决心了就抓人吧,不抓人的政府在中国还没有出现过。

刘晓波要被关到65岁

当天,我很沉重,去了几个地方,把这一消息告诉一位在医院住院的刑满释放的政治犯T,他面色凝重,陷入沉思。另一位刑满释放的政治犯Z,就是预言当局会重判刘晓波的那位Z先生,他用了“残暴、残酷”两个词。刘晓波现在五十四岁,将要被关到六十五岁,一生有几个十一年?有几个四千多天?

回头查刘晓波的消息,新浪、新华网、搜狐、网易、腾讯,众多国内主流网站,却查不到刘晓波的一丝消息。从百度搜索,只见网易、腾讯、搜狐等网站关于刘晓波被判刑十一年的新闻都是“已删除”、“无法打开”。一个堂堂正正的政府,做事偷偷摸摸,既然敢判刘晓波的刑,为什么不让中国三点八亿网民和全国人民知道呢?

“妈的,法西斯”,这是共产党高官的原话,我看这位高官肯定没把共产党当局放在眼里。当然他也知道共产党也没有把这些官员放在眼里,更不会把百姓放在眼里,当这一邪恶的制度需要牺牲某些官员的时候,这些官员也照样没有人权,陈希同、陈良宇的结局就是这样。

中共政府就是老虎,以前有吃人的老虎,现在有吃人的政府,指望老虎向人作揖,如同指望狗学会穿衣,是真正的癡心妄想。

对中国未来宪政的疯狂压制

十二月二十八日,是刘晓波五十四岁生日,我不知道当局二十五日重判刘晓波、拒绝他妻子刘霞二十三日出庭的用意何在,我只知道刘晓波的生日也令当局惧怕,所以他们网上封锁一切消息,彷彿这个事情没有发生。

尽管我不读英文,还是打开了《纽约时报》网站,我看到了首页一条刘晓波的消息:“Leading China Dissident Gets 11-Year Term for Subversion”(http://www.nytimes.com/2009/12/26/world/asia/26china.html?_r=1&hp),上面有刘晓波和刘霞的合影,以及庭审当天抗议民众在警察眼皮底下表达不满的照片。接着,我又上了被当局封锁的推特,又看到推特上我认识的《纽约时报》记者纪思道先生的微博客:“真不要脸,北京”。

宣判当天,刘晓波和刘霞见了一面,这次当局似乎格外开恩获准刘霞到法院旁听,刘晓波表示会上诉。刘霞签署判决书后,夫妇俩获准有十分钟的交谈时间。回到家后,刘霞哭了。

刘晓波在法庭上自辩的一句话是感谢刘霞对他的爱。捷克驻华使馆的女公使非常关心刘晓波的案件,当她听到介绍刘晓波自辩中说“二十年来,支持我、给我力量的是刘霞的爱”的话时,感动得哭了。

呼吁宪政遭审判,争取自由被扼杀,这就是吃人政府的现实写照。二○○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让我记住这一天,中国未来的宪政纪念日就从这一天开始──当局不是对刘晓波一人的审判,而是对中国未来宪政的疯狂压制。

【争鸣】2010年1月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