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5日是圣诞节,为了减少世界舆论压力,中国当局在各国政府、民众假日期间,匆忙宣判了刘晓波。23日的法庭审理,只用了2个多小时;25日宣判,只用了20多分钟。刘晓波案是当今中国第一政治大案,整个案情的办理,从拘留、逮捕,到判决结果,都是由最高当局操纵的,所谓司法审判不过是走个形式。

对刘晓波的判决公布后,中国人权采访了国内外各界人士,他们纷纷谴责中国当局的这一野蛮行径,对之表示极大愤慨。

“天安门母亲”群体代表丁子霖女士在法庭宣判后,当时就告诉告诉记者:“在这个日子,对刘晓波判处如此重刑,说明中国政府太卑鄙了;但这也说明他们怕刘晓波、怕《零八宪章》。中国当局往绝路上走,自己要死,谁也救不了它。《零八宪章》是相当温和的,是要救中国,但是当局对之拒绝,并仇视《零八宪章》。他们这是和普世价值作对,要断绝中国的希望。”“刘晓波是为《零八宪章》坐牢,是为《零八宪章》的所有签署者坐牢。我们也是《零八宪章》的签署者,他们也可以来逮捕我们,抓我们去坐牢,求仁而得仁。”

提到刘晓波被判11年的重刑,丁女士有些哽咽,她说:“我们可能见不到晓波了,我们活不到那个时候。去年12月7日,他说什么也要去医院看望蒋老师(编者注:丁子霖的丈夫,当时因患脑梗阻住院。)。冥冥中,他似乎有预感。那天,他在蒋老师病床前坐了半个小时。之后,他便被捕了。这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她说:“刘晓波像我们的许多朋友一样,是个普通的自由知识分子,但是在历史的关头,他承担了责任。”她认为刘晓波应该是明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

丁女士表示:“重判刘晓波,更显示了《零八宪章》的意义。《零八宪章》虽然并不完美,还有欠缺,可以修改得更完善,但是当时没有时间了。虽然《零八宪章》不完善,但是它体现了普世价值,是中国的希望,中国要按照这个方向走。刘晓波为《零八宪章》作出了牺牲,如果我们尊重他,就要继续推动《零八宪章》运动,需要有更多的人签署《零八宪章》。”

受理为刘晓波法庭辩护的是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针对刘晓波的判决,莫少平律师说:“刘晓波被重判11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作为律师,我们不认可这个判决,我们律师认为他无罪,他只是在行使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刘晓波自2005年以来,写了499篇文章多达210余万字,检察院的起诉书挑出6篇,加上标点符号凑足350余字,再加上《零八宪章》,这显然是断章取义。‘反对一党专政、联邦共和’,这不仅是刘晓波的主张,也是共产党的一贯主张。我们在庭审时提交了相关党的文献资料,来证实这一点。不能因为是党的主张就留下光辉的一笔,而刘晓波和《零八宪章》签署人提出这一主张,就遭到重判。”

《零八宪章》的主要发起人之一江棋生说:“重判刘晓波,说明他们惧怕《零八宪章》。但从另一角度来看,这也是对《零八宪章》的最大肯定,他们从反面说明了《零八宪章》的意义。”江棋生对重判刘晓波并不感到十分意外,他说:“中国的民主化是要付代价的,我们不应该拒绝,也不应该害怕这个代价。刘晓波为《零八宪章》受难,我们每个《零八宪章》的签署者也应该承担一份责任。所有的中国公民都应该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中,承担一份自己的责任。当然,这并不是说大家都要去坐牢。”“《零八宪章》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我们需要继续推动它,需要有更多的公民参与、签署。继续推动《零八宪章》运动,就是对刘晓波的最大支持和声援。”他还说:“胡温上台后,有人寄予厚望,称他们是‘胡温新政’。我从不认为他们有什么新政。这次重判刘晓波可以清楚地说明,到底什么是胡温新政。”

北京访民野靖环告诉我们:“23日一早,我和妹妹躲开了派出所警察的监视,早早来到一中院。我幻想着刘晓波能从囚车里看见有千百人在法院的大门外等候他,表达对他的支持,让他心里感到一些安慰。可是,进出囚车的北门不许一个人靠近……刘晓波就因为写文章,发表不同的政治见解而被抓捕审判,这是违反宪法的恶行。政府口口声声讲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现在哪里还有民主?哪里还有人权?共产党要说话算话!”她还说:“25日,我被警察看管着,不能去法院。得到刘晓波被判11年的消息,我的心一直颤抖。在中国的监狱里关11年,足可以摧毁人。重判刘晓波是对争取民主法治的人们的打击,是中国法治的倒退。但是,任何打击都不能阻止社会的进步,都不能阻挡追求民主这个历史潮流。民心所向,政府不能再掩耳盗铃了!”

《零八宪章》签署者、法学博士滕彪在刘晓波被开庭审判时,赶到法庭外,要求和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但被警方带走。刘晓波宣判之后,他告诉记者:“当局重判刘晓波目的是对民间社会起到威慑作用,堵绝人们对宪政的要求。但是,他们的目的没有达到,人们对重判刘晓波感到的不是恐惧,而是愤怒,我们看到有那么多人要求和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更有许多普通民众由于看到刘晓波被判重刑的消息,而签署了《零八宪章》。审判刘晓波实际是扩大了《零八宪章》的影响,提升了刘晓波的威望,也促使世界各国对中国民主转型的关注和支持。较之民主墙和八九时期,中国社会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更多的人有了公民意识,民间社会也在扩展,民众已经走出了恐惧,反之权力的统治却日益退缩。”

滕彪在回答“在审判刘晓波后,中国当局会不会继续进行镇压?”的问题时,表示:“中国当局的镇压一直都在进行,从来没有停止,比如对异议人士、对访民、对维权者,一直都在打压、监控和逮捕。但是大规模的镇压可能不会发生,签署《零八宪章》的人太多了,而且多数是体制内的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他们不可能将所有的人都抓进去。即使他们多抓,也还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

滕彪还特别提醒:“刘晓波和《零八宪章》倡导的是和平地实现宪政,我们应该继续坚持理性、非暴力的精神,坚持社会和平转型,而不应该因为刘晓波被重判,而转向暴力。当然,和平转型本身包括非暴力的革命——社会彻底转变。”“我们除了继续推动签署《零八宪章》之外,我们更要坚持做好自己从事的各项公民社会的事业。”

流亡美国的王军涛博士对我们说:“中共重判刘晓波的目的是杀一儆百。自1989年后,中共得到一个经验,就是要将事态扼杀在萌芽中。”“‘六四’杀戮是残酷的,但对维持中共政权的统治是有效的。维护中共统治是该政权的首要任务,为此他们不惜镇压,重判刘晓波是很自然的。”“《零八宪章》意在和平转型,实现宪政。中共重判刘晓波表示他们拒绝这条道路,并要遏制这种企图。”“三十年的经济高速发展,提升了中国的实力,也加强了它的国际地位,中国当局据此更加蛮横,更加无视国际规范,也更加严厉地对国内进行控制和镇压。这是他们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重判刘晓波的原因。”王军涛对中国的未来表示担忧,说“重判刘晓波,使中国和平实现宪政的希望更加渺茫,这无疑是激化矛盾,鼓励以暴力的方式来解决社会冲突。”

著名作家郑义先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中说:“此次审判刘晓波,是一个王朝末日的表现,这个政权已经举止无措。从各种角度来看,当局的做法都是不可思议的。既然《零八宪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刘晓波为此犯下‘重罪’,但那么多‘同案参与者’,为什么只判处刘晓波一人?显然,这不是出于法律的审判,而是政治操作。但是作为政治操作,为什么这么愚蠢呢?他们要进行政治威慑,但是能有这个效果吗?重判刘晓波不过是激起了人们更多的愤怒和反抗,让官民冲突更加激烈。”

郑义表示:“中共高层很清楚,没有政权可以千秋万代,民主的变革总是要发生的;但是他们为什么不给予人民一个民主改革的时间表呢?这样可以救中国,救社会,也救他们自己。如果等到中国发生革命,他们能够逃脱惩罚和清算吗?《零八宪章》很温和,为中国的和平变革提供了一个机会,就是当局不接受,也没有必要大张旗鼓地将之树立为敌,这不是公然地与民、与国际社会、与普世价值为敌吗?真是不可思议。只能说,这个政权到了末日,僵化得已经没有了变革的机能了,他们完全没有能力对国家、社会的机制进行调整。对刘晓波的审判,也可以看为是他们对自己的审判。”

在耶鲁大学任教的学者、作家苏炜表示,“在圣诞之日宣判刘晓波,这是对西方文明、对普世价值、以及对整个中国知识界的公然挑衅。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感到的更多的是羞辱,他们所作的已经超乎了政治。《零八宪章》非常温和,它所表述的是全人类所认同的自由民主精神和人权原则,但是当局视之为敌,指为‘重罪’。既然他们指控《零八宪章》为罪,我作为海外签署者,愿意与国内同仁共同承担罪责。”苏炜愤慨地说:“重判刘晓波,实际害的是中国,他们完全不考虑中国的未来。《零八宪章》倡导的是和平变革,实现宪政是民意,是世界的大趋势,但是当局对这样的话连说都不许说,他们堵死了和平变革之路,而把中国推向绝境。我对中国的前景表示深深的担忧。”

苏炜告诉记者:“宣判当日,也就是圣诞节,我一夜辗转未眠,愤然中一气作了八首五言绝句。”他给我们看了这八首古诗,可谓气势浩然,铮铮有声。在此节录其中三首以慰狱中刘晓波,做为本文的结束。

冬节感事
——五绝试笔 (八首)

君非谔士才,淬砺电光开。
谁识雄谈处,庸卑曾几回。

* 套借龚自珍《己亥杂诗》句。

雪飘方塞道,天雨泪滂沱。
愧借流霞梦,诗魂呵晓波。

折梅何惨惨,拍案几讪讪。
无言撂笔叹: 最痛我河山!

2009年12月25—27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2009.12.27

分类: 评价与介绍

0 条评论

发表回复

Avatar placeholder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