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日报】八方人物:诗人与刘晓波

居港诗人孟浪说刘晓波以诗言志,回应时代与环境。
居港诗人孟浪说刘晓波以诗言志,回应时代与环境。

“又一次我变成了监狱贵族你来北京陪着刘霞去远足她躲开杯盏交觥的聚会一个人枕着荒凉的夜晚流着泪听你吹箫”

这是刘晓波于99年写的诗,《他妈的,廖秃头来了》,提及自己系狱时,妻子刘霞的孤苦零丁。刘晓波与刘霞都爱写诗。“刘晓波写诗,属于有感而发一类。”诗人孟浪说。

孟浪与刘晓波同是独立中文笔会创会成员,刘晓波于03至07年出任过会长,孟浪做过理事,刘霞则是会员。笔会在美国注册,主要由一群内地与流亡海外的中文作家组成,隶属国际笔会,宗旨是宣扬自由精神,维护作家自由与权利。国际笔会同时拥有另一个名为“中国笔会中心”的中共认可会员,但该组织自89年“六四”之后,与国际笔会关系恶化,名存实亡。

压力反映到作品上

“我没有跟刘晓波见过面,只在他坐牢时见过刘霞,但我与刘晓波经常透过互联网接触。”孟浪原名孟俊良,48岁,89年后从事地下民运刊物工作,92年被公安软禁,在上海的医院被拘留了36天。95年,孟浪获得美国布朗大学邀请做驻校作家,从此长期留居美国。

孟浪近年与一名在香港任教的台湾女子结婚,因此一半时间留在香港。他仍是中国公民,偶然也会回内地双亲扫墓,但每次回家总受到严密监视。刘晓波被判入狱当天,孟浪与一众在港的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前往中联办抗议。把刘晓波推入政治黑狱的《零八宪章》并非以笔会名义发出,但笔会相当部份成员都有签署。

孟浪眼中的刘晓波,并非政治运动家,“他只是从言论上捍衞民主,当笔会会长的时候,有一位提出过暴力推翻中共政权的中文作家,都被刘晓波拒绝入会。”作为诗人,孟浪说刘晓波写的是“言志诗”,每首诗都是对自己身处时代与环境的一个反应。

诗,在内地诗人而言,是个包袱。孟浪说:“内地诗人承传了五千年中国文化,把中共统治下的压力反映到作品上,这是中国新诗的特点,也是个包袱。”

(蔡元贵)

【苹果日报】2010.01.18

留下评论